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尚:苍鹭的视角

金丝雀码头和老金融城遥相辉映
Image caption 金丝雀码头和老金融城遥相辉映

在伦敦“不满的冬天”,夜色总是降临得早,难免令城中客郁郁。但这也是个适合登高一看伦敦夜景全貌的季节——华灯初上时,将伦敦这个大迷宫收入眼底,或许会找到一些豁然开朗的感觉。

苍鹭的视野

傍晚五点,伦敦已完全被灯火点染,与沉沉夜色对峙。市中心的苍鹭大厦(Heron Tower)中,不断有人乘着光怪陆离的观景电梯一路扶摇直上,前往厦顶的餐厅。

电梯间的景色是最好的前菜。随着电梯向38或40层攀爬,人们的期待值也不断被提升。地面上的景像飞速缩小,刚刚还盘旋脑中的种种思虑,似乎遗留在地面,来不及拾起,也变得微不足道了起来。

坐在临窗的餐桌边,俯瞰的便是历史悠久的老金融城。17世纪的教堂,18、19世纪的金融机构,经历过大火、战乱与反修,依然挺立。伦敦塔桥的亮蓝色在一片金辉中显得格外有趣,带来一抹童话世界的意味。新时代的劳埃德大厦、瑞士再保小黄瓜伫立其间,显现时空的流转。

遥遥远望,又有另一丛闪亮的高楼林立,那是金丝雀码头和老金融城遥相辉映。建筑间的大路笔直交错、灯火夹道,像是伦敦的血管。车水马龙,数不清的物质和人力财富流动其间。

从这个视角看去,大大的伦敦城,仿佛和盘中上好三文鱼寿司,或是鸭配华夫饼一样一览无余——杯光烛影间,让人恍惚觉得,世界确实可以是我的牡蛎。

谁不需要偶尔来这么一点苍鹭般的心态呢?

Image caption 苍鹭大厦顶层餐厅看到的小黄瓜和伦敦塔桥

宁缺勿滥的态度

每个豪华都市都自有令她引以为豪的天际线和登高景。巴塞罗那感恩大道、巴黎德艾劳大街、悉尼沃尔斯利路、纽约公园大道上鳞次栉比,供人瞭望古迹、海景、公园,饱览明信片图画般的风景。

而在伦敦,像苍鹭大厦一样,能让人从高处看到伦敦富禄繁盛全貌的建筑,为数并不多。政府规划和民间意见,大都排斥建筑动辄追求“高人一等”(one-upmanship)的态度。

1894年的《伦敦建筑法》,有效限制了城内建筑的高度。受制于此,上世纪末之前,高楼大厦在伦敦极为罕见。如今限制取消,不少新的壮丽建筑拔地而起,但依然有严格的规范,维护圣保罗大教堂、伦敦塔、西敏寺等重要地点的视觉景色。此外,英国民航管理局对新高楼的建筑,也另有要求。

“我们不需要变得像曼哈顿一样,”伦敦金融城首席规划师Peter Rees说。

正是这种宁缺勿滥的态度,令伦敦的夜景格外和谐,也令难得的几处可登高远眺的地点尤其出众。

直插入伦敦天际线的碎片大厦(The Shard),傲视整个西欧,被称作“垂直城镇” ——95层的多功能建筑,涵盖办公室、私人住宅、五星级香格里拉酒店、以及首都最高的画廊。

金丝雀码头的高楼则以办公楼为主。金字塔顶的One Canada Square,以及各幢标明公司大名的建筑,白日里显得生气勃勃,一到夜晚更是灯火通明。世界知名公司迎宾时,常爱将贵客带至楼层高处的会议室。

此外,散落在伦敦各处的屋顶酒吧,也因城中少有大楼阻碍视线而广受欢迎。

春节假期将至,又逢伦敦力争简化中国游客签证手续,越来越多的中国旅客,可以趁着英国冬季“夜长梦多”,登高一睹夜伦敦的妙处。

(责编: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