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飚:中国龙要变身

曾飚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曾飚: 2012年的春节,在英国,确实有点火。

中国四大名著,其实我最喜欢的是《西游记》,所以我也喜欢印度神话《罗摩衍那》。这两个故事里都有一只猴子,前者是美猴王孙悟空,后者是神猴哈努曼(Hanuman)。据说,他们之间有文化传播上的关系。

这个我不管,我就说说上周自己讲了一个美猴王和龙的故事。

简版的美猴王

最近,英国到处是过中国新年的气息。大年初一,英国是星期一。幼儿园组织了一个春节庆祝活动,幼儿园就小曾笠是中国小朋友,于是就让让我去讲一个故事。我选择了美猴王的故事。有一次回国,我特地带来一份《大闹天宫》,是万籁鸣和万古蟾两位老先生的作品,这次用上了。

因为听众是三四岁的小朋友,从发展心理学角度来说,他们听不懂太复杂的情节,尤其是,还不太理解谎言,比如老虎让狐狸把兔子骗到洞里,这样的情节,对他们来说有点费解。而且,超过三个人物,就会有些发懵。

借用了一点语言障碍治疗的知识,我把故事设计成很短,大概七八分钟可以讲完,只有一个角色,就是美猴王,故事点就只有一个,就是讲他的变化,我不说七十二变,小朋友的数字概念还不到这步。在用词上,我说change,不用transform,也许小学两三年级的孩子,可以理解transform,再加上《变形金刚》的熏陶。

在这个七八分钟故事里,我让美猴王变了四次。美猴王就在《大闹天宫》的VCD外壳上面,要变的东西依次是octonauts里面小章鱼,Nok Tok(两个是BBC儿童台的卡通人物),还有一条纸龙,最后变出了人手一份的新年红包,我给每个小朋友包了20便士,略表心意。不过,因为是硬币,我提醒老师发了之后,先收回去,等到回家时候,再给孩子。

我讲这个故事的心情,比小朋友还开心。特别是,当那条小纸龙出现的时候,我告诉他们这条dragon的中国名字叫Long,如果你们说longer,longer,它就会变长。小朋友就喊longer ,longer,小纸龙就慢慢地被我拉长。

看到小朋友开心,我也高兴坏了,有种学以致用的感觉。临走前,老师给我展示了她们自己做的龙,两个大纸盒子,绿色,一个画上了眼睛,两个盒子,中间用布连起来,就好像中国的舞龙。她说,今天课外活动,就让他们顶着玩。

我好想加入。就好像小时候,一个破皮球,我们能当足球,在泥土地上踢一下午。

Dragon,还是Long?

这个讲故事的经历,对我来说,很新鲜。中午我去家附近的学校参观,很意外地碰到一位华人朋友。她是学生家长,也在给学前班的孩子,讲中国新年。

2012年的春节,在英国,确实有点火。我碰到很多英国人会问我中国新年的事情,来一句Happy Chinese New Year 或者ni hao。如果你在这里生活过七八年,你会感到这句问候,已经自然了很多。

我一个谢菲尔德大学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全系除了他导师和他,还有一个台湾同事,没有中国职员,系里群发邮件说,要过个中国新年。我在布里斯托华人教会的朋友,在周日组织了一个晚会,一对父子表演相声和双簧,相当出彩。

在春节时候,每一个走在英国街道上的华人,都像是藏着一个秘密的人。现在这个秘密,越来越多被身边人知道了。

对于龙在英国人眼中的形象,也许也会慢慢地改变。关于龙的比较研究,已经逐渐普及,欧洲龙,东方龙,印度龙,甚至伊朗龙,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一直以来,有些中国文化情结深重的华人,试图让long来代替dragon,成为中国龙的英文名字。

我对此是很保留意见的。因为我看到中文中如果加入太多的音译词或者字母拼写的词汇,就好象家门口被贴了很多小广告一样碍眼。

如果强行发起一场文字运动,让long取代dragon,我也有这样的担心。也许在等几年,让英语自己来改吧。

你觉得呢?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