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90后的“良知”

黄世仁和白毛女
Image caption 黄世仁潇洒、风雅、白毛女可以利用他的资金发展个人事业等等。

说完了00后、80后,接着看看英国的90后。提起90后,想起近日在大陆广泛流传的一则报道。

《文艺报》资深编辑、文艺评论家熊元义到华中师范大学汉口分校讲学时提到近来在年轻人中流行的“白毛女应该嫁给黄世仁”的观点,几位90后女大学生摆出了白毛女嫁给黄世仁的理由:黄世仁潇洒、风雅、白毛女可以利用他的资金发展个人事业等等。

在60年代出生的人印象中,黄世仁和南霸天齐名,是卑微、强霸、丑恶的化身。现在的女大学生会考虑嫁给黄世仁?90后的道德观、价值观、人生定位、取向再次成为热辨的焦点。

问题少年

如果说80后的代名词曾经是自负、自我、玩世不恭,90后则经常被描写为不思进取、只顾享受,被扣上非主流、叛逆、甚至脑残的帽子。

英国90后运气也很差。电视里、报纸上、网络中充斥着负面报道。他们头上的帽子----随便摘几顶----包括Hoodies、yobs、gangs,说轻了,是不学无术、不尊重师长、惹事生非的小痞子,大人迎面碰上要赶紧过马路躲开;说重了,是酗酒、性乱、打架斗殴、甚至动刀子捅人的小流氓,是少女怀孕、犯罪、暴力等诸多社会弊端的发源地。

问题少年的反社会行为是英国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我本人就曾是受害者。几年前住在一个环境不是很好的小区,邻居的一群少年常常会在黄昏时在街上游逛,有时会突然跳出来恐吓我,还曾经朝我家窗户和汽车上投掷浸满了水的卫生纸球。

“积极贡献”

Image caption 杰希课余时间宣传环保知识。

但是,我所“亲密”接触过的90后,并不都是脑残的颓废一代。不管是同事的孩子,还是家里的亲戚,绝大多数都很“正常”,既不吸毒,也不酗酒,女孩子也没有做妈妈的;相反,他们的“良知”(ethics)----包括强烈的环保精神、健康的社会意识、消费观念,反倒时常让我自愧不如。

小姑的儿子杰克14岁。乍看起来形象无法恭维:乱糟糟的长发如同受了电击,在室内也戴着一顶花花绿绿的“雷锋帽”,黑色的紧身牛仔裤很潮流,但穿在还没有什么肌肉的长腿上显得很不健康。但是,杰克在肯特郡的一所重点中学读书,学习刻苦上进,成绩优异,说话温文尔雅、待人很懂礼貌,课余时间除了学弹吉他,就是和朋友玩游戏、看电影什么的。每天早上7点出门送报纸一小时、周末帮父母洗车挣零用钱。

两星期前,小姑夫妻带着孩子到家里来。问起杰克对媒体上对90后刻画的看法,他说,这种“片面”的报道让他“厌烦透顶”。杰克虽然还没想好上大学读什么专业,但他说,不管以后干什么,都要能够“给社会带来更好的变化”。

少女夏洛特业余时间长期做义工,帮助照顾残疾儿童。她说,残疾人是世界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帮助他们享受人生,也可以不闻不问,而我宁愿选择前者。夏洛特积极向同龄人推荐作义工,因为,自己的一点点奉献“会给别人的生活带来巨大的变化”。

13岁的女孩杰希喜欢听音乐、和家人在一起。课余最大的“爱好”是宣传环保。在一起有关环境的竞赛中胜出后杰希被封为“气候变化冠军”,不仅到唐宁街和首相一起喝茶,还被送到荷兰考察清洁能源。之后,杰希更是投入更多的精力,向小学生普及绿色知识。她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成为“生态勇士”。

“花钱讲良心”

10月17日,全球消费潮流和行为分析咨询公司RISC国际公司公布的一份调研结果显示,90后的价值观念正在出现“重大转变”:更加重视尊严、诚信,更加希望追索人生的“真谛”。

报告说,英国90后中,54%希望“根据坚实的价值体制规划人生”,而2005年,只有不到五成的青少年持同样观点。现在,超过一半的青少年“希望向社会做出积极贡献”,2005年,这一数字还不到三分之一。

消费,可以说是90后最大的业余爱好之一。而现在的青少年,花钱也更讲“良心”,20岁以下的人当中62%认为,自己的购物习惯能够影响世界,而20-24岁的人当中,只有53%持同样观点。

去年5月,“英国社会投资研讨会”发表的一份报告将90后形容为“绿色一代”,有更强烈的环境责任感、社会意识。现在,他们会敦促父母,今后将通过自己的工资影响一系列环保和社会问题。

报告发现,十分之七的90后拒绝为那些“不讲良心、破坏环境”的公司做事;四分之三说,成家后会尽力减少家庭碳足印;将近一半表示拿到驾照后会购买生态车。

报告说,90后表示,更愿意向那些不剥削童工、注重环保的公司投资,而烟草公司、军火商“绝对不会拿走自己的一分存款”。

基因变异?

青少年是媒体攻击的对象并不是新生事物,70后、80后都曾遭受过,大人总会带上有色眼镜看孩子,或许,男孩子的活力让他们惧怕?女孩子的美貌让她们嫉妒?

青少年时代,是尝试、探索的时代,第一支烟,第一杯酒,第一次喷洒香水,第一次晚归……叛逆、“打擦边球”,是过程。

让我们先假设,和前辈相比90后的行为确实有了长足的恶化,那么,谁应该对此负责呢?是90后的基因出了变异,更可能倾向于暴力、酗酒、性乱?

谁制造了这样一个性、毒品、酒精唾手可得的社会环境?谁在给90后提供酗酒、吸毒的钱?谁让90后的家庭破裂?指责90后缺乏对社会、法律、道义的尊重,又是谁没有传授给他们这些价值观念?

返回来看文章开首提到的90后女大学生。

如果电视里整天播的是婚外恋肥皂剧、人流、男科广告;杂志上刻画的尽是权力、暴力,网络上宣传的不外乎金钱、物欲,在一个充满物质刺激的信仰真空中成长,考虑嫁给黄世仁,不是没有可能。

(苏平,2009年10月20日 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