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随笔:憨豆也出手 捍卫侮辱权

更新时间 2012年 10月 24日, 星期三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9:26
憨豆先生

憨豆先生在奥运开幕式上频出怪相,令人忍俊不止

英文有句谚语Hard words break no bones,难听话不会让你伤筋动骨?忠言逆耳?

损人之语,听者或许不会受伤,说者却有可能获罪。

在伦敦奥运开幕式上,憨豆先生怪相百出。其实,喜剧明星百面人,憨豆先生并不憨。除了出洋相,他还主演过许多小品、短剧,以伶牙俐齿为武器,讽刺世风、针砭时弊。

现在,憨豆的扮演者罗温·艾金森又在鼎力协助一项维权运动:侮辱人的权利!

培养抵抗力

16日,憨豆来到议会,向上下院议员、活动人士发表演说,高调为“改革第五条”运动助威。

能够把政治评论和幽默搞笑结合得天衣无缝,憨豆显然有过人才华。如有兴趣,不妨按下面的链接去“改革第五条”网站看看憨豆的演讲视频(附有文字稿)。几天之内,视频就吸引十几万访客浏览。

“第五条”指的是《1986年公共秩序法案》第五条。该条款指出,使用“威胁、欺凌、侮辱”(threatening,abusive,insulting)性的语言、行为和标记即可获罪。“改革第五条”认为,“侮辱”一词应该被撤掉。

憨豆在演讲中说,给“侮辱”定罪,一个很明显的问题是,许多事都可以被看成侮辱性的,比如,批评、嘲弄、讽刺,或者仅仅是表述与主流不合拍的另类观点。

憨豆还说,在他看来,增强社会对侮辱、冒犯性言论的抵抗力,最佳方式是更多地允许这类言论的存在。如同儿时生病,长大了,对接触过的病菌,抵抗力才更强。

憨豆发话后,另一国宝级演员、作家弗莱(Stephen Fry)即刻发微博声援。弗莱的微博可不能小看,他有将近500万追随者。

很独特、也很有趣的一点是,“改革第五条”吸引了形形色色、平素水火不相容的个人和团体的支持。从跨党议员、到无神论者、有神论者、同性恋组织、维权组织都已经有人表态支持。

《公共秩序法案》第五条大意:

1
使用威胁、欺凌、侮辱性语言或行为、以及有扰乱秩序行为

2
展示威胁、欺凌、侮辱性文字、标记或者其他可见物
可能骚扰、惊吓、引发第三方痛苦,
即可获罪

搞笑案例

“改革第五条”运动网站首页上,醒目地写着其旗舰口号:“请随意侮辱我吧”。

第五条没有、也不能明确规定哪个字眼、在哪种场合、会冒犯哪类人。是否侮辱、有没有冒犯、惊吓受众,成了一个主观判定。难怪,警方和检控方被指在诠释、应用第五条时有时过分敏感,法案遭到滥用。

过去几年,出现过好多起争议案例。2006年,牛津大学一学生考完试后和同学出去庆祝,问骑警“你知不知道你的马是同性恋”,被当场判罚80英镑,由于拒绝交钱,以“发表歧视同性恋的言论”被拘留,坐了一夜的牢。

2008年,金融城警方向举着“山达基不是宗教,是邪教”标语示威的16岁男青年提出控罪。后来,皇家检察署判定邪教一词算不上“欺凌和侮辱”,控罪被撤销。

同性恋权益人士抗议极端穆斯林组织对同性恋的立场遭到扣押;表述同性恋是“罪恶”的街头布道士被警方拿出第五条严加警告;“改革第五条”网站说,一男子冲着两条狗汪汪地模仿了两声犬吠,也被警察根据第五条带走了!

付出代价

英国同性恋维权著名人士彼得·泰吉尔(P Tatchell)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却会坚决捍卫你表述观点的权利!

他说,人们应该有权表述看法,忍受一点侮辱,是享受这个自由和权利必须付出的代价。

在要求修改第五条的人看来,该法案的潜在后果显然是,言论自由将受到限制。前任影子内政大臣、“改革第五条”的领头人之一戴维斯(D Davis)指出,自由社会,任何人都没有不被冒犯的权利。

政府已经就修改第五条做过咨询。移民部长格林(D Green)不久前表示,正在认真考虑所有的意见,并将在适当时机作出回应。

责任重大

时光流转,新的侮辱性字眼还会不断出现,原来没有恶意的词可能会有了恶意。应该由谁、用哪一把尺子来衡量哪一个字眼是否侮辱人?用哪一杆秤来判定对方是否被冒犯、受惊吓?

真的改了第五条,个人的权利越多,责任也就应该越大。

有侮辱人的权利,意味着可以不用害怕受到法律制裁自由地表述。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可以随心所欲、有预谋、有针对性地去威胁、冒犯第三方。

为了侮辱人去侮辱人,是无礼、粗鲁。即便不违法,也算不上言论自由的标志。

(苏平,2012年10月23日,伦敦)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