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治性骚扰培训课为什么不起作用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职场性骚扰可能终于要被清算了。

受到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丑闻的影响,许多在媒体、演艺圈和政治界有权有势的男性过去几周都被公开指控性骚扰——不仅是美国,还包括英国、加拿大、法国、中国、尼日利亚以及其他地方。

即使不在大牌企业工作,照样会受到这种问题的影响。根据BBC的调查,性骚扰早已成为普遍问题,约有半数英国女性表示曾在职场遭遇过性骚扰。美国的这个数字也基本相同。而在欧盟,每两位女性就有一位表示自己一生中曾经遭遇过性骚扰。

面对如此惊人的规模,所有人面临的问题在于如何阻止这种现象。

在接到700名女演员的投诉后,瑞典电影学会(Swedish Film Institute)建议为所有制片公司员工提供防治性骚扰的必修培训课。美国众议院有关性骚扰的不当举止报告促使议长保罗·瑞恩(Paul Ryan)宣布,所有众议院成员都需要接受反歧视培训。美国参议院也将采取同样的措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韩国女性抗议首尔职场的男女不平等和性骚扰现状(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一家因为保护员工不力而遭到炮轰的组织希望证明,他们不仅很重视这个问题,而且立刻采取措施来解决该问题。

防治性骚扰培训是事情发生之后公司管理方做出的反应,但归根到底,这其实是一种本能反应:没有多少证据显示,这种方法能够达到预期效果。事实上,这种培训会导致一些员工回避某些同事。那么,究竟应该怎么办?

培训的问题

在企业环境中,防治性骚扰培训通常都是周期性义务。例如,员工需要每12个月完成一次培训。但在很多职场,这种"培训"其实都很简单,甚至只是看一段视频,还有很多公司甚至根本不提供这种培训。

公司是否组织培训以及具体的培训内容,都取决于所在国家的反歧视法律。不幸的是,根据世界政策分析中心(WORLD Policy Analysis Center)2017年的报告,有68个国家没有明确的法律来制裁职场性骚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德克萨斯州莱斯大学的研究发现,"男主攻,女主守" 的观念也是性骚扰的原因之一(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美国同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EOC)每年收到的职场歧视投诉中,约有三分之一都跟性骚扰有关。尽管有报告称,90%的美国公司采用这种培训模式,但EEOC却发现,性骚扰投诉的数量始终居高不下。由于对这种持续不断的状况感到困惑,EEOC专门组建了一个小组对此展开调查。

根据EEOC主席维多利亚·里普尼克(Victoria Lipnic)的说法,他们2016年的报告得出的最惊人的发现是,这些项目过于关注法律定义和法律影响。里普尼克表示,性骚扰培训让企业可以应付公事、推卸责任,但这一过程中提供的信息往往比较空洞。

"人们似乎对此持怀疑态度。"里普尼克说,这种培训跟电视剧《办公室》里面的一集内容很像。"人们都在转动眼珠……他们看着表,希望快点结束,因为他们都要回去工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都强制对员工展开性骚扰培训(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分析了1980年到2016年间的74个性骚扰培训案例后,俄勒冈大学法学院(University of Oregon School of Law)副教授伊利莎白·迪佩特(Elizabeth Tippett)还总结道,多数培训项目的主题都过于狭隘。在她的分析中,迪佩特把这种不断增加培训内容的方式比作"软件更新"。培训的重点仍然是法律用语,以及隐蔽且不太可能发生的不端行为。

迪佩特表示,如果相关企业只是希望更好地理解法律,这种方式或许可以发挥作用。但更常见的情况是,这个问题源自员工的态度和行为,无法通过陈腐的视频演示来解决或改变。

迪佩特表示,花一个小时研究各种你不应该做的事情,可能会导致"人们认为你的互动对象与你不同……或者与女性互动充满危险。"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德克萨斯州(Texas)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心理学副教授艾登·金(Eden King)表示,性骚扰的成因中包含一种"认为女性次于男性的观念……以及男人的权力应该大于女人的观念",还有一种"男主攻,女主守"的观念。

想要用一段视频来扭转长达几个世纪的性别成见是一种奢望——艾登·金认为,应该从早期的教育开始融入这一计划。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各界都呼吁美国国会改变投诉处理方式的当下,人们希望强制的性骚扰培训代表了一种有意义的转变(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艾登·金和里普尼克强调称,很多雇主都没有花时间寻找自己的问题根源。相反,他们都采用了一刀切的快速解决方案,而没有根据自己的情况定制有效措施。

例如,里普尼克指出,工厂工人的工作环境与培训中描绘的办公室环境没有多少共性。另外,不同工作场所的员工报告的性骚扰事件也有很大差异。关键在于,受害者要知道应该去哪里投诉,知道她们能够得到支持,还要知道她们的投诉能够得到秘密调查。多数骚扰培训都不会涉及这类信息,这也有助于解释EEOC的发现,即3/4的骚扰案例(包括性骚扰其及其他骚扰)都没有上报。

艾登·金和里普尼克认为,针对具体个人展开的性骚扰培训效果更好。艾登·金表示,换位思考(例如,想象你自己或你心爱的人在非己所愿的情况下被别人触摸)可以激发同理心。

同样重要的是,公司各个层面的领导者也都应该与员工一起参加培训:艾登·金表示,不只是因为这表明掌握权力的人也无法在对同事行为不检时免予处分,还可以"透露出他们对这个问题的重视"。

"如果领导者本身结成同盟,如果他们致力于号召人们关注不当行为……那就可以形成一种规范,让人们知道,这才是我们组织内应有的行为。"艾登·金还补充道,高级管理者的出现——我们都知道此人跟其他人一样有可能成为作恶者,或者具备进攻能力——或许也可以赢得那些更有可能犯罪的人的尊重,后者不会从视频中学到太多,但却可能倾向于听取权威人士的话。

里普尼克表示,考虑到罪犯这层因素,培训过程中所能传递的重要信息便是:"这不是为了改变你的思维,而是为了告诉你如何保住自己的工作。"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