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驾车打手机 危险甚于酒驾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这位驾车者,拿着手机、带着耳机、看着手提电脑,还有多少精力驾车看路?

喜迎新春佳节,首先给《漫话英伦》的新老读者拜年。祝大家合家团圆、平安吉祥。

说到平平安安,伴随着春节的来临,宣传酒驾危害,规劝警告酒后不要驾车的各类形式的公益广告在中国随处可见。

在英国,类似的“宣传攻势”则是在圣诞新年前后。形式不尽相同,效果异曲同工。喝酒别驾车,驾车别喝酒。

酒驾,已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然而,与酒驾同样危险、甚至危险更大的一种行为,人们则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夺命手机

每一次出门,无论是街边行走还是驾车上路,都能看到有人边开车边打手机,一手操方向盘,一手捂在耳朵上。更有甚者,一边驾车,一边埋头收发短信。

尽管英国在10年前已经把驾车打手持电话列为违法,但从公众对其危害的认识,到执法手段和打击力度,都甚为薄弱。

结果,是有人在为这种自私愚蠢的行为付出生命的代价。仅举两个案例。

三年前的圣诞节前,13岁的小姑娘Hope告别了同学骑车回家。爱不释手的自行车是一周前得到的生日礼物。

与此同时,货车司机Darren Foster正在与他的女友吵架。不是面对面的吵,而是边驾车边收发短信。20分钟里,他与女友通过短信“过招”11个回合。

在一处人行横道前,Darren忙着发短信,绿灯一亮就心不在焉的开了过去,完全没有注意仍在穿越马路的Hope。

18吨大货车从Hope身上压过去。Hope的自行车从货车的另一边“吐”出来,Hope的长发缠住车盘仍被拖在车下。Darren浑然不觉依然开车,甚至没有注意到路人的惊呼,直到有人跳到路中央硬拦住他。Hope早已经气绝身亡。

八年前的一个明媚夏日,Paul Carvin接了11岁的女儿和13岁的儿子下学回家,交警已经等在家门口。他的42岁的妻子Zoe遭遇车祸身亡。

26岁的货车司机Andrew Crisp边开车边打手机,沉浸在电话里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前面的车流已经停下。Zoe的私家车排在队尾,货车一头撞上去,冲击力之大把Zoe的车压成了平板。Zoe的身体受创之惨烈,警方劝告Paul不要让孩子与妈妈的遗体最后告别。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Paul驾车每次看到有人开车打手机,就鸣笛抗议。但八年后他已经不再干涉:“大多数人不觉得开车打手机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说你大惊小怪,打手机一点不影响开车。”

甚于酒精大麻

但这是一个错觉,一个可能是致命的错觉。

英国交通部交通研究实验室进行的一项研究证实了这一点。对17-24岁驾车者进行的对比试验发现,驾车者使用手持电话,其反应速度减低46% ,即便是使用免提电话,反应速度仍减低26.5%。

司机边开车边收发短信,反应速度减低37%。

相比之下,司机饮酒量达到法律允许的临界点时,反应速度减低13%。 司机吸食大麻后反应速度减低21%。而且,发短信远比酒精或吸毒影响驾车行驶方向的稳定。

交通事故数据印证了实验室的数据。英国交通部公布的统计显示,在2012年(迄今最新数据),直接与驾车者使用手机有关的交通事故有378起,导致548人受伤,17人死亡。

专家相信,实际的状况要远比这个数据显示的糟糕。因为许多涉及使用手机的事故被列为“车内分神因素”(in-vehicle distraction)。而这个范畴的事故数据是9012起,导致196人死亡。

人人喊打

2004年,驾车打手机在英国被列为违法行为。如果被警察逮住,罚款30英镑。随后罚款数额数次增加到目前的100至1000英镑、驾照记3点罚分(满12点吊销驾照)。

从交通安全活动人士到专家到警方,都在呼吁应该尽快修改相关立法,增加惩罚力度。建议包括驾照罚点翻倍增加到6点、涉及交通事故的司机自动交出手机(像涉及事故的司机要自动接受酒精测量一样)等等。

但根本的一点,是要彻底改变公众对驾车者使用手机的态度。权威民调YouGov的一项调查显示,英国四分之一的驾车者曾边开车边使用手持手机或查看短信,尽管多达一半的受访者说,他们认为这样做与酒驾和使用毒品后驾车一样危险。

关键就在于驾车打手机没有酒驾那样的“恶名”(stigma)。酒后开车,即便没有被抓住,亲朋好友知道了也会把你臭骂一顿。开车途中接个电话、短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们的生活,已经很大程度上被手机左右。脸书要更新、推特要发声、电邮要回复…手机已经模糊了上班、下班,上床、下床的界限。

只有“机驾”成为像“酒驾”一样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人人痛恶,相关的立法才能真正发挥效力。

(责编:顾垠)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