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尚:浸没戏剧中

Image copyright PARI
Image caption 著名英国Punchdrunk戏剧公司上演的《溺死者》(The Drowned Man)剧照。

都说伦敦是戏剧的天堂,除了观众正襟危坐的传统戏剧之外,也发展出了更新潮的“浸没戏剧”,给观众带来更直接和及时的观剧体验。

麦克白的夜宴

一个周四的晚上,笔者下班后赶到东伦敦,参与一场“十二小时的浸没戏剧”。

RIFT公司制作的莎翁戏剧《麦克白》,此次在Balfron Tower上演。这栋不修边幅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有着伦敦罕见的高度和强烈的毛糙、沉重感,是现代主义建筑师代表人物Ernő Goldfinger于上世纪的杰作,现已废弃无人居住。从建筑脚下仰视高楼,戏未上演,一股阴森的感觉已扑面而来。

胜仗归来的麦克白,与三个女巫狭路相逢的第一幕,从楼中黑洞洞的地下车库开始。女巫穿梭在观众之中,尖尖的指甲几乎触摸到脸颊。不久,麦克白的独白从耳畔响起,一股野心随着篝火噼啪,在黑暗中蔓延开来…

场景不断移动,不多时,观众来到高高的楼层,遥望阳台外就是金丝雀码头,在夕阳西下里演尽繁华。耳边盘旋着麦克白夫人的精心算计,夏末的残阳似乎也有了不祥的意义,象征着一代君王就要长睡不起…

正是晚饭时间,戏码已上演到麦克白夫妇阴谋得逞后设宴的那一幕。观众坐在麦克白宫殿的筵席边,和麦克白共进晚餐,并亲眼目睹新晋暴君看见鬼魂后失控的怒吼。

等大势已去,观众又随侍女来到麦克白夫人寝宫,和她一起在噩梦中行走,看着洗不净的鲜血从她双手滴在地上…

身临其境的体验

这样的浸没戏剧里,现实和虚构、当下和过去、幕后和台前的边界,在观众眼中逐渐模糊起来。

成立于2000年的著名英国戏剧公司Punchdrunk,是“浸没戏剧”的先驱者。它也曾制作《麦克白》戏剧“Sleep No More”,剧中观众还要戴上白色面具,从而成为戏剧视觉效果的一部分。剧中使用经典希区柯克电影原声改编的音乐,恐怖、欲望、血腥、爱情酝酿在各个角落。数年前,该剧组远赴纽约曼哈顿演出,赢得诸多好评。

此外,《仲夏夜之梦》、《暴风雨》等莎剧、爱伦坡的《红死病的假面具》等传统剧作,也被重新演绎成“浸没戏剧”。

通常,多条故事线在同一时刻展开,观众可以自由选择跟随不同的演员和主题,进行独属于自己的探索。剧终时,观众会产生“故事尚未结束”的悬念感,因此有些剧迷购票重看多次,以求一睹整部戏的全貌。

强烈的参与感、极高的互动度,以及场景内设的酒吧、剧终后的after party,使浸没戏剧深受年轻人的欢迎。

当然,浸没戏剧也引起了质疑的声音。传统戏剧界对这种新兴戏剧形式拆分故事线索、打乱叙述逻辑的尝试抱有怀疑,尽管这恰是浸没戏剧吸引不少观众的原因。的确,好的情节是戏剧成功的关键,一些戏剧评论家担心形式大过内容是一个问题。然而如今戏剧常因缺乏新意,而难以吸引年轻观众、收回成本。如果已了解剧情,这种大胆的创新,无疑能够引起更多好奇心。

有闲的时候,何不离开传统剧场的观众席,去看一场无舞台的戏剧,体验一下剧中人生?

(责编: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