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托起全世界截瘫者之梦

Image copyright d
Image caption 英超阿森纳队邀请费德卡做俱乐部的“荣誉卫士”,因为丹尼尔·尼克斯是阿森纳队的铁杆球迷。

“给人以希望没有罪,夺去人的希望才是罪过”

被誉为百年来最令人激动的医学奇迹中的主角、波兰人费德卡(Darek Fidyke),作为英超阿森纳队的“荣誉卫士”,出现在阿森纳队伦敦主场的数万观众面前。

去年10月,BBC电视台《全景》节目播出的特别报道《重新起步》,让费德卡的名字一夜传遍全球。我在《漫话英伦》专栏中也曾讲了他的故事。

因刀伤导致胸部以下完全瘫痪了4年的费德卡在电视镜头前不但重新站了起来,而且可以开车、洗澡、穿衣、扶着助步器坚定的迈出一步、又一步、再一步的视频,让世人震惊。

“临床上的月球行走”

这个被形容为是临床医学上的“登月之旅”的奇迹,是英国和波兰科学家联手创造的。

英国伦敦学院大学UCL的雷斯曼教授(Geoffrey Raisman)和他的波兰同行、外科医生塔巴克(Pawel Tabakow)的革命性治疗手段起点很“卑微”--从人的鼻腔。

用一句大白话概括,就是把鼻腔里的嗅觉细胞(olfactoryensheathing cells, OECs)植入截瘫者的脊椎断裂处。OECs起到搭桥的作用,链接断裂的神经。

雷斯曼教授说,如果在费德卡身上发生的奇迹能够在其他截瘫者身上重演,即如果这个临床结果可以重复,那么,它的意义不亚于“人类在月球上行走”。

梦望守卫者

费德卡说,自节目播出以来的三个月中,他收到了2000多封信和电邮。他每信必复,希望给每一个与他有类似遭遇的患者以安慰和鼓励。

11年前,英国一位18岁少年遭意外高位截瘫。花季少年的不幸却最终让这位波兰截瘫者迈出了“梦之步”。

英超阿森纳队之所以邀请费德卡做俱乐部的“荣誉卫士”,是因为丹尼尔·尼克斯(Daniel Nicholls)是阿森纳队的铁杆球迷。

2003年12月30日,18岁的丹尼尔在澳大利亚海滩的一次潜水事故中折断脊椎导致瘫痪。丹尼尔的父亲戴维·尼克斯(David Nicholls)设立了“尼克斯脊椎损伤基金”(NSIF),开始筹款。他设立了一个筹款目标:100万英镑。他决定,善款完全用于基础医学研究,因为他相信,这是治疗脊椎损伤取得突破的唯一希望。

当筹款达到100万英镑的目标后,他把全部善款交给了伦敦学院大学的雷斯曼教授,让他用于在波兰的临床试验。4年后,费德卡重新站了起来。

虽然丹尼尔没有从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基金中拿一分钱,但他的父亲相信,丹尼尔最终会成为受益者。

“如果最终找到了治愈的办法,我希望我儿子排在等候的队伍的前面”。

Image copyright d
Image caption 18岁的丹尼尔·尼克斯在一次潜水事故中折断脊椎导致瘫痪后,他的父亲戴维·尼克斯设立了“尼克斯脊椎损伤基金”(NSIF),开始筹款

重复奇迹

这也正是波兰医生塔巴克与费德卡一起来伦敦的目的。除了与费德卡一道为NSIF基金会筹款,塔巴克还在伦敦启动了全球范围的下一轮实验候选人筛选。

塔巴克医生说,现在最紧迫的任务是要能够重复他们在费德卡身上取得的成功,只有能够取得临床重复,“百年来最激动人心的医学突破”才名副其实。

志愿接受实验的患者并不缺。实际上,塔巴克医生每天都被来自世界各地的求助者包围着。面对来自印度的大使、沙特的酋长和数以千计的普通者的求助信,塔巴克说:“我一封也不回”。

“因为我不能”。塔巴克医生说,每一个截瘫患者都有一个不幸的故事。我必须排除感情因素,置身事外”。

塔巴克医生说,费德卡的创伤很特别,是一刀斩断了脊椎,创伤面很“清爽”。像这样他称之为“正确”的腰椎创伤患者,每年全世界只有10-15位左右。

塔巴克医生说,绝大多数患者的创伤都伴随不同程度的挤压(compressive),对治疗这类更复杂的脊椎创伤,是下一步的事。

塔巴克医生说,英国和波兰的攻关小组将对选出的大约12位有“正确创伤”的志愿者进行最后筛选。通过精神、心理和身体的严格测试,最终确定两名志愿者接受治疗实验。

重复实验的过程至少要两到三年才能有结果。雷斯曼教授说,下一轮实验仍在波兰进行,但希望随后也能在英国展开。

在伦敦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雷斯曼教授和塔巴克医生,他们创造的“奇迹”是否给全世界截瘫者带来了不切实际的希望?

塔巴克医生回答:“给人以希望没有罪,夺去人的希望才是罪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