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网上征婚记

网上征婚
Image caption 在这样一个忙碌的e时代,什么都流行网上消费,网上征婚也许是另一种获取婚嫁的途径?

“网上征婚还是靠谱的,虽然鱼龙混杂,但也有不少朋友找到了好姻缘。”

总有过来人这么劝说大龄姐妹说。在这样一个忙碌的e时代,什么都流行网上消费,网上征婚也许是另一种获取婚嫁的途径?

三心二意型

苏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来适应网上征婚的方式。

因为迫于婚嫁的压力,她几年前就注册了,但是一直是三心二意。要么不怎么搭理,要么就是临时撤退,注销账户几个月,偶尔忽感大龄婚嫁的紧迫性,再上去搜搜。但因为耐性和兴趣皆无,也就草草收场。

“你知道,这特别像在市场买东西。网页上充斥着无数人的资料、图片,比劳务市场还拥挤。我一旦开始点击资料,看到那些挤眉弄眼的图片,就有在市场买菜的感觉,太难受了。”她这么说,因此,她也几乎没有好好去搜索过异性的资料,偶尔上网瞅两眼,但一看到无数迥异的陌生男性头像在眼前闪烁,她又开始蒙了。

这样的网络征婚方式,简直比挂羊头卖狗肉还不负责任。她也许不过是挂了个形式寄托,告诉自己,是的,我在努力的寻找对象,但实际行动却是相当的不配合,白白的浪费了那些注册费。

偶尔她也会看一下别人写来的邮件,但因为内心实在排斥这种征婚方式,所以也谈不上好好应对,心情好的时候草草的回复几句,心情不好就干脆删掉。其实她很明白,这样的态度,源于自己对异性的不信任和苛责。她的几段恋爱都以失败收场,她内心已经积累了些对异性的不满意和偏见,更别说对网上这些不着边际的陌生人了。

征婚趣闻

我总是会想起我前房东的趣事。他是一位70多岁的英国老头,高大,绅士,离异,爱搞笑,人近黄昏,内心仍然充满热情,还在网上捣腾征婚的事儿。有一天早晨兴冲冲的对我说,“哈,她对我说要嫁给我!”吓得我差点把刚喂进嘴里的早饭吐出来。

对方是一个在国内生活的女性,40多岁,在网上跟他聊过几句,就忽然用蹩脚的英文来了这么一段,逗得老头子直开心。我没敢跟他戳穿可能的真相,以及“小心中年女性诈你的钱包!”警告,这又何必呢?硬生生伤害老头子的雅兴,和一颗孤独的心对东方爱情的渴望。

但其实大家都很明白,山远水远的,语言又不通,年龄差距这么大,这两个人要是能走到一起,才是奇闻。奇闻也有过。在英国遇到过一位女性,和英国丈夫语言根本不通,结婚多年,不知道怎么交流。她似乎过得也很好。

关于网上征婚的招数,过来人晓眉会这么告诫姐妹,“你一定要放一些美若天仙的图像。也许长得根本不像你,但是没有关系!。”在她看来,征婚的第一步就是要获取对方的联系,要用容貌征服对方,否则根本没人搭理你。至于见面后的结果,是见光死,还是能一见倾心,或者能化险为夷,也就靠个人造化了。

至于这个挂美貌图片的事,苏倒是见过这么一个效仿的男子。网上的图像帅气,尤其大大的蓝眼睛很有神采,见到本人却是另一幅模样,萎靡的样子不说,更可气的是漂亮的蓝眼睛不见了,只有小得眯成缝的眼睛。苏在心里低估:“难道男的也流行美图秀秀?这也太货不对版了吧。”

虽说见了几轮人,但没有遇到合适的对象,但是苏最终明白,这相亲还得老老实实的继续下去。经历过挫败,愤怒,失意,还有对婚嫁的压力以及渴望,她忽然顿悟似的,把它看得轻松了。

征婚,相亲,也许就像约朋友喝茶一样,两个人的沟通得继续着,是谈得开心还是扫兴,姑且轻松面对。慢慢寻找,总有合适的人出现。何况,苏真的觉得自己缺乏对男性,这也许是来自另一个星球的生物,的了解。多年来,她也许是凭借着对女性的了解和直觉,来摸索着谈恋爱。错了。

苏忽然觉得,也许该修炼的是自己,而不是抱怨没有合适的人出现。这修炼不是说一个人孤傲的过不着烟火的日子,当然一个人的生活得好好过,但如何去和异性沟通,好好了解对方,摸索彼此时候的相处方式,也许才是正理。

她决定,好好的,认真的,在网上征婚。好好的回复email,读一些和异性沟通的书,合适的时候和对方出来聊聊。

最重要的是,急着要嫁出去的压力她卸下了。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