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飞人”如何在差旅期间健身?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萨拉·迪贝尔(Sarah Diebel)管理着一批当今世界上最顶尖的歌手,对于像她这样的商务旅行者来说,每天在不同的城市醒来已经成为工作的一部分。

通常来说,她的一个星期是这样度过的:她会从洛杉矶的家飞到拉斯维加斯,参加客户的音乐会,然后第二天早晨回到洛杉矶,赶另一个航班飞到斯德哥尔摩去录制音乐视频。在瑞典待上几天后,她又会回到洛杉矶,3天后再坐5小时的飞机,穿越整个美国,来到罗德岛度过一晚,之后在第二天一早返回洛杉矶。

这份日程安排几乎没有时间睡觉,更不用说是锻炼了。对于那些每年有两次这种出差经历的人来说,这或许不是问题,但对于迪贝尔这样的人来说,却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在路上保持健康——或者支付很多钱让其他人帮助她来安排。

"你可以在路上带一名厨师,还可以带上私人健身教练,这些都可以实现。具体要看你能负担什么样的成本。"她说,"看看那些外出工作的音乐人,你会发现我们能让他们的旅行生活变得跟在家里差不多。"

路上的生活

即便是那些看起来拥有无数金钱的人,每天也只有那么几个小时是不用工作的。但他们可以向Purple Patch Fitness创始人麦特·迪克森(Matt Dixon)这样的人求助,找到最高效的方法来利用时间。迪克森是"铁人高管挑战"(Executive Challenge)项目的主教练,他曾经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风险投资家迈克尔·莫里茨(Michael Moritz)等亿万富豪提供过培训。

Image copyright Matt Dixon
Image caption 麦特·迪克森(左)在旧金山对运动员兼地产经纪人阿姆比·博沃(Ambi Bowo)进行训练(图片来源:Matt Dixon)

在为精英人士设计锻炼项目时,他并不会尝试了解他们每个星期可以腾出多少小时来训练。相反,关键是培养他所谓的"优化思维",也就是首先从你每个星期有多少小时开始,然后找出最佳利用方式。这是多数商务旅行者都可以做到的事情——尽管他承认,情况并非总是完美。

"出门在外时,你不能寻找乌托邦。"迪克森说,"当运动员或首席执行官在家里时,我们就会尽可能利用那里;当他们外出旅行时,我们会带上一切,以便尽可能营造接近乌托邦的氛围。"

可以通过很多方式为外出旅行的高管营造乌托邦。

"跑步机、动感单车,还有一些客户会带着弹力绳,好把自己拴在泳池里面,这样一来,在10米长的酒店泳池里,也可以通过一根弹力绳完成训练——总之有各种各样的办法让他们保持进度。"迪克森说。

布鲁斯·埃克菲尔德(Bruce Eckfeldt)深知保持灵活的必要性。他是一名企业成长教练,也是一名长跑运动员,每年都会跑几次马拉松,还会参加铁人三项赛。为了在出差时遵守严格的健身计划,他有时会做一些有创意的事情——有一次在米兰,他在网上找到当地的一个奥运泳池,为的是在当天第一场会议之前跑到那里,然后游泳45分钟。

埃克菲尔德有很多方案避免他在计划改变时无法锻炼。

"我有时在室内健身,有时也会到户外健身,所以我会带着跑鞋,还会带一根健身带和其他我知道能够随时使用的东西。"他说。

Image copyright Bruce Eckfeldt
Image caption 布鲁斯·埃克菲尔德(右)与猎头公司MJS首席执行官麦特·施瓦茨(Matt Schwartz)在泰国曼谷的一间crossfit健身房。

简单易行

并非所有人都会为了马拉松或铁人三项赛这种具体的目标而健身。对于迪贝尔这样的人来说,在日常旅行中进行锻炼是为了保持健康的体魄。在长途飞行之前,她会好好锻炼一次,切换成目的地的时区,即便这意味着要定好闹钟,以便在飞机上把自己叫醒。她表示,即便是一些小事(例如通常不吃机场的食物)也会产生很大影响。

"我每个月最多来往LAX(洛杉矶最大的机场)4次。如果我从6号航站楼出发,那里有一家我很喜欢的饮品店,我喜欢在那里买红茶菌、益生菌、健康的食物,然后带到飞机上。如果我从4号航站楼出发,那里有一家我喜欢的素食餐厅。"

一旦到达目的地,她的日程就会很慢,很少有时间锻炼。一种方案是每天早晨在酒店房间里进行20分钟的呼吸冥想。它还会选择提供桑拿和按摩的酒店——在家里的时候,她也会尝试将这些事情融入到日常活动中。如果有时间,她还会走着去开会,好让自己心率加快,同时也能多看看城市风貌。

好好旅行

正是由于很多人看重健康的旅行方式,才给布莱恩·查朋(Brian Chappon)这样的创业者创造了机会。

作为一个有15年经验的商务旅行者来说,他曾经犯过一个错误:在迪拜跑完一场马拉松之后直接跳上飞机。

"我小腿得了DVT(深静脉血栓)。我坐在机场时心想,'这可不好。'"查朋说。他的姐姐是个护士,她很快发现了这个情况,朋友赶忙把他送到当地医院接受治疗。

Image copyright FlyFit
Image caption Flyfit联合创始人布莱恩·查朋和劳伦·珀金斯(Lauren Perkins)希望旅行者到了机场后不要前往酒吧,而是到瑜伽室来锻炼身体(图片来源:Flyfit)

那场痛苦经历也让他不禁自问:为什么机场里面没有为看重健康的人提供的场所?

这个问题促使他最终成立了Flyfit,这家创业公司创办了机场"健康工作室"——换句话说——这是为那些看重健康的旅行者提供的休息室。他的项目计划今年在希斯罗机场开张,明年还准备进驻美国的机场。

他表示,人们对健康饮食和出汗健身的需求越来越高,而不再只是坐在那里喝杯香槟——他对数百名旅行者进行调查后发现,如果自己经常使用的机场里有健身设施,70%的人会使用它。

尽管每次要花费旅行者45英镑(60美元),但他表示,这些工作室是为健康的生活设计的,并不是奢侈品,里面配有淋浴、果汁吧、健身空间、健身自行车、冥想室和瑜伽课。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