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胡瞻尔庭有悬獾兮?

Image caption 獾的智慧、勇敢和道德权威的化身定格在20世纪初格拉汉姆的经典童话故事《柳林风声》里。

眼下英国政府和警方最大的机密和最大的头痛之一?杀獾。

确切点儿说,是杀獾的时间和地点。

再确切点儿说,杀獾的时间和地点大的范围已经定下。从6月1日至12月31日,在英格兰腹地的萨摩塞特和格罗斯特郡两个试点范围内,由专业狙击手用高速步枪在夜间射杀共大约5千头獾。

不知道的,是杀手哪一天下手,在哪个地方打响第一枪。

就是不告诉你

反对人士动用自由信息法案,要求政府和警方公布具体的杀獾地点和时间。要求公布的理由是公众安全。

杀獾用的高速步枪射程一英里以上,獾的个头大约像个半大的猪崽。月黑风高,没打着獾打着了人怎么办?

政府和警方则拒绝公布具体的杀獾安排,理由也是公众安全。

因为“公布这些信息会对保护公众安全起到相反的作用,比如导致颠覆行为”。

说白了,告诉你什么时候在哪里杀獾,你们都跑去堵枪口,这獾还怎么杀?

不光不告诉,政府还动用“全方位扫描”软件监视社交媒体,试图查找抗议活动的蛛丝马迹,为警方提供“预警信息”。

依法护獾 依法杀獾

至于吗!你或许不以为然。那先要试图理解獾在英国人(大多数)心目中的形象和它能拨动的感情心弦。

过去一个世纪以来,英国的一代代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都会接触到獾的“高大形象”。它的智慧、勇敢和道德权威的化身定格在20世纪初格拉汉姆的经典童话故事《柳林风声》里(Kenneth Graham’s The Wind in the Willows)。

即便是不爱读书的孩子,也会从卡通画、卡通片、电影、歌剧等多种形式接触到獾的故事形象。

一提到獾,大多数英国人心先酥了一半,啊…

野地里的獾,则和童话里的獾是两码事。它是夜间出没的杂食类哺乳动物。偷食瓜果,糟蹋庄稼,而且群居打洞。一窝獾打的洞就如一个小型地下城。(标题借用《诗经·伐檀》里的诗句“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悬)貆兮?”。貆则是豪猪。)

如果獾决定在你的花园里安营扎寨,把你的花园搞得乌烟瘴气,你也只有看的份,不能碰它。因为獾在英国是受法律保护的动物,毁坏獾的窝是犯罪行为。

哎,等等,不是说要杀獾吗?对,英国议会几经周折,才以微弱多数通过了杀獾法案。但那是在政府设定的两个试点范围内,由经过专门训练,获得证书和执照的“专业杀手”来杀。即便是在试点范围内,别人碰獾一指头,还是犯法。没办法,英国特色。

牛结核

Image caption 前英国Queen乐队歌星 Brian May 投身抗议活动。政府的杀獾令,就是英国各类动物保护组织和个人的护獾动员令。

为什么要冒着众怒杀獾?那就要说到英国的农民。养牛是英国农村的支柱产业,许多农民赖以生存的手段。而对养牛专业户的生计最大的威胁之一,是牛结核病(Bovine tubercujlosis TB)。

英国的牛每年都要接受检测,一旦出现TB阳性反应,立刻销毁。仅2012年,销毁的牛就有28000头,损失一亿英镑。过去10年中,英国纳税人为控制牛结核病花费了5亿英镑。

牛结核是由一种叫Mycobacturium bovis的病菌导致的。而科学家检测发现,16%的獾身上都携带这种感染菌。养牛的农民和部分科学家相信,只有杀獾,才能控制牛结核的传播。

政府最终同意在两个试点推行试验,计划将试验区内的獾杀灭70%,以对比是否有效。

而反对者也有众多的科学家提供相反的证据,认为用杀獾来控制牛结核是缘木求鱼。野外许多哺乳动物,如野鹿身上,都携带TB细菌,獾不一定就是罪魁祸首。

獾是群居且占据势力范围的动物。一群獾被消灭了,就会吸引另一群獾趁虚而入。而且,射杀一只獾,剩下的一家老小四散逃命,更可能把携带病菌传播的更广。

反对派的科学家相信,把杀獾所需要的巨额花费,用来投入研制更有效的獾结核疫苗和牛结核疫苗,才是治本之道。

宠物还是害物

双方的科学家都拿出了言之凿凿的数据、证据。但专门研究英国人对动物态度的帝国理工博士安吉拉说,杀獾还是护獾,用多少科学数据也说服不了对方,因为说到底它不是一个科学问题,而是一个情感和价值观的问题。

英语里,宠物和害物,pet/ pest ,只有一个字母之差。是宠物还是害物,要看你持什么样的价值观。在农民眼里,獾是时刻威胁生计的害虫,在给孩子讲故事的妈妈眼里,獾是勇敢智慧的化身。

政府的杀獾令,就是英国各类动物保护组织和个人的护獾动员令。有人理性的抗议,有人不惜使用恐吓暴力。

杀手已就位,子弹已上膛。双方都在等待杀獾第一枪。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