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不就是一张邮票钱吗?

你还盼望着、等待着看到邮递员的身影吗?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你还盼望着、等待着看到邮递员的身影吗?

杜甫曾经吟诵“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李清照曾经暗思“云中谁寄锦书来?”

而英国二十世纪著名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则将写信称为“源自朋友之间爱心的人文艺术”。

那么,你还记得自己上一次静静地坐下来、拿出纸笔给异地的父母或是亲友写信报个平安、倾诉挂念是什么时候吗?你还记得上一次收到来信、轻轻地开封、体味字里行间的温情又是什么时候吗?

不久前,一直哭诉“病入膏肓”的英国“皇家邮政”宣布,从本月底,邮票价格将大幅度上调。

爱怀旧者慨叹,“蜗牛邮件”被电子邮件打翻在地、又被社交网站踏上了一只脚,邮票再涨价,还不等于永世不得翻身?

一张邮票钱

是不是给张三写封感谢信?要不要给李四寄张生日卡?该不该投诉那家商店?面对这样的问题,英国人作决定的一条“准则”多半会是一句“不就一张邮票钱吗”?!久而久之,“一张邮票钱”也就成了芝麻谷子、微不足道的代名词。

这样的好日子不长了。4月底,一等邮票的价钱将从现在的46便士涨到60便士,涨幅30%;二等邮票从36便士涨到50便士,涨幅39%。这是过去37年来邮票价格涨幅最大的一次。

以后提笔写信前可能也要掂量一下了。随随便便找同事“借”邮票,大概也更会招来白眼球。

别担心邮局

“皇家邮政”健康欠佳,竞争是主要原因。竞争,来自其他的邮递公司,更重要的则是因为通讯方式的改变:电子邮件、文字短信、社交网站都给书信----也就是人们戏称的“蜗牛邮件”(snail mail)带来沉重的打击。2006年以来,“皇家邮政”每天投递的信函总数下跌25%,从8400万封降到5900万封。过去四年,“皇家邮政”少赚大概10亿英镑。

数字触目惊心,但好像并有多少人为邮局的前途担忧。政府已经在为“皇家邮政”治病、为日后私有化作准备。

政府坚信,“皇家邮政”在投资者眼里还是有魅力的。因为,邮局的未来并不仅仅在于你我之间互寄情书贺卡。这些所谓的社交性邮件只占“皇家邮政”业务量不到10%。其余的,除了政府、公司间的业务往来,就是包裹投递。

而包裹投递的潜力越来越受重视。因为,更多的人选择网上购物。鼠标一点,还是需要等待邮递员送货上门。

用心去写信

Image caption 英国为庆祝威廉王子大婚发行纪念邮票

但是,任何改变,都会有“受害者”。有了现代技术给电子购物作后盾,邮局的前途可能不用操心了,但是,书信的命运却让不少人洒下了眼泪。

当然了,喜新派会说,盼望邮递员上门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反正他们送来的大多都是帐单或者垃圾邮件。可是,怀旧派早就担心,现代技术会“扼杀”传统的写信艺术。邮票涨价,无异于给蜗牛邮件的棺材上又加了一枚钉。

怀旧派说了,靠电子邮件,即使爱得昏天黑地,你也不会创作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两地书》吧。

英国历史学家丽萨·贾尔丁(L Jardin)不久前表示,她非常留恋蜗牛邮件。信,可以抓住人与人之间思绪、感情交流的“微妙之处”,伊妹儿则作不到。

贾尔丁希望,在电子通讯无处不在的今天,人们仍然不要忘记时常“用心”去写信。

打动女人心

刚到英国来的1990年代,写信,几乎还是与国内亲人保持联系的唯一方式。那时候,越洋电话太贵,伊妹儿、互联网都还是新生儿。迫不及待时,可以请家门口附近的小卖部代收/发传真,每页50便士。

体验过蜗牛邮件之慢,也就更欣赏电子邮件之快;但是,领悟过蜗牛邮件个性化的温情,也就更能到体会电子邮件格式化的冰冷。

一次,在广播上听到有关电子邮件和蜗牛邮件孰优孰劣的辩论,其中一位听友的电话迄今记忆犹新。他说,电子邮件中看不到对方的笔迹、摸不到对方的指痕,好像少了“人味”。

几年前,英国“教育与技能部”所做的一次调查发现,情书,是打开女性心扉之门的钥匙。

教育部采访了2000名英国女性,其中77%表示,谈情说爱,更希望收到传统的书信,而不是电子邮件或是文字短信。不幸的是,五分之一的人从来没有收到过情书!

教育部敦促英国男性提高文字功底,然后,拿起纸笔去写信……

(苏平,2012年4月5日,伦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