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米利班德的首相范儿?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5月7日那一天英国人要作出的选择说简单也简单:让谁进唐宁街10号,是卡梅伦还是米利班德。

你能想象米利班德是英国首相吗?他的政治对手在试图强迫选民视觉化一下。

2015年的英国大选,从进入1月份,按我的计算,“竞选发令枪”就“正式”打响过好几回了。

不过,3月30日首相卡梅伦到白金汉宫向女王请辞解散议会,应该算是竞选正式的“正式开始”。

从白金汉宫回到首相府唐宁街10号,卡梅伦站在首相府门前面对镜头,第一句话就是:5月7日那一天英国人要作出的选择很简单:让谁进唐宁街10号,是我卡梅伦还是他米利班德。

“卡通形象”

短短几分钟的讲话,卡梅伦三次提醒英国选民在5月7日的投票实际上就是在他与反对党工党领导人米利班德两人之间做出选择。

批评者说,卡梅伦借首相府的政治地利对米利班德极度个人化攻击不够大度,缺乏政治家的风范。

但这显然是卡梅伦的竞选谋士们权衡利弊后精心策划的一个竞选策略:让选民们想象一下米利班德做英国首相是什么模样,或许一形象化就会让选民打个激灵。

自从英国的漫画家把米利班德与卡通片《超级无敌掌门狗》(Wallace and Gromit)里的卡通人物沃勒斯惟妙惟肖的联系在一起,米利班德的政治形象就受损一大块。

卡通人物沃勒斯没头没脑,笨拙尴尬,全靠聪明的家犬格米特保驾护航。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自从英国的漫画家把米利班德与卡通片《超级无敌掌门狗》里的卡通人物沃勒斯惟妙惟肖的联系在一起,米利班德的政治形象就受损一大块。

米利班德的政治敌人除了把卡通形象当真往米利班德身上套,而且极力攻击他缺乏个人魅力,少有领袖风采,不是个能拿到台面上的重量级、国际级政治家。

“你够硬吗”

上个月米利班德和卡梅伦面对同样的电视观众,分别接受英国大牌政治记者派克斯曼“考问”时,派克斯曼对米利班德劈头问了一句:“你够硬吗”(Are you tough enough?)

米利班德脱口回应:“我当然够硬”(Hell,I’m tough enough),少有的表露激情,令观众一振。

接下来的七党领导人直播电视辩论,所有民调都认为米利班德与卡梅伦打了个平手,部分民调甚至认为米利班德略胜一筹。

与其说是米利班德令人刮目相看,不如说是事前人们对他的期望过低,有点“没想到”而已。

“快乐战士”

就在米利班德的党内同志和支持者为他欢欣鼓舞(或松了一口气)之时,米利班德的一份辩论“备忘录”浮出水面,不免有点煞风景。

这份10页的备忘录是米利班德自己写给自己的提醒要点,辩论结束后遗忘在了独立电视台的演播室里,被英国一家周日报纸搞到手。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米利班德在给自己的备忘录中提醒自己“保持镇静,绝不要显示烦躁不安”。

在自省要点里,米利班德提醒自己要表现出一个“快乐战士”(Happy Warrior)的形象。 “快乐战士”最早出现在1806年英国诗人沃茨沃斯的诗,The Character of a Happy Warrior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竞选时就曾把他的竞选搭档拜登称为“快乐战士”。

在备忘要点中,米利班德还提醒自己“保持镇静,绝不要显示烦躁不安”。

他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自己的强势:“有尊严、有激情、有领导风范”。而且,要面对镜头“争取在家里的人”

米利班德把自省手记忘在演播室里,虽然又给了对手攻击嘲笑的话柄,但它也从侧面凸现了一个令英国选民困惑和郁闷的现实:英国主要政党之间,在主要的方针政策上,在选民眼里,差别是越来越模糊了。

曾几何时,保守党与工党之间,蓝红迥异、泾渭分明。今天,两党互相攻击对手藏着选后增税的秘密计划、互相指责对手让老百姓的生活更难过,互相贬低对手的经济政策会耽误英国的前程…

选民莫衷一是。或许,看着谁更顺眼投他一票?而这种情绪化的选择可能是更危险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