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美满姻缘如彩票

美满婚姻,如同买彩票,赢得概率很低、很低.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美满婚姻,如同买彩票,赢得概率很低、很低。

眼下,英国的选秀节目一出接一出。最牛的评委,要数“最难对付的老板”、《学徒》中的艾伦·舒格爵士和“毒舌评委之最”、《英国达人》中的西蒙·考维尔。

商界大亨艾伦爵士婚龄超过四载,膝下儿孙满堂;娱乐圈儿大腕儿考维尔是有名的钻石王老五,身后前女友无数。

两人的婚姻观也是大相径庭。

艾伦爵士在“红宝石婚”豪华派对上告诫年轻人,“我想提醒你,怎样才算一个成功的男人,什么才是一生最宝贵的财产。这和你有多少钱、学业成绩、物质财富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真正成功的男人把对妻子、孩子的爱放在首位,真正成功的男人一生最伟大的成就是美满的家庭。”

年过半百的单身汉考维尔一向坚决反对婚姻。他曾说,婚姻是一纸“过时的合同”。“我不相信婚姻,至少是在我们这一行。”

“事实是,结婚一两年后,对方就把你扒层皮”。无疑,他指的是离婚的代价。

离婚成瘾

晒晒达人秀评委的“婚姻观”,是铺垫。

时下,英国人结婚不热、离婚成瘾。这是高等法院最资深的家庭事务大法官之一保罗·科尔里奇(Sir Paul Coleridge)爵士的看法。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那时候,终身制,是婚姻的既定之规。

上星期,他正式启动“婚姻基金”,大张旗鼓地为婚姻造势。“婚姻基金”目标明确:提高结婚率、降低离婚率。

保罗爵士认为,现今夫妻太轻而易举地放弃婚誓,不愿意忍受、直面婚姻带来的挑战,家庭破裂达到“传染病”的程度。

保罗爵士的主张,说白了就是,婚姻出了问题,要下功夫维修、而不是立马丢入垃圾堆,另起炉灶。

毁灭性陷阱

保罗爵士去年就曾成为新闻人物。当时,他形容离婚比考驾照还容易!这一次他仍然引来不少异议。

首先,所有的婚姻都值得挽救吗?离婚律师瓦尔德格(Ayesha Vardag)承认,婚姻应该继续是双方承诺的黄金标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婚姻都值得、或者应该挽救。有时,分手才能更好地保障个人和孩子的福祉,婚姻却有可能成为破坏性、毁灭性的陷阱。

盖伊·布鲁斯(Guy Blews)更加不留情面。他曾经撰写过《婚姻,如何避免》一书,也算是英国颇有名气的一位咨询专家。他说保罗爵士是“忽视事实”,人的本性不是一夫一妻,婚姻体制根本无法生存。

布鲁斯现身说法。“我坚决支持良好的伴侣关系。我言传身教,与现在伙伴的关系开始于两年前。过去有过许多次很好的伴侣关系,结局从来不惨痛。我从不诅咒前女友,只是记得我们一起渡过的好时光。”

还有人认为,法官应该不偏不倚,不能让个人观点影响判案。智囊团Civitas家庭和教育部主任德瓦尔(A de Waal)今年初就曾做过这样的表述。

赢得概率很低

曾几何时,离婚很稀罕、是禁忌。利兹大学的社会学家布兰·尼尔(Bren Neale)认为, 1969年英国颁布《离婚改革法案》规定,夫妻双方不再需要证实对方残忍、外遇、虐待等错误,“婚姻破裂”成为离婚的原因,这为现代意义上的离婚敞开了大门。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男耕女织、养家糊口已然不能满足现代人对婚期的期望。

尼尔说,“1969年以前,既定的原则是,结婚必须是终身的。离婚法案意味着,婚姻不幸的人不再需要一生被困了”。婚姻的重点开始从尽一切代价确保终身制、向追求双方满足、幸福的伴侣关系过渡。

向往花好月圆、追求白头偕老何过之有?但是,哲学家阿兰·杜波顿(Alain De Botton)认为,期望从婚姻中满足对爱情、欲望、家庭三方面的需要,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说,这些感情从个体上看并不新鲜,历代文学、艺术作品都有过充分描述。但是,现代婚姻很不寻常,野心勃勃地期望所有这些感情都能在一生一世、从一个人身上得到永远的满足。

杜波顿说,没有什么形而上学的原因决定婚姻不能满足所有的期望,只不过,“赢的概率非常、非常低”。

别忘了“辛苦劳作”

期望值太高,失望也就更加痛切、更难忍受。望而却步?端正心态?加大努力?直面挑战?应该如何选择呢?

艾伦爵士在红宝石婚庆讲话中回忆,曾经因为工作繁忙,给妻子的生日卡上大意地签上“一切顺利,艾伦·舒格爵士”,几乎被扔出家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妻子回心转意。

考维尔好像也并未放弃结婚的念头。2月为慈善接受一个少女采访时坦言,曾经求过“65”次婚,但是“没有人嫁给我”。言语间颇显失意。

随着结婚热季的到来,或许,已婚者、未婚者都应该好好反思保罗爵士的教导。

“婚姻不是天上掉下大馅饼,正好砸到穿着麻纱礼服的新人头上。婚姻,包括无休无止的辛苦劳作、让步、原谅、和爱。”

(苏平,2012年5月8日,伦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