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尚:一千幅莫奈背后的男人

国家画廊今春的印象派画展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国家画廊今春的印象派画展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睡莲系列首批画作,于1909年在保罗·杜朗-卢埃尔(Paul Durand-Ruel)的巴黎画廊中展出,成为印象派代表作品。

如果把印象派画家群比为一池睡莲,杜朗-卢埃尔就像浮动的水面,承载了艺术界不断变幻的光与影,把握住这一流派的春天。

今年三月至五月,英国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画展“发现印象派:保罗•杜朗-卢埃尔与现代艺术市场”,以一位艺术商的生平故事为线索,见微知著地展现一代艺术、政治与商业的大图景。

“绅士约定”

印象派起源于19世纪60年代的巴黎。尽管现在广受推崇,它最初的反响却充满反对的声音。杜朗-卢埃尔用尽半生与多方压力周旋,直到画家们的天才终于被公众和艺术权威认可,显现出非凡的艺术远见和商业手法。

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将家传画廊经营得有声有色的杜朗-卢埃尔离开巴黎,前往伦敦,在他新邦德街的画廊,结识莫奈和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迎来终身的职业转折。他购入的莫奈描绘西敏寺边泰晤士河的作品(“The Thames below Westminster”),也在本次画展中展出,给伦敦观众一种跨越百年的熟悉感。1871年,杜朗-卢埃尔返回巴黎,却遭遇中年丧偶,从此不曾再婚,只更加投身于他热爱的艺术。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印象派大师雷诺阿著名画作《船上的午宴》

创作与成功之间的时间差,常将灵感扼杀在摇篮里,或令艺术家生前窘迫、徒留身后名。杜朗-卢埃尔用无纸面契约的“绅士约定”,保证未来的印象派名家自由创作,不为未来担忧。

他从1873年开始,每月向画家们寄出一笔钱,并帮助支付住宿、衣帽、医药费用。莫奈曾说:“所有的印象派画家,如果不是因为杜朗-卢埃尔,都会死于饥饿。我们的成功离不开他。”

成长中的艺术家渴求的,往往不仅是经济来源,还有精神支持。莫奈曾在一个阴雨天给杜朗-卢埃尔写信,说自己在郁郁中涂毁了几乎完成的画作。杜朗-卢埃尔立即给莫奈寄钱,并在回信中写道:真也希望我也能寄给你一些勇气。

他甚至用“天将降大任”的道理鼓励莫奈,表示当下的挫折都终将令他受益。他建议莫奈通过旅行、寻找新的创作空间,甚至邀请他来家中工作。他常为画家们举办家庭聚会,印象派大师雷诺阿选择他的第三子,作为自己儿子的教父。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画展以印象派伯乐,艺术商杜朗-卢埃尔的生平故事为线索

正直的人品、诚恳的态度、不计寒暑的源源支持,自然产生非同寻常的信任。这使杜朗-卢埃尔能够包揽印象派画家的作品交易,形成首发垄断。近12000幅印象派画作,包括1000多幅莫奈、近1500幅雷诺阿、400多幅德加(Degas)、近200幅马奈作品,曾从他手中流通,走向收藏家与大众。

“无悔的冒险者”

杜朗-卢埃尔集画之广,成为本次画展的基础;而画展的结构,则体现了杜朗-卢埃尔的职业原则与手段。

画展开始于杜朗-卢埃尔在自己巴黎公寓的收藏。公寓中除了鎏金扶椅、水晶吊灯等十八世纪的家具,四壁上覆满了当时的印象派先锋画作,就连门面上都饰有莫奈的绘画,简直是一个专属印象派的小型博物馆。

这种家室与商业领域的“公私结合”,或来自喜爱,或出于无奈。杜朗-卢埃尔说,“如果一幅我喜欢却充满争议的画在画廊陈列太久,我就会失去耐心并将它带回家。”雷诺阿《船上的午宴》(“Luncheon of the Boating Party”),就于1923年,被来他家午餐的飞利浦夫妇看中并买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一千幅莫奈作品经过杜朗-卢埃尔的手流向收藏家与公众

杜朗-卢埃尔嫁接艺术与金融两个世界,以批量购买印象派画家的作品。负债累累时,他曾被迫匿名卖掉收藏的其他流派作品。1880年,他向法国银行借款购画,却在两年后遇上银行破产,再度潦倒。接手他画作的人买椟还珠地根据画框的价格估值。

尽管经历数次个人经济危机,杜朗-卢埃尔一直是印象派画家的首要客户,并在自己难以购买画作时,使用超高的组织能力,确保他力挺的画家依然出现在公众视野里。1883年,他展开一系列个人画展,突破了业界开设群展的习俗。

通过积极开拓并维持国际市场,杜朗-卢埃尔终于跃出低谷,取得新高。1885年,杜朗-卢埃尔离开深受传统束缚的欧陆,带着300幅画作扬帆起航,前往大洋彼岸的美洲。

尽管莫奈等人一开始抱有怀疑,印象派在纽约画展中终于首次获得公众与媒体的好评。次年,他即还清所有债务,并于1905年在伦敦Grafton画廊组织了迄今最大、最佳的印象派画展。而本次画展,也通过国际努力,集法、英、德、美、俄等几国机构与学者的支持而得到举办。

杜朗-卢埃尔这位巴黎艺术商与收藏家,并不亲执画笔,却在印象派的画卷里留下深深印记。越来越多的画展,在探索创作背后的人与事时,不再简单地将艺术的商业运作看做俗流,而是将它当成艺术的一部分,与画作一起流传。

(责编:尚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