漫话英伦:打响唐宁街10号攻防战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保守党领袖卡梅伦和反对党工党领导人米利班德都同时在新年伊始“打响了竞选发令枪”。

圣诞新年假期过完,英国上班一族打着火鸡味的饱嗝,拖着酒精泡软的双腿,艰难的踏上了通勤车。

英国的政客们,却个个精神抖擞的踏上了竞选征程。2015年5月7日的大选,被形容为是几十年来甚至是一个世纪以来结果最难预料的英国大选。

时不我待。首相府唐宁街10号的现主人、保守党领袖卡梅伦和想取而代之搬进唐宁街10号的反对党工党领导人米利班德都同时在新年伊始“打响了竞选发令枪”。

像卖瓜的王婆,两人都叫嚷自己的瓜个大瓤沙味甜,都攻击对手的瓜质次价高中看不中吃。

自吹自擂与贬低对手的吵吵嚷嚷之间,主要政党的竞选战略和核心战场变得一目了然。

保守党:让我们沿着经济增长的道路前进

元旦过后第二天,街上的交通依然空空荡荡,拉着保守党的巨幅广告牌的大货车已经走街串巷,行驶在英国的城乡道路上。

广告上的标语:“让我们沿着经济增长的道路前进”,可以说是高度浓缩了保守党的竞选纲领。

拆开来解读,就是只有让保守党继续执政,才能确保英国的经济复苏势头。经济让保守党操办最可靠,账本交到工党手里,必然一塌糊涂。工党在经济上的无能会把刚出土的经济增长幼芽扼杀。

不但打出广告,财相奥斯本与其它四位内阁大臣一字排开出现在镜头前,“揭露”工党经济政策的虚妄。保守党声称,工党的开支计划将导致一个超过200亿英镑的窟窿,最终是工党请客,纳税人买单。

攻击工党管理经济无能、公共开支无度,是保守党的“惯用伎俩”。前两任保守党首相,从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到一锥子扎不出血的梅杰,都屡试不爽。一场旷世的经济危机,更让保守党把“经济交给保守党掌管更放心”当作一张王牌。

工党:保公共服务 保公费医疗

保守党广告车上街的同一天,工党也打出了自己的竞选广告:保守党的公共开支削减将让英国倒退到1930年代、国民健康服务NHS 将不复存在。

这个竞选广告标语同样浓缩了工党的竞选核心。

工党声称,保守党的进一步削减公共开支300亿英镑的计划不是出于减少赤字的需要,而是出于“政治理念的偏执狂”。

工党说,如果让保守党再掌权5年,英国中下层收入者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最让英国人骄傲、也最让英国人珍惜的全民健康服务NHS,也就是世界上最庞大昂贵的公费医疗系统,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攻击保守党只为富人某利,一心想把NHS市场化,也是工党的传统竞选策略。工党领导人米利班德称,如果保守党再执政5年,NHS 将面目全非。

夸张吗?前工党首相布莱尔在1997年作为反对党领导人的竞选口号是:“只剩下24小时挽救NHS”。

跑龙套的主沉浮

4个月后谁是唐宁街10号的主人?分析人士异口同声:难说难说实在难说。但分析人士还有一个共识:无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获得绝对多数的可能性都不大。

以简单多数胜出、与一个甚至数个小党组成联合政府,或单独组成少数政府、但与数个小党达成默契以保持政府稳定,是最可能的结果。

忽然间,那些在政治舞台上扮演“匪兵甲乙”的跑龙套角色成了香饽饽,不但有可能扮演“最佳配角”,甚至可能成为决定谁入住唐宁街10号的“拥王者”。

卡梅伦的现任“政治配偶”,在联合政府中担任副首相的自民党领导人克莱格声称,“以自民党为锚组成的一个联合政府”是最符合英国人民利益的选择。只有自民党能“给保守党一颗心,给工党一根脊梁骨”。

然而,在许多人眼里,自民党食言而肥,以牺牲政治原则换取权利,已失去选民信任,在五月的大选中注定一败涂地被扫进政治荒野。

仅在一年多以前还不被主要政党放在眼里的英国独立党UKIP异军突起,已经成了一股不能忽视,也容不得忽视的政治力量。

UKIP领导人法拉吉在卡梅伦和米利班德眼里一直是个政治跳梁小丑,逮住机会就挖苦羞辱一番。但五月的选举大戏,法拉吉“小丑”倒真有可能成为戏眼。

200天后谁主沉浮?胜败可能取决于数目非常小的选票差别。每一张选票都成了决定胜败的关键。

甚至,5月7日后的唐宁街10号主人,有可能取决于在英国没有公民身份但有投票权的100多万外国人的选择。

怎么会有这样蹊跷的事?我们在下周五的专栏里继续说。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