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卡梅伦的“问题家庭”

更新时间 2013年 6月 28日, 星期五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0:29
卡梅伦和卡茜

首相卡梅伦和他任命的“问题家庭”组组长卡茜一起视察帮助项目。

90亿英镑的账单、12万个“问题家庭”、5亿英镑的改造费,一年后成效如何?

2011年夏天,进入伦敦奥运会一年倒计时之际,英国发生了几十年没见过的大规模骚乱。

从伦敦到伯明翰到曼城,5天时间里,动荡蔓延到英格兰66个不同地区,12000人不同程度的卷入了骚乱。

2011年夏的那场打砸抢烧

满街横行的暴民、烈焰吞噬的店铺、狼狈退缩的警察。

这样的电视画面让世人震惊,也让英国人震惊。这些暴民从哪冒出来的?

在随后的4000人大逮捕中,落网者十分之九都是已经在警察局里挂了号的,四分之三的被捕者年龄小于24岁。被定罪的人中,五分之一的人年龄还不到18岁。

仍记得骚乱过后的那个周末,首相卡梅伦站在唐宁街10号门外,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看到这些年轻人一边笑着一边沿街抢掠,证明了他们缺乏称职的父母、养育和道德观念”。

换成中国老百姓的大白话说,缺乏家教,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卡梅伦宣布,成立“问题家庭组”(Troubled Families Unit),任命一位政府部长、卡茜(Louise Casey)任组长,拨款近5亿英镑,改造12万个问题家庭!

“达标”“问题家庭”

这“12万”的数字是怎么得来的呢?什么家庭可以戴上卡梅伦的“问题家庭”的帽子呢?

在2007年,当时的内阁办公室根据“家庭和儿童研究报告”,将英格兰2%的家庭,约117000个,界定为“多重问题家庭”(Families with Multiple Problems)。符合下面7项标准里的5项,就属于“多重问题家庭”:

父、母没有人工作 / 家住在破旧和过分拥挤的房屋里 / 父母没有任何文凭 / 母亲有精神健康疾病 / 父母中至少一人有长期疾病或残障 / 家庭低收入 / 无力支付部分食物和衣物。

卡梅伦任命的“问题家庭”小组把界定的标准主要集中在两项:家长没有工作、孩子有扰乱社会或有犯罪行为。

每个“获选”的问题家庭会有一位专职社会工作者“辅导”如何过日子 ,花在每个“问题家庭”的专项费用平均4000多英镑。

90亿英镑的纳税人账单

如果能奏效,这实在是一笔小钱。

警察、医院、社会机构等等为应付12万个“问题家庭”造成的问题,英国纳税人一年要从腰包里掏出90亿英镑,平均每个家庭75000英镑。

一些严重扰乱邻里的犯罪家庭,警方推算,派一个警察什么都不干,就住在他们家里,也比每次接到报案出警的费用低。

伯明翰地方政府说,仅为了对付两个问题最严重的犯罪家庭,过去40年里竟花费了370万英镑!

“问题家庭”问题多

对付“问题家庭”应该说英国历届政府没少费心思,就近几年见过的抓眼球的行动方案,什么“城市挑战”、“社区新政”、“尊重运动”…… 结果都不了了之。

卡梅伦的“钦差”卡茜的策略叫做“家庭干预”。干预什么?干预生活。比如,卡茜亲自抓的一个典型,一个单身母亲,10个孩子,4-18岁不等,她曾饱受前夫暴力虐待、自己酗酒、因孩子扰乱邻里和后院堆积垃圾面临被赶出政府屋。

一个家庭牵动多头。学校、警察、少管所、社会工作者,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家庭干预”的策略,则是由一位专职社会工作者跟这家人一起“过日子”,从教母亲做饭和给垃圾分类这样的简单事情做起。

卡茜说,一个问题家庭,一个解决方案,一个专职辅导,最终是要家庭自身学会负起责任。

但是,这个干预政策从一开始就极富争议,试行一年后的成效也仁者见仁。

批评者说,“干预政策”过分侧重对付家庭的反社会行为和犯罪,把“多重问题家庭”简化成了“问题家庭”。而许多家庭的问题实际上是社会问题,比如就业、贫困、住房,是这些家庭自身无力控制的。

按计划,一个辅导员辅导三年,能从根本上解决多少问题?三年后,专款用完了,还辅导不辅导?

这恐怕连卡梅伦自己也回答不了。但一个肯定的答案是,“问题家庭”的问题如不能有效对付,“问题家庭”会更多,“问题家庭”的问题也会更多。

(责编:铃兰)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