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儿童性侵 英国社会的暗疮

Image caption 卡梅伦首相说,“我们必须认真地反思一下,认清在我们的国家了发生如此残暴的儿童性侵的实质”。

首相:“小女孩被一次又一次的性侵,她们被强奸、被从一群罪犯手里送到另一群罪犯手里,性侵的规模是工业化的。”

“他们把我们带到一块地里,让其他男人和我们性交。有五个男人在等着。他们威胁我,如果我不从,就把我家的房子炸了,把我妈炸死、把我活烧。”

“我一进屋,就知道无论谁在屋里,我都要跟他性交。领我进屋的男人要我跟一个巴基斯坦人做爱,以证明我爱他”。

“我凌晨2/3点钟到了警察局。我浑身是血,裤子都被血浸透了。他们说我浪荡,惹麻烦”。

震惊

这是我随手从一份儿童性侵报告中引述的受害者证词里挑出的几段。受害少女年龄在11-15岁。

这样令人发指的对儿童的性侵害发生在哪里?索马里的“博科圣地”?叙利亚、伊拉克的“伊斯兰国”?。

都不是。它发生在英国牛津郡风景如画的乡间小镇上、世界才子向往的牛津大学城的街头巷尾。

报告发表后,英国首相卡梅伦周二(3日)将受害者、受害者支持组织、部长、警方首脑、地方政府领导、儿童保护专家、教育工作者、医生和社会工作者等方方面面的人士请到首相府唐宁街10号,开了一个“儿童保护峰会”。

卡梅伦首相说,“我们必须认真地反思一下,认清在我们的国家了发生如此残暴的儿童性侵的实质”。

报告

2013年,牛津郡的7名男子被判在2004-2012年间,对6名未成年少女犯下了强奸、轮奸等多起性侵害罪行。判决后,由多家机构组成的牛津郡保护儿童委员会(OSCB)进行了历时一年多的独立调查。本周公布的报告,就是调查的结果。

报告触目惊心。报告说,在过去16年间,在牛津郡至少有370名未成年少女成为儿童性侵的受害者。

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儿童保护的每一个专业环节,从警察到地方政府、社会工作者、学校、医院、收容所,都有错误,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误。

种种儿童受到性侵害的迹象一再的被错过、忽视、漏掉。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学校大门外、少年收容所外,男人开着车等着接女孩、女孩一身青紫满嘴酒气的回到收容所、一个11岁的女孩跨着一个30男人的胳膊称他是自己的男朋友…这需要多么专业的人士才能看出不对头?!

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儿童保护者的态度是导致他们对危险视而不见、甚至袖手旁观的关键。

报告说,受害者往往被视为是“问题少年”,她们是自己不负责任,做出了错误的生活选择。她们的话不可信,如果提起公诉,胜诉的机会很小。

这种态度的背后,还有一个很敏感的因素。虽然施虐者包括不同族群的人,但巴基斯坦裔穆斯林不成比例的高。牛津郡的7人团伙中,除两个北非裔黑人外,其余5个都是巴基斯坦裔穆斯林。在英国其它地区的发生的团伙性侵儿童案件中,也有类似状况。

警方、检控方下手踌躇犹豫,是怕“吃不着鱼惹一身腥”。

Image copyright bbc
Image caption 2013年,牛津郡的7名男子被判在2004-2012年间,对6名未成年少女犯下了强奸、轮奸等多起性侵害罪行。

正是这种态度,使得儿童性侵成为英国社会的一个暗疮。仅在过去4年中,在伯明翰、布里斯托、德比、罗瑟汉姆、特尔夫德等地挖出多个类似的儿童性侵团伙。

早先公布的另一份独立调查报告说,在罗瑟汉姆(Rotherham)一地,1997-2013年间,至少有1400名儿童受到性侵。

问责

调查报告公布后,泰晤士河谷警区(负责警区)首脑索顿再一次向受害人和家属道歉。她说:“报告中指出的缺点让我们感到耻辱。我们决心竭尽全力保证这样的事不再发生”。

牛津郡地方政府的声明说,报告“清楚地表明,那些可以也应该保护这些女孩的人和组织辜负了她们”。

然而,没有一个相关责任机构的人因此而被开除、免职、降职、调离,更不要说查办。没有一个人!

因为报告说,没有证据证明相关专业人士是“故意忽略”(wilfully neglect)。

在唐宁街10号的峰会上,首相卡梅伦宣布,将把儿童性侵威胁提高到“国家安全”的高度。政府的新计划包括将“故意忽略”列为刑事犯罪行为,任何教师、社会工作者、地方政府官员等儿童保护专业人士如果被判“故意忽略”有罪,可判最长5年的刑期。

信誓旦旦。英国社会的儿童性侵暗疮冰冻三尺,政客的表决心不绝于耳。最新的提议要经过12周的公共咨询。换句话说,任何可能的立法,是下届政府的事了。

(责编:路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