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黄面孔,无困惑

David Yip(叶西园) 在“the Chinese Detective”里演侦探何约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David Yip(叶西园) 在“the Chinese Detective”里扮演侦探何约翰

舞台剧《黄面孔》要来英国国家大剧院演出,编辑老师安排我去采访。

老实说,这个剧我没看过,不好评论也貌似没有太多兴致,黄面孔嘛,无非是亚裔在海外的故事。但是我对剧作家David Henry Hwang和主演David Yip感兴趣。一个是活跃在好莱坞和百老汇的华裔,知名的戏剧《蝴蝶君》(《M.Butterfly》) 应该很多人都知道;一个是至今唯一一位在英国电视圈演出过华人主角的中国演员——《The Chinese Detective》至今还让很多老一辈的英国人津津乐道。

采访David Yip之前,我在Waterloo车站里的Wasabi吃了份寿司做午餐。Wasabi是一个日式快餐店,生意总是火爆,盛产寿司拼盘,炒面炒饭,加上英国人爱吃的咖喱。我敢肯定正宗的日式餐饮一定比这更地道,但是这是在英国,本土化的改良更加重要。

就像我逐渐不再嘲笑我的英国朋友,一进中餐馆就只知道点炒河粉和春卷一样,适合他们的口味,有何不可?也许泱泱大中华的正派餐饮,对他们而言是口味过重了罢。

闲说少说,我的意思是,中式出品,不论饮食还是人物,在海外会变异成什么样,情有可原,所以才会有关于“黄面孔”的讨论。

David Yip 原本就叫David Yip,他本没有中文名,他生在英国,长在英国,是地道的英国人。后来朋友帮他取了个中文名,叶西园,意味着在西方园林中长大的一片绿叶,倒十分贴切。

60来岁的叶西园,今年是从事演艺事业的整整第40个年头,很多华人家庭孩子的职业走向多选取为会计、律师等挣钱的职业,叶在这条非主流职业的演艺路上一走就是几十年。他不会说一句中文,甚至他自嘲说连一个中国女朋友也没有,真是奇怪的事。

除了在刚出道的时候,因为不不谙世事演过几个华人匪徒、毒贩的角色之外,叶说自此他再没演过反面亚裔角色,给多少钱都不演。

刚好我的上一个研究生论文写的是西方电影中的华人角色,所以对这一段“黄祸”的影视历史比较了解,所以谈起来不至于显得无知。

但是,华人大牌演员在西方只会被征用来演配角的事,几乎是不争的事实了吧?

侦探何约翰是个例外,<the Chinese Detective>应该是BBC唯一一次启用华人做主角而打造的电视剧,从此以后,再没有出现过。

对此,David Yip解释为华人力量在英国内阁中的薄弱,相比之下,其他亚裔族群都已经进军英国主流政界,因此能有影视界的主流展现。

我问David Yip在演艺路上有感觉到不公平么?因为他是亚裔。他笑说没有。

他演过不少配角,不论是007电影,还是和斯皮尔伯格合作,他的中国人的身份逐渐消失,因为他的西方成长经历,因为他的跨国界合作。有趣的是,反而因为他不会说中文的阻碍,推掉了很多和中国影视剧合作的机会。

“其实我最爱的是演戏剧(theater),但戏剧不赚钱,只有演点其他的来贴补家用。” 60岁的他,声音洪亮,神采奕奕,看不出60岁的年纪。在一个小时熟稔的英文交流中,我也忘记了他的中国人身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来自美国的新加坡华裔陈一鸣(Chade-Meng Tang)

巧合的是,当天晚上我听了另一个华裔的讲座。来自美国的新加坡华裔陈一鸣(Chade-Meng Tang), Google最红的工程师, 受邀在伦敦Camden Town Hall讲情商。

这位40出头的华人,有一个有趣但确是真实的职称:Jolly Good Fellow,是谷歌元老级工程师,IQ高达156,天才型EQ达人,他把东方禅修和西方管理科学结合,独创了红遍Google和硅谷的情商课。

他说着夹生的新加坡口音式英语,甩着一个又一个笑话,加上招牌式的笑容,征服了台下一群又一群听众。

这样热烈的场合让我有点释怀,我忽然觉得族裔已经不重要了。他是黄面孔,在美国的黄面孔, 但是此刻他确是世界性的。David Yip也是黄面孔,但他不独独是黄面孔,他也是世界性的。

也许,血脉族裔就像是你的名字,但也仅仅只代表你的名字。你可以用你的文化出身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世界公民,也可以在西方仅仅做一个标志性的黄面孔。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