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长大未成熟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是否我们也可以尝试多跳出固定的思维模式,给自己更多的机会,尝试更多不同的机会呢?

在长途飞机上,坐我旁边位置上的小男孩一直在静静的看书。他的爸妈在后面一排的座位上安顿家里其他几个小孩。看起来我身旁的小男孩应该是家中的长子,见他父母忙前忙后,没空搭理他,我就试着找他聊天。

我问他名字,他大声而且一副不怕陌生人的语气回答我,但他显得有点不耐烦。接着我主动介绍了我自己,他还是没兴趣搭理人。我看他看书看的认真,也没再继续说话。后来他妈妈主动过来解释,怕我以为他们儿子没礼貌。我当然不会这么觉得,笑笑表示礼貌,想说其实这是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已。

结果小男孩坐了没两分钟,彻底嫌我们烦了,拿起书跑到飞机最后的座椅上,一个人专心看起书来,直到飞机降落。

嗯,好一个酷酷的小男孩。

这期间,他爸妈也一副“懒得理你”的态度。这让一个10岁年纪的小男孩就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认真,有主见。

还有一次,我在英国国家美术馆里看展览,旁边一位母亲带了女儿来看展。我站在她们旁边,听到母女间的对话。母亲在向小女孩儿介绍作品,小女孩的模样大概7,8岁的样子,但她母亲使用的词汇和说话的语调并不是像对一个小孩儿说话的样子,至少我自己是那么认为,倒是像极了跟一个成年的同伴介绍作品。但,让我更惊讶的还是小女孩的回应,她问牛顿设计三原色以及颜色对立理论的根据是什么?当时,她们讨论的作品是梵高的《两只螃蟹》我站在旁边,暗暗称赞,好一个聪明伶俐的小姑娘,说话的语气里虽然还带有一些稚气,但更有些小女孩的骄傲。

在英国,只要留心观察,就会发现好多这样的“小大人”们。你会发现他们年纪虽小,可说话却头头是道,一点没有畏惧或者害怕提问的样子,也似乎不在意社会教条的“约束”。我甚至可以看到他们长大后的样子,那些我同样可以随时在大街小巷上看到的充满认真的批判精神的英国青年人们。我常在想,是什么样的教育,让一个社会中的大多数人保持批判精神和个人主义,但又可以维持全社会的统一性和文化的纯粹性呢?

在国家美术馆里的小女孩和那幅场景,将现实一下拉回到过去。我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年纪小小的我曾经也不惧怕什么,爱发问,也很自我。可突然某一天,我就不再问问题,也没有那么多的问题可问了。其实我自己也知道,这样的改变,也并非就意味着是因为年纪的增长,让我们懂得和学会更多的知识。当我们开始学会防范和筑起自我保护的意识以后,害怕失败和不必要的过多的自尊心,让我们总在同一个圈圈里原地打转。

成年,却不成熟。面对越来越多的社会“教条”和激烈的竞争,如何应对这样的问题,我也一头莫展。

正当无奈时,有一天,和我那当教师的好友闲聊时,她说,从下学期起,她所在的小学课堂上,将不再安放桌椅和其他摆设,取而代之的将是比原先教师大两倍的开放式教学空间。但每一个班级的学生数量都会减少。大约每个班级20个小孩,但有3个老师同时在场教学。小学生们可以任意在户外或者室内活动,选择任意他们想要学习的领域,然后加入此区域的学习和玩耍活动中。因为通过实践和理论上的研究发现,儿童通过这样的学习方式,接受知识的程度更高,参与感也更强。至少比起填鸭式的教育模式来说,儿童的快乐感也更强。更重要的是:通过自主选择和老师的启发教育为辅的教学模式,对于本以强调个体发展的西方教育体系来说,在此基础上,又更迈进了一步。

在朋友还在阐述的时候,我突然灵机一动,转念一想,那些批判意识和个人主义的来源的建立有诸多方面,而且建立的过程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相比起来,对我自己而言,因为缺乏说“不”的勇气和批判精神,也让我不断反思自己,和对比教育模式不同对个人发展的影响。对成年人来说,此模式可以借鉴的地方在于:是否我们也可以尝试多跳出固定的思维模式,给自己更多的机会,尝试更多不同的机会呢? 从“小大人”到独立自主的个人,我虽很好奇和注重个体的发展,但也必须承认这需要很多的条件才可以培养和创造出一个人的“个性”。而我唯一可以想到的,对我们成年人最有用的建议恐怕就是:想要改变,任何时候都不晚吧!

(责编: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