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存之惑:幸福终点站

庆祝新年 Image copyright Feng LiGetty
Image caption 农历新年,对我们每个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很隆重的大日子。

每年的农历新年,对我们每个中国人来说,可是一个很隆重的大日子。除了给了平日里忙碌的我们一个回家团聚的机会外,到了现在,它也变成了一种礼仪形式。又由于社交媒体的兴起和发展,大家可以在这些社交平台上互致新春祝福,也可以发表自己的感言想法。总之,由于网络媒体的开放,大家似乎也更畅所欲言了呢!

于是,各种各样的讨论也愈发激烈了起来,有人说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抗拒从前传统的家庭聚会模式呢?因为家里的长辈们总是给后辈们设定“结婚生子”的时间压力,让年轻人无法轻松享受假期;也有人抱怨说假期时间太短,无法合适和自主的安排自己的出行计划;也有人说其实过年团聚现在已经变成了形式大于内容的传统节日,过不过年,怎样过这个“年”都变得越来越“虚”,没有了从前的“年”味儿。

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随之增长。人们从对物质的渴求渐渐演变成了对精神生活的探讨和追求。从这点来看,其实关于对过年的“抱怨”和种种疑问也是一种好的转变过程。只是,越来越淡的“年”味儿,和为了一昧的追求时髦感,会不会也让十足中国味儿的传统离我们越来越远?

如何保留这些“传统”?又让“传统”融合进新时代里,让传统的价值观得以继承和发扬,又反过来滋养年轻人的信仰,实在是一门复杂又深奥的学问。

我想既然是一个庞大体系下的命题讨论,那它不仅需要更多人的参与讨论,也需要更多的每个人的实践。具体来说就是:或许我们不但可以在网络,在社交媒体上直抒心意,也可以在日常生活里,用自己的言行去渐渐影响身边的人。尤其是年轻人,我们除了用语言去宣泄自己对这个社会的意见以外,我们更可以力图用自己的行为去改变社会中你认为需要更多改进的地方。哪怕是一个再小的力量,也是不容被忽视的。

Image copyright Lan Lan Tee Getty
Image caption 过年期间亲人朋友间的聚会图的是个热闹气氛,不在意饭菜的数量。

例如:中国人聚会聚餐时,常常容易一桌子人点很多的菜,却通常吃不完。最后离席时,不得不将剩下的食物给扔掉。即使现在有很多人已经自觉将剩下的食物打包,但却仍免不了铺张浪费。其实,亲人朋友间的聚会在一起图的是个热闹气氛,不在意饭菜的数量。所以,如果你觉得这样的行为不好,那你大可以出来制止。从点菜的时候,就提醒长辈们或者身边人,如果我们少些不必要的浪费,不是很好吗?

还有,对于年轻人来说,聚会最怕的就是长辈们的“拷问”,这一年挣了多少钱啊?能买房吗?结婚了吗?有男/女朋友了吗?什么时候生孩子呀?问题一来,年轻人就立刻闪的远远的,因为实在是回答的很艰难,让一个好好的团聚气氛演变成隐形的“答辩会”。其实呢,有时候想想,长辈们的关心出发点仍然是好的,只是也许关心的方式不太合适。那作为晚辈和年轻人,或许能真的,哪怕拿出一次机会,坐下来和家人长辈们耐心地,而且真诚地解释自己的状况,以及在外工作的辛苦和难处。或许长辈们也更好理解你的选择呢!

对我来说,节日里和家人的团聚是很珍贵而且很开心的时光。因为我很喜欢分享,和爱的家人朋友一起分享喜悦,以及传递祝福。在英国生活这么多年里,每一年的圣诞节,我都是抱着期待的心情,迫不及待的想和朋友一起度过,甚至提早一个月前就开始计划如何让自己在圣诞期间体会和享受到这节日里的丰富活动,以及让自己的心情也随着这些体验开始变的丰盈起来。在最初来英国的日子里,我也曾经抗拒过这些传统的中国节日,因为我想,相交之下,作为“外人”的我们这些异乡人,初来体会西方文化,也很喜欢。又暂时可以回避在中国的一些烦恼,觉得这样选择性的过年过节,实在是太合人心了。

但,随着在英国生活时间的长久以后,我也开始反思,觉得一昧的排斥某种文化,或者接受某种文化都是不成熟的表现。我曾经问过自己,我在国外的留学和生活经历究竟带给我了什么变化?后来我想,我试图让自己接受一种新的文化和语言,难道是为了忘记和逃避从前不喜欢的东西和事务吗?不是的,而是,接纳一个新的文化,可以更加正确理解自己,而且知道如何改变和创新。我不想一昧的排斥一种文化,就像我不想一昧的顺从它一样。

对过去的思考,让我变的更加理智。它让我清楚的看到我可以改变自己,以及影响他人的地方。在通往幸福的道路上,人人都是勇敢的反抗者。

(责编:董乐)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