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2012年 2月 7日, 星期二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5:01

英国

曾飚:留二代的普通话

曾飚

曾飚:对我而言,我只想小朋友将来能够明白,当年,台灯下,爸妈围着他说普通话时候,那个“苦衷”是什么。

留二代的爸爸,担心不说中文的他。

先给自己和朋友的孩子们,抢注一个代号,叫留二代,就从我们算起,他们都是出生在英国的第二代。这个称呼,比什么80后,90后,或者08后,09后,要雅致一些。如果你是我的朋友,又有孩子,只管用,把它转起来。

多语之争

最近把小曾笠背诵的《静夜思》和《春晓》录音,发回国内。结果反响强烈,有人在办公室忍不住,笑出眼泪来。因为他的背诵,声调极其诡异,不像是语言发育迟缓的中国孩子的发音,也不是这边只说英语母语孩子学汉语的腔调,反正很有学术研究价值。我录下来,也许将来可以研究。

那段背诵,就像是听一段一条可爱的英国小猎犬,音色嘹亮,“梆梆汪汪汪,汪汪梆梆梆”,内力十足的脆,我管它叫“小叫天”。其他,我已经不做多想,反正就是这么回事了。

为了他的语言,我曾经有过很多梦想,特地制定了三条军规。第一为了弥补自己的缺憾,我尝试和他独处的时候说瑞安话(温州话的亚方言)。原因是自己的经验。我爷爷讲闽南话,我从小听过一些,可能是处在瑞安话大环境中,有点语言歧视,闽南话到了我这代就荡然无存,大人偶尔会说一些闽南话词汇来取笑。现在,看台湾大选,心想如果自己懂闽南话,那多好。因为我很喜欢,方言中那种不同与普通话的智慧、趣味和活力。

现在不行了,他基本上忘了瑞安话,唯一记得是“遥控板”,可见娱乐之贫乏。第二条是,我们全家在一起,我们就说普通话。这条严格执行,起码是我的底线。现在我对他说普通话,他以英语作答,也算勉强过关,毕竟要一字一句强迫说普通话,也许会让他讨厌普通话和未来的中文汉字。布里斯托大学曾经有过一位诺贝尔奖得主,据说他父亲只和他说法语,如果他回答英语,就拒绝回应,导致了这位学者性格极度内向,怯于社交。

这对我,也有点小小的悲哀。因为方言本来就比较谦卑,自称土话,现在更是让位于普通话,我总是很难过,好像一个纯朴的少年,被不知人间冷暖的少爷欺负。特别是每次回到家乡,我努力和朋友说瑞安话,收集一点方言词汇俗语。听到小一辈小孩子满口的普通话,我总是觉得有一个世界,就好像错过的航班一样,离他们而去,永远不会在他们脑子里出现。

第三条,如果有第三方非华人在场,比如去超市、旅游,我们就说英语。这点他做的很好。这时候他是我的老师,因为你听孩子说英语,不是学他的语言,而是发现在英语环境中的语气、神态、肢体动作是如何一点点养成的,对你自己的英语也有提高。

中文教育

与其说我担心曾笠的语言问题,不如说我感兴趣语言本身。客家人有言:宁卖祖宗田,不忘祖宗言。语言是比任何物质要更为强大的存在。假如远古时代,一只蚊子,吸了一头猛犸象的血,又被困在了琥珀里,今天我们依然可能用血液里的DNA复制出一头猛犸象。我相信语言也可以。

现在,我就是苦口婆心,慈悲为怀,持续不断地和他说普通话,就当是浇一块石头,等着发芽。只等他有一天幡然醒悟,突然滔滔不绝,与我谈上三天三夜,听得懂我用汉语表达的苦衷(请问,这个词英文怎么翻译?)。

其实也有折衷作法,比如送到中文学校,或者将来选择中文课程。对我而言,这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事情。最近和一位在英国从事中文教育的长者聊天,他从1993年开始从事中文教育,组织了英国中文教育促进会。

他说的挺有趣。据说,在香港回归之前,中文教育,主要是香港移民(虽然说粤语,但是文字一样,广义中文教育是文语并学,文字也是很重要),英国是宗主国,拨款支持社区的中文学校;97之后,香港回归,英国政府对于社区的中文教育就没有支持了。现在,英国重返东亚,中文(普通话)是未来做生意工具,成为中小学教育一部分,对社区中文学校挤压更加厉害。目前社区学校和主流学校两套中文教育,处在此消彼长阶段,社区中文学校有存在的理由,比如文化特征、族群意义,却缺少持续的支持。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我极为不赞同曾博士容忍孩子用英语对应自己的普通话。我身边有太多例子,凡是以这样的方式去希望孩子将来说汉语的,都以失败告终,因为孩子入学几年后,就开始完全拒绝说汉语了。本人只要是对孩子对孩子讲话,就是普通话,而且他们一定要用普通话对应,如夹杂有英语词,就必须重复再说一遍。哪怕是有第三方非华人在场,也是如此(当然我会对第三方解释)。这个习惯从老大一岁多开始学说话就开始养成了,至今已有6年多,没看出来他有性格内向、怯于社交的迹象。当然走这个过程是相当痛苦的,但习惯成自然,尤其是越小培养越好。我这个当妈的真挺累,但有什么办法呢。现在又要拿着国内带来的语文教科书教他学汉字,更难,有时候我都犹豫这样做是不是值得。但凡事贵在坚持,我在BBC这里写这些字,也算是提醒自己千万别放弃--刚刚跟老公闹了一点不高兴,就是因为我要儿子写汉字,少了他看mythbusters的时间,老公就觉得我太严厉了。G

学中文还是要趁孩子小的时候。到了9年级后,课业开始繁重,除非将来选择和中文有关的专业,否则就不会再系统地学了。从小学过中文的孩子,在学除英语以外的其他语言时,比如法语,德语时,很容易上手。老师那里的结论就是,这个孩子以前学过其它的语言。主流学校的中文教学应该比法语、德语、西班牙语要难不少,下同样的力气,进度还是慢很多的。未署名

...方言中那种不同与普通话的智慧、趣味和活力。...听到小一辈小孩子满口的普通话,我总是觉得有一个世界,就好像错过的航班一样,离他们而去,永远不会在他们脑子里出现。我非常赞同。语言的多样性和生物多样性一样重要。我希望中国政府能意识到这一点并为保留多种语言做些努力。未署名 (Absolutely agree.Linguistic diversity is as important as biodiversity. I wish Chinese gov. can realize it and do something to help keeping them alive.)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