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模糊的“全球公民”究竟是什么?

(图片来源: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世界公民"这个概念往往会与全球精英联系起来——这些人会把自己的财富放到离岸避税天堂,或者利用"黄金居留"路径,通过投资获得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身份。

这正是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在英国脱欧后的演讲中所瞄准的"国际精英"。她当时说:"如果你相信你是一个世界公民,那你就不属于任何地方。"她的这番评论来自人们对世界主义者长期以来形成的刻板印象,大家普遍认为,这是一群居无定所、无拘无束的精英。

记者大卫·古德哈特(David Goodhart)提到了他所谓的移动"地球村民"中的一个部落,他们可能会将自己定义为"世界公民"。这描绘的是一群通过全球化趋势获益的利己主义精英,他们希望生活在没有国界的世界里。他们生活在自己的"全球公民泡泡"里。在他们眼中,自主性和流动性比社区感和归属感更加重要。

但实际情况远比这更加微妙和复杂。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全球公民并没有统一的定义——他们的背景、动机和价值观都各不相同(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来自许多背景的世界主义者

特蕾莎·梅那番"不属于任何地方的公民"的评论引发了广泛争议。不仅在社交媒体上遭到强烈抵制,伦敦市民、记者、政治对手和哲学家凯穆·安东尼·阿皮亚(Kwame Anthony Appiah)也都对其提出批评——阿皮亚一直都反对世界主义者无所寄托的论调。

那些拥抱世界主义价值观,或将自己视作"全球公民"的人,并非同一类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拥有各种各样的社会背景。其中包括工人阶级劳工移民、毛里求斯底层的克里奥尔人,以及前往海外求学的年轻人和在世界各地迁徙的中产阶级专业人士。

我针对从14个不同国家来到阿姆斯特丹生活和工作的专业人士展开了研究,他们的祖国包括法国、英国、意大利、墨西哥、美国、阿塞拜疆和芬兰。我的研究展示了他们如何构建和共享一种世界主义身份和归属感。这意味着他们与自己的祖国和文化背景联系不太紧密。正如一位英国受访者对我说的那样:"我总是声明自己的国籍无效。"

但与此同时,他们也都保持着不同的民族或种族身份以及文化特征——尽管有人将其称作他们多样化社区"熔炉"里的一种调料。他们积极拥抱"全球人"这样一种想法,这种人会在不同地方居住,不会以家乡或祖国来定义自己的身份。正如一位接受采访的法国人所说:

"如果我回到法国,唯一跟我有关的人就是那些同样在其他地方居住过的人,他们也都在国外待过。这是一种新的国籍,也就是全球主义。我有法国护照,但我不觉得自己是法国人。我在荷兰居住了15年,但我也不觉得自己是荷兰人。"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接受斯考夫佳德-史密斯调查的海外侨民都是骄傲的"阿姆斯特丹人",他们已经扎根于这座城市(图片来源:Alamy)

但这并不表示他们无依无靠。他们都是骄傲的"阿姆斯特丹人",他们已经扎根于此,还把这里称作自己的家。他们是新的"本地人"——与其他中产阶级专业人士过着相同的生活。他们也会工作、失业、跳槽、买房、结婚和组建家庭,这些家庭往往都是"混血"家庭。有的人还找了荷兰配偶,但很多都来自其他国家。他们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形成了牢固而持续的友情。而当朋友搬到其他地方时,他们也往往更能忍受。

不是"开放"的代名词

一些接受我采访的人使用"无国籍"或"国际国籍"来描述自己的身份。这种归属感在他们的内心形成了一种"我们对他们"的状态。根据受访者的说法,其中的"他们"只拥有"单一文化",或者"思维过于狭窄"且"无法应付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这并不是一种绝对开放的态度。

所谓的"世界公民"未必会效忠于全体人类,也未必能定义全球文化。这是一种根植于本地的世界主义身份。这是在多元化社交网络的背景下形成的,但形成的地方却往往很具体,通常是在城市地区。

一位拥有坦桑尼亚、乌干达和德国三重背景的受访者解释道:

"我周围的人通常都来自各个地方。除了跟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在一起,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生活方式。"

往往在大都市才有机会成为多元化国际社区的一部分。没有归属是那些无法接触这种社交网络的受访者获得的主要感受。我采访的一些人提到了"单一文化环境"中的体验,他们一致认为这是一种负面感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世界人口迁移并非既定事实——对于脱离欧盟之后的英国公民来说,这可能变得更加复杂(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他们感觉不舒服,无法融入其中,甚至无法信任任何人。其中一个人曾经在丈夫的祖国瑞士短暂居住过,那里多元化程度很低,没有国际社区。不久以后,他们就搬到了澳大利亚的悉尼。

当以国籍身份为基础的排外风气盛行时,没有归属的感觉会进一步强化,例如公投赞成脱离欧盟的英国。毕马威最近进行的调查显示,很多高素质的欧洲公民都考虑离开英国,主要是因为他们认为英国社会已经改变。半数受访者表示,自从脱欧公投之后,他们感觉自己在英国的价值和受欢迎程度都降低了。

能够自由前往其他国家也不应该被视作理所当然的。研究表明,对于非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来说,他们的公民已经越来越难以确保获得签证。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和英国脱离欧盟都表明,移民和全球人口迁移趋势有可能面临进一步的限制。例如,在英国脱离欧盟后,英国公民不太可能保留在欧盟国家自由迁移的权利,反之亦然。

这些变化意味着那些已经出国的人将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和更加不稳定的未来。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