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福利封顶道德吗?

英镑纸币
Image caption 给福利封顶,是不是仅仅关系到钱?

上星期,联合政府提出的“福利封顶”议案在议会上院遭到驳回。部分原因是由于上院中英格兰圣公会的几名主教以“道德”为由投了反对票。

福利封顶,简而言之就是说,救济金的总数不能超过平均收入。

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封顶,触动了许多神经。

债台高筑

首先,我们需要看看英国政府面对的一个烂摊子。

根据上星期公布的官方数字,英国政府债台不断加高,去年年底首次突破万亿(兆)英镑大关。英国也加入了包括美国、意大利在内、为数不多的几个债务以兆计算的国家的行列。

平摊下来,每个英国人欠债16,400英镑。

因此,联合政府一上台,经济、政治策略的中心之一就是削减债务。恐怕所有的人都同意,国债不能继续这样增加下去。这就意味着,政府必须通过提高税收、削减开支来实现控制赤字。而支出的一个大头,正是福利。

英国的年度福利预算估计接近两千亿英镑。毫无疑问,减赤的大刀会砍到福利的头上。

削减福利的手段之一是给福利封顶。数字不细说了,有意者可看我们的详细报道,宗旨是,从2013年开始,没有收入的家庭领取的福利总额不能超过英国家庭的平均收入2.6万英镑。

不单是钱的问题

那么,福利封顶能给政府省下多少钱呢?

Image caption 不能用福利制度主张倚赖文化

官方预测显示,如果按照现行的议案推广的话,明年,受封顶议案影响的大约会有67,000个家庭,平均每个家庭每星期少领83英镑的救济,一年下来给国库节约2.9亿英镑。

这和福利救济的总额相比,其实更像是一杯啤酒钱,不值得大动肝火。

但是,政府说了,省钱并不是封顶的唯一的动机。工作、养老金大臣邓肯史密斯早就说过,现行的福利体制导致了“倚赖文化”的形成。如果工作还不如吃福利,谁还愿意工作?

根据现行的福利制度,一个无人上班的家庭、拿着住房津贴(Housing benifit)住在伦敦等房租很贵的地方。如果这家里一个人找到了工作,住房津贴就会根据工资水平减少,说不定就不能继续住在伦敦的大房子里了。

邓肯史密斯们认为,这样的制度摧毁了许多吃救济的人的责任感、上进心,让他们永远也脱不了贫、翻不了身,这是不道德的。

孩子怎么办?

但是,上院的一些主教们可不是这么看的。他们最大的担心是,政府如何计算封顶以下的福利。

“领头羊”利彭和利兹教区主教约翰·派克(John Packer)明确表示,不应该把儿童福利(Child Benefit)列入等式中。他说,儿童福利是英国的一项普世福利,不应该把福利被封顶的人排斥在外。

Image caption 主教约翰·派克:儿童福利不能包括在内

慈善机构“儿童协会”指出,收入8万英镑的父母仍然可以领儿童福利,但是,失业的一大家子人福利达到2.6万英镑后仍然会失去这笔款项。“儿童贫穷行动小组”的总裁加恩姆则更尖锐地说,受福利封顶影响的21万名儿童将面临极度贫困、无家可归的严酷现实。

智囊团CentreForum的总经济师Tim Leunig算了这样一笔帐:一个有四个孩子、在伦敦远郊租住私人房子的家庭,福利被封顶之后,交了房租、水电、地税等等帐单之后,全家每星期的生活费就剩下26.23英镑,相当于每人每天62便士。

让弱势人群更加弱势,岂不是很不道德?

老鼠的孩子?

话又说回来了,四口之家,也有许多父亲收入不到三万五千英镑(税后相当于封顶的福利2.6万英镑),住不起伦敦室内的大房子,就住在伦敦以外;买不起高尚住宅区,就买廉价住宅区;让这样的父亲纳税来赞助那些不上班、却又非要住在伦敦的父亲,岂不也是很不公平?

什么才是公平、什么才是道德?这个问题,一时是辩论不清楚的。有社会学家提醒,谈福利封顶,也必须考虑长期的社会流动性。

因为,拿着福利住豪宅的人其实无异于住监狱:上班永远不划算、终身只能领救济。英国大约有两百万孩子的父母从来不工作,这些孩子,岂不是也被剥夺了对未来的希望和憧憬?

封顶,另外一个重要的功效可能会是:让父母成为孩子的榜样,提高自尊自信、降低失业人群中更加普

发的抑郁、为父母提供一个更加积极、向上的人生观、给孩子们一个摆脱“老鼠的孩子只能打洞”怪圈的机会……

这样的价值,无法用钱来衡量。

公众支持

目前看来,福利封顶的议案颇得民心。

上周末《星期日泰晤士报》委托YouGov所做的民意调查显示,72%的受访者支持封顶,大多数人也基本上同意政府提议的封顶上限。

本星期,封顶议案又将被拿回下院辩论。联合政府嘴上说不会让步,反对党工党继续骑墙。看来,这个皮球,在上院下院之间,说不定还得再踢几个回合。

(苏平,2012年1月31日,伦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