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中间人

不同的文化氛围让职场上的中间人实在是难做
Image caption 不同的文化氛围让职场上的中间人实在是难做

朋友蔓为处理一桩关于中英艺术展览的项目伤透了脑筋。不是资金,不是人力,她碰到的最大的难题却是要做好一个“中间人”:协调双方的意见,以及让双方彼此理解、认同因为不同的文化背景所造成的行事风格差异。大大小小的事务,从合同,到谈判,到email和电话往来,都会牵扯到不同的处事态度和风格,以及随时可以爆发的误解。三个月的项目,让她筋疲力尽,一向温顺好性格的她,甚至因此变得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大发脾气。

这个中间人,实在是太难做。

东西两难

Linda则讲述了她最近的一次遭遇,可谓将人在中西间的两难发挥到了极致。

“那是一个国际会议,虽然我人在英国,但是我还是参加了中国代表团,有了找到组织的亲切感。可是特别奇怪的是,一到了这个中西夹杂的场合,我就浑身受到束缚,不知道该如何处事待人。“她开始慢慢讲述她的感受,”你知道,西方的社交方式是很自由的,没有太多的规矩束缚,听完研讨会,端杯酒,就可以去和学者们神聊,问各种问题。但是我的背后是一群来自中国的官员和学者,他们的英语可能不太灵光,他们也可能有点不好意思凑上去和老外交流,这个时候,我到底去还是不去呢?我若光顾着和老外聊,我怕别人说我出风头,爱显摆。我若不去,这大好的学习交流机会,丢了又很可惜。“

总之她那三天的会议就让她如坐针毡,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更让她难过的是,她发现自己对中国式的社交方式已经不习惯了。比如,酒席上的客套寒暄,敬酒礼节,以及向身份高者表示敬意等等。岂止不习惯,她不明白为什么满桌的人非要附和地位高的人的言论。于是乎,一场气氛热烈的聚餐,变成了几个人的讲堂,而其余的人都说话都比较谨慎。个性急躁直率的Linda生怕自己控制不住,而且也是百般无聊,于是在众人轮番敬酒的友好热烈氛围中,她借故打电话逃离开了。

“当然也可能是我过份敏感,因为我曾经对中国式的社交规矩非常熟悉,而且我也曾经是那谨小慎微中的一员。”Linda解释说。

30出头的Linda来英国前,曾经在国企和媒体机构工作过好些年,自嘲也曾经是在那等级规矩众多、深厚人情氛围里的社交高手,但是她坦言相当累心。于是乎,英国留学后一接触到这相对宽松、清静的异国氛围,就乐不思蜀了。也难怪再次接触国内代表团时,她如此小心谨慎,都是过去的经验作怪啊。

另一位和Linda年纪相当人的职场人士Jason则在英国遭遇了“中国式社交困惑”,因为他英国留学毕业后供职的是一家中资公司。公司不大,多数是年轻人,老板也是年轻有为,Jason自信满满的接受一个中层管理职位,没想到在这里遭遇滑铁卢。他个性自由,做事创新不拘一格,以为在异国这样一个年轻化的氛围里可以少些条条框框的束缚,凡事以效率和业绩为重。没想到,公司里开不完的大小会议,写不完的报告邮件,管理上诸多官僚作风,还有亲属派系干扰。Jason当初的踌躇满志受到巨大挑战,他受老板力邀加入这间公司,本想可以大刀阔斧,好好干一番,但是没想到这么多的隐形障碍,还有应付不完的办公室政治和背后小报告。“或许是海外外族人艰难的生存环境所致吧,所以彼此间竞争很厉害。我当时非常诧异,敢情这海外的小青年们除了读书,估计都受到了来自国内的强大关系和官僚文化的熏陶,而我则从国内环境中解脱出来,迫切的想要“革新”。”已经离职的Jason调笑说,是有些自嘲,也有丝无奈。

自由转换

当我把这问题抛给我喜爱的一位心理学家,他从美国名校毕业后就一直在香港任教,东西文化间奔走,颇有名气。我问他有没有角色转换之累,他简单概括道,“人生就是带面具,在哪种文化圈里,就戴哪个面具。要卸得下,戴得上。”

说起来非常的容易,做起来却是对两种文化的深度拿捏。怕只怕,人在海外,不习西方的风俗礼节,自顾自的守住中国式一套,给自己制造死角。很多过来人都会这么建议,“要用英国人的思维去和英国人相处。用中国人的思维去和英国人相处,那是自我折磨。” 职场如是,跨国婚恋家庭如是,维持和西方朋友的友谊也如是。入乡随俗,再朴实不过的道理了。

然而怎么应对中国式规矩? “我觉得很多人要说回到中国人的氛围里浑身不适应,那是”装“。那是你出发的地方,有什么不适应的?你应该再熟悉不过了,只不过花点时间,把这西方式的规矩改一改,中国人聪明,学得很快,很快就融入了。再说,中国人以人情为主,和气一点,谦虚一点,低调一点,没什么不好啊。” 刚刚从北京参加完大型国际展览回到英国的Susan如是说。在英国生活了13年的她,在家里和英国老公按照西式规矩生活,在单位照样遵守西方公司的规矩礼节,并努力摈弃中国式旧习。然而回到中国环境下,她又是一个完全没有被西化的中国人。这些年因为公司需要,她还承担起来“东西文化破冰者”的任务,撰写书稿、做讲座、授课、组织中英间考察互访,她所积累的对东西文化的深厚认知功不可没,当然还与她绝不“自我折磨”的态度有关:“没有一种文化根基有巨大错误或应承担指责,在不同文化环境下,就去努力适应它,熟稔之后,才可以相互自如切换。”

我曾经问过我一个西班牙朋友Theresa,她有多国文化环境下切换的经历。在英国读书,毕业后13年里,她分别在比利时、法国、英国工作,会西班牙语、法语、意大利语,当然还有英语。虽然欧洲国家间文化差异没有中、英间这么多,但是在这么过国家间辗转,她是否觉得吃力?。她显然觉得很轻松并乐于去融入新的环境,“举个例子,在西班牙你若太客气,老说谢谢,人家会觉得很奇怪或者用异样眼光看你。但是在英国,很多场合你如果不说谢谢,这是非常粗鲁无礼的。”对她而言,都是有趣的经历。接下来,因为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她会去日本,那又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文化环境。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