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活在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人

机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这场近年来美国历史上争议最大的选举中,有关离开美国的讨论越来越高涨(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当人们刚开始讨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竞选总统这件事时,莎拉(Sarah)认为这只是个玩笑,根本不必当真。然而她说,在2016年11月8日那天,"最不可想象"的情形出现了:特朗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

鉴于安全考虑,莎拉让我们在报道中去掉她的姓,只保留名。那天莎拉立刻给当时正在国外出差的丈夫打去电话,告诉他:"果然发生了,我想要走,我没在开玩笑。"而据莎拉讲,她丈夫的回答是:"我知道了,我们可以走。"

所以,43岁的莎拉和45岁的丈夫,以及他们的两个学龄中的女儿,将于下个月离开美国,离开那个他们住了三年半的美国中西部小城,搬去几千英里以外的某个国家。他们没有计划再回到这里。

在这场美国近年来引起争议最大的总统竞选中,许多美国人都表示,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那么他们将离开美国;这样的讨论出现在办公室、厨房、咖啡馆里,出现在饭桌前,甚至出现在出版物上。当12个州在超级星期二(Super Tuesday)的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初选中做出选择后,谷歌宣布,用"移民加拿大"这个词条进行搜索的数量大大高于有谷歌引擎以来的任何一个时期。加拿大移民与公民网站(Canada's immigration and citizenship website)因点击访问量过高而宕机,该网站不得不向浏览者弹出网页通知:"在浏览我们网站的过程中,您可能遇到网页反应过慢的情况,我们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感谢您的耐心。"

然而特朗普果真当选之后,包括麦莉·赛勒斯(Miley Cyrus)和艾米·舒默(Amy Schumer)等明星在内的许多人并未履行他们离开美国的诺言,一些人解释说,他们没有办法离开,另一些人则说,他们选择留下,继续抗争;还有人承认当初自己只是说着玩儿。不过,的的确确有人正在做离开美国的计划,另外一些人,虽然他们已经完成国外的任期,却选择推迟回美国的时间表。

别无选择

对于莎拉和她的家人来说,似乎没有离开之外的第二个选择了。她说自己倒也愿意"留下来继续抗争",但是对她们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家人的安全,以及家人的团聚。莎拉的丈夫不是美国人,没有美国居民身份,且经常在国外出差。莎拉的两个孩子拥有美国和丈夫祖国的双重国籍,莎拉是美国公民,在两国都拥有永久居民身份。莎拉的丈夫通过申请短期签证,才能与在美国的妻子和女儿们团聚。

"一开始,这就像一场赌博,我们不知道他会不会惹恼了谁,然后被拒绝入境,"莎拉说道,"可是随着政府换届,形势变得更可怕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就职总统,特朗普时代开始(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莎拉认为自己的家庭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有离开的经济能力和机会。但是她有自己的担心,因为她不知道这一决定会在女儿们的心中留下怎样的一课,她也为那些无法离开的人感到担忧。"那么多人都无法轻易离开,而我们却可以打包走人,我不知道对孩子们而言,我做出了什么样的示范。谁会留下来,继续保护这里的人,为她们抗争?"

莎拉说,她对离开朋友感到恋恋不舍和非常难过,但是自己的朋友们都表示支持她的决定。莎拉的许多朋友说,如果有能力,他们也会选择离开。但也不是所有人都理解她的决定,特别是莎拉的父亲,莎拉的父亲为特朗普投了票。

"对那些不理解我的人,我刚好说声'再见',因为我终于摆脱这一切了。"莎拉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离开的原因,我不想在自己感受不到安全的地方抚养我的女儿们,我不想拿她们的安危做赌注。"

政治风向的转变

对克里·卡尔(Cori Carl)和妻子凯西·达里(Casey Daly),等待大选的最终结果并不是问题的核心。

"即使是特朗普成为真正被认真对待的候选人位置之前,我和我的妻子就已经感觉到政治领域对奥巴马及过去八年来自由开放成果的抨击正在发酵,"卡尔说道。所以,他们很早就在物色美国之外的生存之所了。"我们决定,搬去加拿大,"卡尔说道。2016年1月,卡尔夫妇从纽约布鲁克林搬去了多伦多。

卡尔是一名通讯行业顾问,可以远程工作,妻子达里在一家国际公司做分析师,这家公司在北美和欧洲均有办公室,已经在该公司工作十年的达里能够让公司将自己派去多伦多办公室。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对于莎拉和她的家人,除了离开美国,他们并未发现其他选择(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卡尔说,许多人对移居加拿大的要求及手续有误解。"大多数情况下,你要么符合要求,要么不符合,因为这是基于一套积分系统,所以规则明晰。"最好的情况是,你35岁以下,高等学历,是某领域专业人士,或处于管理职位。如果是这样,"你符合要求的几率非常高,"卡尔说道。"你不需要加拿大那边的工作邀请,但需要证明自己有足够存款在找工作期间支持自己的生活。"

卡尔夫妇说,他们想为那些在移居这件事上遇到更多困难的人提供一些帮助,许多人在此过程中最后都选择了放弃。卡尔夫妇开办了一个网站,旨在帮助那些想要从美国移居加拿大的人。11月份,网站流量激增300%,"每当特朗普又在推特上散播令人焦虑的观点时,网站的流量就会上升,"卡尔说道。卡尔夫妇还写了一本书——《移居加拿大》(Moving to Canada),该书于大选开始不久前夕出版。

有人观望、有人行动

当然,网站流量高并不意味着移居人数就多。

在蒙特利尔工作的加拿大移民律师玛丽莎·菲尔(Marisa Feil)有一名客户,该客户于美国大选之后辞去在美国的工作,来到加拿大,在之前公司的某分支机构担任与之前相似的职位。然而,尽管目前菲尔接到咨询电话的数量显著上升,但大多数都仅限于咨询,真正行动的人很少。

菲尔说,大部分打电话咨询的人,其问题都围绕:移民加拿大或取得短期工作签证是否需要加拿大雇主方面提供工作邀请。"大多数美国人惊讶地发现,他们无法仅仅凭借自身教育背景或工作经验申请移居,"菲尔说道。"加拿大目前的移民政策要求,申请人与加拿大之间已经具备某种联系,比如加拿大雇主提供的工作邀请,或者在加拿大有亲属能够帮助其找工作。"

地球的另一边

根据新西兰汉密尔顿(Hamilton)一家移民咨询机构移民专家莎拉·科洛姆(Sarah Crome)的数据,美国大选之后,新西兰移民网站New Zealand Shores的流量也大幅攀升,增长近600%。

科洛姆说,并非所有人都提及特朗普作为离开美国的理由,许多人是认为"政治大环境"改变了。

"我与很多客户讨论过,他们也不希望希拉里当选,"科洛姆说道。目前以家庭为单位,包括夫妇在内,该机构的美国客户数量达150,这个数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目前,新西兰对他们来说是具有吸引力的国家,"科洛姆说。

对于在澳大利亚从事物业管理工作的纽约人加利纳(Galina)来说,特朗普的胜出意味着她将大大推迟返回美国的计划。

"直到我能够确保美国还是美国之前,我都不会回美国,"加利纳说道。加利纳是伯尼·桑德斯 (Bernie Sanders)坚定的支持者,因为这一政治倾向的敏感性质,她要求我们在文章中去掉其姓,仅使用名。"目前,我不认为特朗普会是个好总统,他无法给人安全感。我很担心特朗普会将这个国家带上一条错误的道路,惹怒不该惹怒的人,挑起一场世界大战,或是引发恐怖分子攻击。他还给美国带来了坏名声。"

加利纳说,澳大利亚政府对医疗的补助、严格的枪支管制、自由的教育制度,以及更高的工资标准都是吸引她留下来的原因。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让大多数美国人受到打击的是,他们发现自己无法仅仅凭借教育背景或工作经验移居他国,"移民律师玛丽莎·菲尔说道(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玛丽莎(Marisa)来自美国南部,已婚,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说自己目前正在申请欧洲某国的双重国籍身份,玛丽莎的祖父母来自那里。玛丽莎的祖父是美国永久居民,但从未归化。玛丽莎对特朗普钦定的内阁成员,以及他们可能对生活在美国的人的权利施加限制感到担忧。同时,她也对长期生活在这样一个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暴露在阳光下的环境里感到厌倦。不愿让自己的姓氏出现在文章中的玛丽莎说,她周围的人经常谈论特朗普的言论,特朗普声称他就任总统后会将移民赶回家,让他们回到"该回到的地方",他们往往会将特朗普的言论描述得更夸张。

玛丽莎说,自己的哥哥已经获得双重公民身份了。玛丽莎和哥哥不会立刻搬离美国,但玛丽莎说,自己的丈夫已经开始在欧洲找工作,她也会马上着手求职。对玛丽莎,这是一个备选计划,但她已经做好采用的准备了。

对于莎拉,离开美国并不是她曾经为自己和家庭设想的生活。她说自己"完全心碎了",她一直觉得自己会在美国抚养自己的两个女儿。

"但是我需要保护他们,"莎拉说道。"在我们有离开这个选择的情况下,我不可能心安理得地留在美国。"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