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在英国有投票权的150万外国人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尼日利亚画家Chinwe Chukuogo-Roy为英联邦国家元首、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登基60周年大典创作的肖像。54个主权独立的英联邦国家的公民,以及爱尔兰公民,只要他们居住在英国,都可以登记注册成为选民参加投票。

距5月7日的英国大选只剩下100来天,两大主要政党、执政的保守党和在野的工党,竞选机器都开足了马力。

保守党财大气粗,拉着竞选广告牌的大货车满街跑。工党的竞选资金不敌保守党雄厚,但志愿者众多。工党发动人海战术,登门拜票。工党党魁米利班德发誓要在5月7日前与选民进行400万次的面对面交谈。

等着工党积极分子(当然也少不了其它政党的)敲门吧。

都拿移民说事儿

2015年5月7日的大选,被形容为是几十年来甚至是一个世纪以来结果最难预料的英国大选。每一票都可能是决定胜败的关键已经不是夸张的形容,而是残酷的事实。

因此,英国的政客们争夺每一张选票,就像抢抓每一根救命稻草。

而政客们登门拜票听到的选民最多的抱怨之一,是移民。移民抢了饭碗、移民占了房屋、移民吃了福利、移民挤满了学校医院…国门失控,移民潮快要把英伦岛淹了!

保守党上台伊始信誓旦旦要把每年的净移民数控制在10万人以下。不生孩子不知肚子痛,一届干下来,净移民数非但没减,反而翻倍。

做不到,说到就更重要。政客们都拍胸脯要控制住移民,各党限制移民的措施一个比一个显得严厉。

政治命运或许攥在外国人手里

或许最具讽刺意味的,是英国议员们是否能保住自己的议席、以及最终谁能入住首相府唐宁街10号,移民,而且是没有英国公民身份的外国人,有一定的发言权。竞选差距越小、他们的发言权越大,至少是在理论上。

这都“归功于”一项鲜为人知的百年前英帝国时代的一项立法留下的“漏洞”。

根据这项立法(容我稍后细说),54个主权独立的英联邦国家的公民,以及爱尔兰公民,只要他们居住在英国,都可以登记注册成为选民参加投票。

英国议会图书馆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共有150万非英国公民因此拥有投票权。其中,爱尔兰人最多,有345,000人,依次是306,000印度人,180,000巴基斯坦人,73,000澳大利亚人,52,000津巴布韦人。

人数排在前10位的其它国家是尼日利亚、南非、斯里兰卡、加拿大和孟加拉国。

帝国老皇历

整整100年前,“日不落”帝国的颓势初露,当时阿斯奎斯(Herbert Asquith)领导的自民党政府在1914年通过了一项法案,“任何在国王陛下疆土内出生并效忠国王的人”,都是英国的臣民。

100年后,生活在英国的这样的“英国臣民”有150万。如果按英国平均选民投票率推算,理论上会有90万张选票!

已经有多位保守党大佬“跳出来”强烈要求立刻废除这项“荒唐的”立法,修补“漏洞”。

拥有巨大影响力的保守党后座议员组织,“1922委员会”的主席布拉迪(Graham Brady)说:“这是一个根本的公平问题,而且,当我们面临一个结果可能非常接近的选举时,这个问题变得更加关键。如果外国人可以决定我们的选举结果,是令人不能容忍的。”

面对少数族裔选民

保守党的“猴急”可以理解。因为以往的大选结果显示,在吸引少数族裔选民上,工党远比保守党成功。

以2010年的上届大选为例,表示支持工党首相布朗的白人选民占31%,而这个比例在印度裔选民中是61%,在加勒比黑人后裔中占78%,在非洲黑人后裔选民中达87%。

2010年的大选,少数族裔选民总体上超过三分之二投了工党的票,投保守党票的只占16%。

英国的议会通过或废除、修正一项立法,要一读、二读、三读,来来去去,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儿。5月的大选肯定是不赶趟了。

当然,150万不是英国公民的“英国臣民”中,有多少人知道自己有投票权、知道了又有多少人有兴趣参加投票,则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不过,这些争论可能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英国的少数族裔选民投票的比率目前占总投票的14%左右。专家预测,到2050年,这个比例至少会增加到五分之一,甚至高达三分之一。

英国各政党如何鼓励少数族裔选民参选、并把选票投给自己,恐怕才是长远的竞选战略核心。

(责编:顾垠)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