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说事:竞选市长与政客亮税单

现任市长鲍里斯(右)与前任市长列文斯通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现任市长鲍里斯(右)与前任市长列文斯通旗鼓相当,竞争也空前激烈。

如果政客公开纳税记录成为惯例,或许将是这次伦敦市长选举最大的贡献。

英国首相卡梅伦说,他对公布自己的收入和纳税记录“很放松” 。

英国财相奥斯本说,他对公布自己的收入和纳税记录“很乐意”。

“很放松”、“很乐意”,当然是表示自己襟怀坦荡,没什么藏着掖着的。

但是,对公布自己的收入和纳税记录不那么“放松乐意”的大有人在。这且按下不表,先说说为什么英国政坛的头面人物忽然纷纷表示要亮税单。

在互相“抹黑”中曝光

本次伦敦市长竞选,其实只在两人之间,其他候选人说白了都是陪客。现任市长鲍里斯和前任市长列文斯通旗鼓相当,竞争也空前激烈。

但是,媒体的标题和公众的眼球似乎没有被两人的施政宏图所吸引,却盯在了两人互相攻击对方有“避税行为”的抹黑甩泥大战。

电视直播辩论中两人互相争得面红耳赤之时,当陪衬的绿党候选人将了一军:别争了,候选人都公布自己的收入和纳税记录,敢不敢?

如果说不敢,也就不用再竞选下去了,所以都不含糊。

鲍里斯的税单显示,当伦敦市长的四年,收入共170万英镑,其中作为自由撰稿人(主要是给一家报纸写专栏)的收入是90万英镑,超过其市长的工资。

第二职业的收入超过第一职业?立刻有人质问:鲍里斯妙笔生花,有多少心思花在伦敦的市政管理上?

列文斯通高举税单说,他纳的税都可以让英国买得起航空母舰了 !但他被指责公布的税单是个“节本”而不是“全本”。因此,仍然摆脱不了利用设立的公司走帐,以交较低的公司法人税替代较高的个人所得税的“避税”指称。

开英国政坛之先河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亮出税单,是政客表明清白,取信于民的一个姿态。

两人的账本可以慢慢细看,但此举对英国政治的巨大意义不可低估。

为了竞选市长公布自己的财政收入和纳税记录,那竞选更高一级的公共职务呢?

于是才有首相、财相纷纷表示,把具体操作的技术细节搞定后,就会把自己的账本公之于众。卡梅伦将成为英国历史上在任首相公布个人财政和纳税记录的第一人。

副首相克莱格说,他原则上也支持政府高官公开自己的纳税记录。但他先“警告”说,他的税单会令读者失望的,因为“很枯燥”。

先例是否会变成惯例?

公众本来也不指望政客的税单读起来像言情小说。亮出税单,是政客表明清白,取信于民的一个姿态。

首相副首相带了头,政府其他大臣、部长们呢?唐宁街10号表示,考虑公开个人收入纳税记录,只限于内阁最高一级的官员。

但此例一开,对所有从政者或准备从政者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塔维斯(T Travers)说,市长竞选导致亮税单,标志着“英国政治的美国化”。未来竞选议员者将会以公开个人收入纳税记录来挑战对手。

选情分析员,前议员黑伍德(R Hayward)也认为,闸门已经打开,今后任何试图谋取官职者公开个人财政记录,将成为一个“惯例”。

市长竞选的意外遗产?

市长候选人亮税单,也再次将“避税”行为本身拉到了聚光灯下。

注意,避税,tax avoidance,与逃税,tax evasion,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避税在英国是合法的,逃税则是非法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国皇家税收和关税局的统计显示,英国最富的人利用各种避税手段,把个人所得税降到了平均只有10%。

避税主要手段,除了这次市长竞选中爆出的争吵,即将个人收入打入设立的公司,以交较低的公司法人税代替较高的个人所得税外,在海外避税港设立离岸公司、捐赠慈善机构等也是最常用的手法。

财相奥斯本对英国一些超级富豪利用各种避税收段,能做到交很少的税甚至不缴税感到“震惊”。英国皇家税收和关税局(HM Revenue and Customs)的统计显示,英国最富的人把个人所得税降到了平均只有10%。

英国纳税人联盟的政策负责人奥克内尔(J O’Connell)说得好,市长竞选导致亮税单,并不在于要看看某个人挣了多少钱。问题的本质是英国税收制度的复杂导致的不公平和不透明。

市长轮流坐,你方唱罢我登场。如果真应了政治分析人士的预言,从政者亮税单将成为英国政治的“惯例”,这次市长竞选的结果或许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但竞选本身将为英国政治和社会留下永久性的遗产。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