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朋友篇

更新时间 2013年 1月 8日, 星期二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0:16
伦敦2012年圣诞节街景

伦敦2012年圣诞节街景

入冬来到处奔忙荒废了太多时间,我决定圣诞期间闭关,安心看点书做点功课。

起初日子倒也过得很有滋味,窝在郊外朋友的房子里,看厚厚的大部头,做笔记,甚至开始一笔一画练字。天黑得早,屋里温暖明亮,晚上再看看收藏的长篇电影,都是些平时不会碰的沉闷的经典老片,反正冬日时光悠长,我就一部部接着看。就这样足不出户,没有party,没有大餐,没有笙歌狂欢,我一个人安静的冬日圣诞假期倒也另有味道。

节日有时候像个癔症,它会突然跳出来提醒你点什么例行公事的内容,比如该去见见朋友,该热闹一番,至少该有彼此的节日问候,不然显得毫不合时宜。直到圣诞节当天,我看着安静的手机,空空的email,陡然生纳闷,以至凄凉:怎么没有一个节日问候,或者party邀约?人就是这样,你可能会拒绝这个邀请,但它如果缺失,说明你被遗忘,也说明你做人太差了——很冷酷实在的事实。

接下来再戏剧化的是,我居然悄悄的病了。从上火、喉咙疼到重感冒,绵延长达一周多,在这个举家欢庆,人人party的时候,我就猫在房子里,一天又一天,和阴冷的英格兰冬天,和驱之不去的体虚做斗争。熬不下去的时候,我很想发出点求助,店铺关门,天雨阴冷,让朋友送点吃喝,药品什么的。可是放眼望去,我可以好意思去麻烦哪一位呢?

谁是你朋友?

就这样,我原本计划好的很远离尘世很文艺的假日,又因为这些戏剧化的情节和小愁绪把我拉回了现世。我也在戚戚哀哀病痛中反省,海漂这几年,我都怎么经营朋友圈子了,我到底有几个朋友?

朋友好像是多的,工作的、娱乐的、各种场合认识的,加起来不算少了,要说认识的人几十号应该是有吧。可是,到底有多少算是好朋友呢?我至今最好的朋友还是在国内,因为彼此一起经历了好多事,多年的交情,年岁流转,越发坚固。如果让我把这个标准拿出来放在海外,惭愧的很,我想我还真没有多少称得上好朋友的朋友。

我刚刚从国内回来,在享受和旧日好友们一起彻头彻尾的狂欢娱乐之下,总有一种肝胆相照的感动。在国内你可以随时叫几个朋友出来帮你解围、买单、急救、开车,whatever,你肯定很好意思而且不担心厚脸皮。这样的朋友,你在海外有么?恐怕极少,海外的我们,都谨慎的活着,连交情也都是谨慎的,生怕要求过份了让人难堪,也生怕去踩这个雷区,以后朋友都难得做。毕竟,你我都是过客,投缘姑且聚一场,还不知道明日散不散。又毕竟,你我相识不长,交往不深,谈何去麻烦人家呢?

你可能不是这样,你可能拥有好几个掏心掏肺的朋友。但,我就是这样,谨慎的、不过份的,把自己束缚在规范的交友之内,不痛不痒,来去随意。我并非一直是如此的。我想我过去像个傻大妞,曾经没心没肺的直白和热忱,而如今像看淡人情冷暖似的把自己包裹起来,这样的我确也并不快乐。我给了自己一双冷眼,看海外的一切人情来往,热热闹闹,但却是单薄乏味,有些异乡取暖的凉意,但却不知道有多少漂浮的诚意。

我想病的大概是我吧。

这种心态也和经历有关。刚到伦敦工作的时候,我那资深海外青年上司常说,什么是朋友?朋友也要有事儿(他指商业项目合作)才能维系。不然,谁有空天天跟你谈情说谊。我当时傻愣愣的从来没明白过来: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评什么不能清清淡淡的交朋友,愉快的喝酒聊天扯谈啊。我也丝毫不领会似的,天天往外跑,仗着无知和热情,也结交了不少朋友或说熟人,哪怕因公事合作相识,谈得来一样私底下可以做朋友,也有好几位因此相交至今。

他的话如今回想起来虽然直白但不乏真实,也只有他们这样在海外打拼多年才体会到这份海外友情的根基虚弱。来来去去,一拨又一拨的人,出国,回国,大家在海外相识一场也就是碰巧的缘分,今天走的,明天离开的,不计其数,拿什么来稳固你我的友谊呢?更残酷的是,若留在这岛上,你我都是要生存的,若碰巧在同一个行业同一间公司,明争暗斗背后使坏等等并不稀奇。

也就是在伦敦工作期间,我大概经历了此生印象最深的职场斗争。虽然自恃在国内工作多年,世面也见了不少,可是在海外这样一个狭窄的求生岛上,一切斗争都已然多重升级,我丝毫没有准备,在满怀天真的、在要与他人好好共事、和睦相处的时候,我狠狠的摔了下来。

友情也盘点

此后的几年,我辞职,再就业,自由职业,读书,恋爱,分手,世事兜兜转转,人情来来去去,内心的天真怕似已经不在了,早被时光消磨钝厚。我看到在海外这块奇特的土壤上,以生存为目的的光圈之下,形形色色的人使出各类招数,我看到彼此的不容易,我也看到彼此的戒心。所以,谁会是你朋友,谁会能长久做朋友,一时之下,很难分辨出来。也由此,失去了很多交朋友的机会。

人在微时,容易看到生活的本质。人在低处,会有很多深的反思。人在病中,无法入睡的时候,大概也会思索。我们在生活给予的疼痛中,看清很多本来的面貌,正如我反思我的海外朋友关系一样。

我想你我都需要朋友。不管是抱团取暖也好,还是逢场热闹一番。而真正的好朋友,也许就在这这样的场合结识,相交,谈心,经岁月打磨,友情日久弥新。

闪回两个镜头

圣诞前参加一朋友家house warming party,结束后我和一朋友一起回家。我们自初到伦敦时就相识,算有好几年了,尔后各自为生计忙着,偶尔电话联络,但也不见得情感有多浓厚。她一直在站台陪我等到了公车,才转身离开。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很温暖。已然是午夜,冷清的街市,散落的人群,异国隆重的节日即将来临,家家也将欢庆,但也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可是,此刻,还有朋友,在寒冷的冬日午夜里,陪你一起等公车。我们一起聊着过去,说着生活的不愉快,又彼此鼓励。这个夜晚的镜头一直留在我记忆里,让我在这个荒凉节日中,存有温情。

另一个朋友,我们并不太熟,偶尔圈里聚会聊几句。这次碰巧我们同时生病了。在病榻上煎熬的时候,我们短信互相安慰,分享抗病药方,另倒各类八卦苦水,估计已经把各自的底都翻出来了(这些话,若是在平时,你大概要和相交很深的朋友才吐得出来的)。一场病下来,我们已然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寂静冷清深夜里,头疼发烧睡不着的两个女人,靠短信取暖,驱赶疼痛,然后成为了好友。这样的交友方式想起来奇特,但也许要走进一个人的心里,成为朋友,靠的就是一点契机,和很多的诚意。

我忽然很想在下一个圣诞期间像英国人一样给朋友们写卡片,虽然我过去一向不喜欢这些烦琐礼节。我忽然觉得在年终的时候,给每一个朋友真诚的写上几句话,送上祝福和问候,是件很美好的事。年终到了,也盘点一下和朋友间一起经历的事,想想那些欢乐的片段,一张卡片递出的是一份惦念和心意。情来情往,需要真诚付出维系,也需要一个真诚的问候和表白。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