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谁是强奸案的被告?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过去两年中发生的两起强奸受害者出庭作证后自杀身亡的高调案例,让受害者和证人在法庭上的经历成为关注焦点。

这个问题似乎很白痴,当然是作案者。但在英国的法庭上,为什么有受害者感觉“被再次强奸”?

本周,英国皇家检控署CPS公布了新的法庭反询问的指导原则,开始公众咨询。(反询问,cross examination,指一方对另一方所提供的证人、证言在 庭上主询问完后加以盘问)

皇家检控署说,新的指导原则是为了给出庭作证的受害者和证人提供更好的帮助和保护,让他们做好精神准备,事先了解法庭上可能遇到的场景。

许多受害者和证人抱怨,他们在法庭上受被告辩护律师严厉的盘问,让他们感觉自己成了被告。特别是强奸和性侵案的受害者,有人把自己在法庭上的遭遇比做“再次遭到强奸”。

过去两年中发生的两起强奸受害者出庭作证后自杀身亡的高调案例(我稍后细说),更让受害者和证人在法庭上的经历成为关注焦点。皇家检控署新指导原则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台的。

做好思想准备

现行的庭审,受害者和证人往往是第一天走进法庭后才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什么,辩方律师连珠炮的问题让他们措手不及。新的指导原则第一次让受害者和证人在出庭前知道他们在法庭上可能会遇到什么情况。要点包括:

  • 向受害者和证人通报被告辩护的总体情况。
  • 向受害者和证人通报辩护方是否获得了第三方提供的材料,比如社会保障部门、医疗纪录等,这些材料可能会影响检控方的控罪。
  • 向受害者和证人通报辩方是否获得法官准许,对受害者和证人的人品、性生活历史、是否与被告自愿发生性行为等等进行盘问。

英国皇家检控署署长桑德斯说:“站在法庭这样一个庄严的场合、在陌生人众目睽睽下,回答一些往往是非常困难和涉及个人隐私的问题,压力是非常大的。”

曼城双悲剧

Image copyright family handout
Image caption 受害者,48岁的弗兰西斯在出庭作证一周后自杀身亡,没有看到施虐者锒铛入狱。

曼彻斯特皇家法庭上接连两起强奸案的审理导致的悲剧是催生这个新指导原则的重要动力。

2013年,曼彻斯特皇家法庭判决一位前中学合唱团指挥布雷威尔(Michael Brewer)在1970年代强奸一名女生罪名成立,判处其6年监禁。

受害者,48岁的弗兰西斯(Frances Andrade)却在出庭作证一周后自杀身亡,没有看到施虐者锒铛入狱。

弗兰西斯14岁时,被她的音乐教师布雷威尔多次奸污、性侵。30多年后,当弗兰西斯终于鼓起勇气控告布雷威尔强奸后,她在法庭上被迫详尽的描述那不堪回首的一幕幕,让她倍感羞辱。

弗兰西斯的儿子说,他母亲被当众指责“撒谎”、“胡编乱造的幻想”,法庭上的遭遇“让她无法承受”。

一年后,2014年2月,另一位强奸案证人,41岁的特雷西(Tracy Shelvey)在曼城市中心的一个高层停车场楼顶跳楼自杀身亡。

此前一天,被控强奸三名妇女的前士兵霍尔(Patrick Hall)被判无罪释放。特雷西是控告霍尔强奸的妇女之一。她被迫先后两次出庭作证(第一次因陪审团无法达成裁决法庭再次开庭)。

特雷西自杀前曾对亲朋好友说,法庭上辩护律师对她的盘问让她感觉“再次被强奸”。

接连两起悲剧发生后,曼彻斯特警方首脑罗伊德曾呼吁对强奸和性侵案的受害者和证人在法庭上被对待的方式进行紧急检讨。

罗伊德说,庭审的过程是很残酷的。仅在曼城一地就接连发上两起出庭作证后自杀身亡的悲剧,说明这是一个亟待检讨的问题。

罗伊德说:“许多许多的强奸受害者说,法庭上的经历与遭受奸污一样痛苦”。

争议与陷阱

但是,新的指导原则已经引起了争议和批评。有法律专业人士甚至称其是“有潜在的危险和不具操作性”。

批评者的主要依据是,英国法律禁止检控方事先让受害者和证人“预演”庭审。告诉证人辩方可能提出的问题让其事先准备是违法行为。

但皇家检控署署长桑德斯说,新的指导原则并不是要让证人事先准备对应辩方的问题,而是帮助受害者和证人做好出庭的精神准备。

她说:“法律不是游戏,法庭不是伏击证人的地方。受害者和证人出庭作证,是承担重要的公共责任,我们理应更好的帮助他们。”

(责编:顾垠)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