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9月 27日, 星期二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9:43

腾龙说事:小心恶意占房者

。英国上下的空闲房屋则有近百万栋。

英国的占居一族估计有2万人。英国上下的空闲房屋则有近百万栋。

准备乔迁的新居被人抢先一步占据。找警察,警察耸耸肩。

在英国,任何经历过买房卖房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多么煎熬人的过程。买卖上家、下家连环套,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全线崩溃。

当鲁纳科斯夫妇(Emma and Dom Runacres)看中了肯特郡的一栋25万英镑的三居室后,为减少环节,确保不出岔子,先卖掉了自己的房子。

乔迁之“袭”

交换了合同的新房需要装修,鲁纳科斯夫妇和三个1-9岁的孩子搬进了临时租来的单元房。

两个月的装修基本完工,鲁纳科斯去“验收”,却发现房子里住进了一群陌生人。想上前问个究竟,却被陌生人警告不得擅闯民宅。

还有王法吗!鲁纳科斯夫妇去找警察,警察却说,没有破门而入和犯罪性损坏(break-in or criminal damage)的证据,他们不好出面,这属于民事纠纷。

只好上法院打官司。前前后后9周,花了一千多英镑,终于拿到了法庭的驱逐令(eviction order)。赶走陌生人时,鲁纳科斯一家人已经筋疲力尽,乔迁之喜荡然无存。

英国占屋一族

比起鲁纳科斯一家人,李斯特一家人的遭遇更不可思议。李斯特一家人住在萨里郡的一栋价值百万英镑的大宅子里。去年圣诞节外出度假,回来却发现房子被一群吉普赛流浪者占据。

去找警察,警察是同样的爱莫能助,只是特别提醒李斯特,他对吉普赛流浪者呆在英国的权利的质疑,有“种族歧视”嫌疑。

李斯特和鲁纳科斯两家人都是撞上英国特有的“占屋族”了。

强闯民宅,鸠占鹊巢,愣把房主挤出去,当然是违法行为。但是,如果是没有使用破坏手段“进入”无人居住的空房“蜗居”,则不违反现行的英国法律。这就是所谓的“占居权”(squatter’s right)。与其说是法律明文保护占居行为(squatting),不如说是占居者钻了法律的空子。

安得广厦千万间

英国的占居是有历史的。在封建采邑时代,如果在日落之后、日出之前,一夜之间把房子盖好,并住进去,住户就可以声称占有权,地主就不能赶人。1381年的英国佃农造反(Peasants’s Revolt),占居权也是重要的导火索。

今日英国的占居一族,据政府的估计在2万人左右。英国上下的空闲房屋则有近百万栋。对占屋一族来说,可谓“海阔凭鱼跃”。

“传统的”占屋族大致有三种人,一种是“愤青”,自己并不是没房子住,而是要以此抗议社会不公;一种是“无产阶级”,没钱交房租,既然房子空着,不住白不住;第三种是在社会边缘挣扎的弱势群体,吸毒酗酒者、无家可归者。

而文章开头举的两个例子,则属于占屋族中的“另类”,处心积虑侵害他人利益,打着“占居权”的幌子明抢豪夺。

明抢豪夺至少在明处,碰上“暗箭”更要命。

出租房子的房东最怕碰上恶意占居者

出租房子的房东最怕碰上恶意占居者。他们往往显得道貌岸然,按时交纳头几个月的房租。然后就开始以各种借口拖欠,直至拒绝交房租。

鸠占鹊巢

杰罗米夫人是小学教师,在英国是受人尊敬的体面工作,丈夫杰罗米声称是作国际贸易的,夫妇俩炫耀在牙买加、巴巴多斯有多处度假别墅。

事实是,两人是“骗住”的占居者。手段很简单,巧舌头、厚脸皮。例如,杰罗米夫人对同在一个小学任教的同事贾维斯说,他们要买的房子就在交换合同的头天晚上,房主心脏病突发死亡,他们急需临时租房救急。

出于同情,贾维斯把自己的房子以远远低于市场价的价钱租给了他们。贾维斯当然一个子儿也没见到,因为杰罗米夫妇根本就没打算付房租。

经过六次法庭听证,终于拿到了法庭驱逐令时,杰罗米夫妇已经瞄准了下一个目标。

杰罗米夫妇最终“栽”在了一栋80万英镑的房子上。行骗的借口是一样的,不同的是,被骗的房主是一位颇有名气的刑事犯罪律师。

杰罗米夫妇最终被以欺诈罪分别判处15和10个月监禁。法官在宣判时称他们是“邪恶的”。

占居将成为非法

出租房子的房东最怕碰上这样的“恶人”。他们往往显得道貌岸然,甚至按时交纳头几个月的房租。然后就开始以各种借口拖欠,直至拒绝交房租。

你要赶他,他笑你不懂法。等你把法律搞明白了,拿到了驱逐令,已经脱了一层皮。贷款买房出租者因此自己债台高筑、房子被银行没收的例子也不是个别的。

随着经济形势的恶化,人们担心,恶意占居的行为会更严重。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英国政府宣布,将加快有关的法律修改程序,争取在明年通过有关修正案,正式将“占居”列为非法行为。

Crisis, Shelter等帮助无家可归者慈善组织对政府此举表示担忧,认为新的法律保护的是炒房地产的富人,打击的是最弱势的群体,将迫使无家可归者露宿街头。

乍听颇有几分道理。细想又经不起推敲。兜里没钱,银行里成捆的钞票在那里闲着。拿几捆来花花,行吗?

读者反馈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与其任凭银行家一掷千金四处搜购豪宅,浪费资源,不如给予Squatters占据闲置空房的权利。试问squatters中有多少比例是恶意占房者?又有多少人勤劳工作却负担不起买房?“英国上下的空闲房屋则有近百万栋”,绝大多数年轻人却付不起首期是正常现象么?与其使占居非法,不如考虑如何让富人无法购买第二套房屋,从而释放资源。银行里的钱不是富人独有的,普通工薪族存款为投资银行家准备了资本,到头来还要缴更多的税帮助银行脱困,合理吗?保守党的政府只为富人服务真是千真万确。

Sean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