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男人的“娘家”

扮作蝙蝠侠为父亲争取权益
Image caption 扮作蝙蝠侠为父亲争取权益

刘洋,成了神女。

她被誉为新一代女性形象的代表,女同胞的自豪与骄傲;是对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完美诠释,标志着女性多方面、全方位的发展将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大陆女性地位将一冲升天;

就连回来后想生孩子都“说明她坚强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柔软的心”。

稍等一下,和刘洋一起走的那两位男太空人叫什么来着?他们有没有老婆孩子?

嫦娥尽显风光,谁来给吴刚造势?女人受了气,有妇联撑腰;男人遭歧视,上哪儿去说理?

蝙蝠侠

17日星期天是父亲节。在伦敦的希思罗机场,警察抓走了两名闯过安全网的示威者。时值奥运前夕,警方迅速声明,这起事件“与恐怖无关”。抗议的人“据信是Fathers 4 Justice”(F4J)的成员。

F4J是英国一家很有名的为父亲争取权益的活动组织。过去几年,该组织的成员曾先后扮作超人、蝙蝠侠等卡通人物,攀登伦敦眼、白金汉宫等地标性建筑,还曾在议会向前首相布莱尔投掷装满紫色粉末的安全套。

这,其实就是一家为男权造势的组织。

过去几十年来,女权运动一直在高调为女性争取平等权益。在西方国家,歧视妇女至少从法律上、在书面上是绝对不能接受的。现在,男权活动人士也在提高嗓门。

他们认为,男性没有受到与女性同等的保护和待遇。比如,媒体继续允许女性拿男人开玩笑、物化男性,要是把笑话主人公的性别颠倒一下,肯定会激发众怒。

那么,男权人士都是谁?他们要达到什么目的呢?

第二性歧视

前不久,南非哲学家大卫·贝纳塔尔的新书《第二性歧视》(The Second Sexism)在英国引发热议。

书中说,从政府、法庭、到学校等许多阵线,男人都在受歧视。贝纳塔尔列举的几个事例,在英国男权活动人士中引起共鸣。

比如,贝纳塔尔说,许多国家,监护权的判定都坚定地站在女性立场上。而父亲的监护权、探视权可能要算是英国男权人士最著名的一个活动领域了。

另外,贝纳塔尔还指出,教育,也是男性没有受到应有重视的一个领域。在英国,每一年中考、高考后发榜后都看到,越来越多的男孩儿被越来越远地拉在了女孩儿后面。现在的教学大纲、教学方法、考试制度是否更有利于女孩儿?

贝纳塔尔的结论是,真正实现性别平等,必须要把歧视男性与歧视女性提到同等高度来看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乳腺癌公益活动引发男性效仿

男人之家

在英国,同工同酬是衡量性别平等的一个重要指标。根据国家统计署的数字,白领收入的性别差异仍然十分明显。女律师比男律师年收入低8,000英镑,女CEO比男CEO年收入低14,000英镑,女医生比男医生年收入要低9,000英镑。

但是,这个差距也在逐渐转变。去年,英国大学及院校入学委员会UCAS发现,22-29岁的女性收入首次超过男性。“特许管理学会”(CMI)发现,20-30岁之间的女经理人收入比男性同业者高出2.1%。

再加上,男青年死于自杀的几率相当于女青年的三倍这一类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都在驱使部分男人意识到,有必要建立男性专有的支持结构。

布莱顿一家慈善组织“男性网络”宗旨是帮助每个男孩儿和男人实现最大的潜能。

Movember是效仿女性乳腺癌公益组织建立起来的。他们鼓励男人每年11月不刮胡子,以此提醒全社会以同等心态关注前列腺癌、睾丸癌等男性疾病。

就连我们BBC都与时俱进。广播4台不是多年来一直就有旗舰节目“女性时空”吗?BBC两年前在广播5台推出专门了“男性时空”节目。

主持人Samuels说,大多数男人不认为自己是所谓的男权运动的一分子。但是,和从前几代男人不同的是,现代男人确实希望能有机会和人探讨“更加复杂的感情”问题。

Samuels认为,男权人士面临的一个障碍是,很难摆脱“怪异、不入流”的形象。

F4J高调、抢眼的惊险特技抗议虽然把父亲的权益推到了报纸首页,但是,抗议者也经常被人批评是搞噱头、孩子气。

在Samuels看来,“男权运动经常被人轻描淡写地说成不过是一群男人扮作超人去爬高,女权运动却更有信誉。”

(苏平,2012年6月19日,伦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