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幅减少工作量都有哪些好处?

(图片来源:Alam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当我从华盛顿特区搬到罗马后,比起古老的罗马柱和宏伟的教堂,还有一番景象更加吸引我的注意:这里的人总是无所事事。

我经常看到老妇人从窗户探出身来,望着下面的行人,或者一家人在傍晚漫步街头,时不时停下来与朋友问好。就连办公室的状态也截然不同。人们不会坐在办公桌旁匆忙吃个三明治了事,而是会享受真正的午餐,餐馆里聚满了享用正餐的专业人士。

当然,自从欧洲上层阶级的年轻人17世纪开始记录自己的游历见闻以来,外人便一直对意大利的"慵懒"理念怀有偏见。但这有些以偏概全。那些骑着踏板车回家享受休闲午餐的人,往往也会回到办公室工作到晚上8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根据法律规定,每个欧盟国家至少要提供4个星期的带薪假期,意大利还有10天的公共假期(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即便如此,这里的人们显然还是相信,应该在努力工作和安逸闲适之间达成某种平衡。这种理念令我颇为触动。毕竟,无所事事似乎与生产率背道而驰。而无论是通过创造力、知识还是工业技术来提高生产率,最终都要投入时间。

但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塞进越来越多的事情后,很多人却发现,不停地工作非但不利于提高生产率,反而会适得其反。

研究人员发现,如果我们一天工作14小时,那么在即将结束时的工作质量显然比不上精力充沛的时候。不仅如此,这种工作模式还会破坏我们的创造力和认知能力。久而久之,我们就会感觉身体不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甚至会令我们感觉毫无目的。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当瑞典最近尝试6小时工作制之后,他们发现员工的健康状况和生产率都有所提升(图片来源:Alamy)

《可怕的两小时》(Two Awesome Hourse)的作者乔希·戴维斯(Josh Davis)认为,可以把脑力工作想象成俯卧撑。比如,如果你想做1万个俯卧撑,最"高效"的方式是一次性做完,中间不休息。但我们本能地知道这不可能。相反,如果我们一次只做几个,中间掺杂其他活动,分成几个星期做完,要达到1万个的目标就会更加可行。

"从这个角度来讲,大脑很像肌肉。"戴维斯写道,"如果环境设置不当,总是一刻不停地工作,最终就只能完成很少的工作。如果环境合适,可能就没有多少完成不了的事情。"

非做不可

但我们很多人往往认为大脑跟肌肉不一样,反倒更像是电脑:机器可以一刻不停地工作。专家认为,这种观念不仅不对,甚至会因为不停地工作而给自己带来伤害。

"如果你认为可以随意延伸精力和生产率,那显然是错误的。这只能弄巧成拙。"《自动驾驶》(Autopilot)的作者安德鲁·斯玛特(Andrew Smart)说,"如果你让自己不断陷入认知负债,你的生理机能就会告诉你,'我需要休息。'但你还是不断逼迫自己,把这种低水平的应激反应变成长期问题——久而久之,就会变得非常危险。"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项研究发现,中年时期假期较少的商人更短命,年老时的健康状况也更糟糕(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一项元分析发现,长时间工作会将冠心病风险提高40%——几乎与吸烟相同(50%)。另有研究发现,长时间工作的人中风的风险会大大提高,每天工作11小时的人抑郁发作的风险几乎是每天工作7至8小时的2.5倍。

在日本,这甚至引发了令人不安的"过劳死"。

如果你想知道这是否表示你应该考虑享受一个迟到的假期,答案或许是肯定的。一项针对26岁以上的赫尔辛基商人进行的研究发现,中年假期较少的高管和商人更短命,年老时的健康状况也更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过劳死在日本十分普遍,以至于受害者的家庭每年可以获得政府提供的大约2万美元的补助(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假期也可以带来经济上的回报。一项针对5,000名美国全职员工进行的调查发现:全年带薪假期不到10天的人3年时间内获得加薪或奖金的几率略高于三分之一;而带薪假期超过10天的人呢?几率大约是三分之二。

生产力来源

人们很容易把效率和生产率当成一种全新的痴迷。但哲学家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却有不同观点。

"有人会说,虽然空闲令人愉快,但如果一天24小时只需要工作4个小时,人们就不知道该如何填补空闲了。"罗素在1932年写道,"早期并非如此。以前的人有一种无忧无虑玩耍的能力,但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因为对效率的崇拜而被抑制了。现代人认为,所有事情都应该考虑其他方面的利益,但却从来不考虑自己的利益。"

尽管如此,全世界最有创造力和生产力的一批人还是意识到少工作的重要性。他们都有很强的职业道德——但同时也很重视休息和娱乐。

"一次性把事情做完。"艺术家兼作家亨利·米勒(Henry Miller)在他的11条写作戒律中写道,"在预定时间停止!……保持人性!多见见人,多出去转转,如果喜欢就喝两杯。"

就连美国国父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这种勤奋的楷模,也会抽出大量空闲时间。他每天都花两个小时吃午餐,晚上也会自由活动,而且会保证整晚的睡眠。他并没有像打印机一样一刻不停地工作,而是把"大量时间"用在业余爱好和社交活动上。"事实上,那些工作之外的兴趣让他得以通过很多有趣的东西为人所知,例如发明了富兰克林炉和避雷针。"戴维斯写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哲学家伯特兰·罗素写道:"美国人需要休息,但他们并不知道。"(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即便是从全球来看,一个国家的生产率和平均工作时长也没有明显的相关性。例如,美国员工平均每周工作38.6小时,比挪威高出4.6小时。但从GDP来看,挪威员工平均每小时贡献78.70美元,美国只有69.60美元。

崇尚休闲的意大利呢?这里的劳动者每周平均工作35.5小时,但却比每周工作47.9小时的土耳其人平均每小时的产出高出近40%。甚至连平均每周工作36.5小时的英国也比不上意大利人。

由此可见,多喝几杯咖啡休息一会儿没有什么不好。

脑电波

我们之所以每天工作8小时,是因为企业发现,减少员工的工作时间反而能够出乎意料地提高生产率。

在工业革命期间,每天工作10到16小时是劳动者的常态。福特是第一家尝试8小时工作制的公司,结果发现,他们的员工不仅每小时的生产率得以提升,整体的生产力也有所提高。在两年时间内,他们的利润率翻了一番。

如果8小时工作制好于10小时工作制,那么进一步缩短工作时间是否会带来更好的效果?有可能。研究发现,对于年过40的人来说,每周工作25小时或许对认知能力最为有利,而当瑞典最近尝试6小时工作制时,也发现员工的健康和生产率得以提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发明家兼科学家本杰明·富兰克林通过实验发现了闪电和电流不为人知的特性(图片来源:Getty Image)

人们在工作日期间的行为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一项针对英国近2,000名全职办公室员工进行的调查发现,人们在8小时工作中,只有2小时53分能够创造生产力。其余时间都用来查看社交媒体、阅读新闻、跟同事闲聊、吃饭——甚至寻找新工作。

当我们把自己推向能力极限时,集中精力的时间甚至会更短。斯德哥尔摩大学心理学家K·安德斯·埃里克松(K Anders Ericsson)等研究人员发现,当从事"刻意训练"这种对真正掌握某种技巧十分必要的活动时,我们所需的休息时间超出自己的想象。多数人都只能连续进行1个小时。而顶尖音乐人、作家和运动员每天持续创作或训练的时间从不超过5小时。

他们还有没有其他共同措施?他们"越来越希望通过小睡来恢复精力。"埃里克松写道——这种方式显然可以同时放松大脑和身体。

还有研究发现,如果在执行一项任务时能够短暂休息,可以帮助参与者保持注意力,并不断保持较好的表现。如果不休息,表现则会降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弗吉尼亚·伍尔芙写道:"她不想动,也不想说话。她想休息,躺着做个好梦。她感觉很累。"(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主动休息

但有研究人员指出,当我们以为自己什么也不做的时候,用"休息"来描述这时的状态未必是最贴切的。

正如我们之前所说,当你"什么也不做"时,大脑就会激活一片名为"默认模式网络"(DMN)的区域。该区域在规整记忆和设想未来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当人们观看他人、思考自己、做出道德判断或者处理他人情绪时,这一区域也会被激活。

换言之,如果这个网络关闭,你可能就很难记住事情、预见结果、展开社交互动、理解自己、遵守道德或者同情他人——有了这些,我们才能在职场和生活中游刃有余。

"它帮助你更加深刻地认清形势。帮助你了解事情的含义。当你无法了解事情的含义时,你就只能从事当下的活动和反应,你会因为难以适应而在情绪上和认知上出现多种行为和信念。"南加州大学大脑和创造力学院研究员、神经科学家玛丽·海伦·伊莫蒂诺-杨(Mary Helen Immordino-Yang)说。

我们也无法设想新的想法,或建立新的联系。当你把那些看似不相关的事情关联起来,或者得出原创想法的时候,作为创造力来源的DMN就会点亮。当你恍然大悟的时候,这里也会点亮——例如,当你像阿基米德一样在浴室或散步时想出了好点子,那都要感谢自己的生物构造。

最重要的或许在于,如果你不花时间把注意力转向内部,就会失去重要的幸福元素。

"我们很多时候都在不求甚解地做事。"伊莫蒂诺-杨说,"当你没有能力把自己的行为融入到更宽泛的缘由时,久而久之就会感觉漫无目的,空虚,失去自我。我们知道,长时间失去目标跟身心健康得不到优化有关。"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就连织毛衣也可以帮助大脑从马不停蹄的活动中恢复过来(图片来源:Alamy)

分散思维

但所有尝试过冥想的人都知道,什么也不做其实非常困难。有多少人能忍住30秒钟不碰手机?

事实上,这种感觉极不舒服,我们甚至宁肯伤害自己。这并非危言耸听。在11项不同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参与者什么都愿意接受——甚至主动接受电击——只要别让他们什么都不做就行。其实他们被要求坐着不动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大约只有6到15分钟。

好消息是,你不必完全不做任何事情也可以收获利益。休息确实很重要,但主动反思、认真思考同样如此。

事实上,伊莫蒂诺-杨表示,任何需要进行形象化假设或者设想某个场景的事情——例如与朋友讨论问题,或者沉浸在一本好书之中——都可以起到帮助。如果你有这种意识,甚至可以在查看社交媒体的时候与自己的DMN互动。

"如果你只是观看漂亮的照片,那就无效。但如果你停下来,让自己在内心设想一个宽泛的故事,来解释照片里的那个人为什么有那种感受,围绕这个故事设想各种情节,这样就可以很好地调动这些网络。"她说。

想要消除持续不断的活动产生的负面影响,并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如果成年人和孩子不携带任何设备一起出门4天时间,他们在执行一项任务时表现出的创造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都会提升50%。即便只是一次散步,最好是在户外,也可以大幅提升创造力。

另外一种修复破坏的有效方法就是冥想:对于从未进行过冥想的人来说,只需一个星期练习一次,而对于有经验的练习者而言,只需要一次冥想,便可提升创造力、情绪、记忆力和注意力。

其他不需要100%关注的任务也可以起到帮助,例如织毛衣。正如弗吉尼亚·伍尔芙(Virginia Woolf)所说:"画画是一种慵懒的方式,可以帮助你毫无意义地度过一个早晨。但有的时候,正是在慵懒、白日做梦的过程中,才能让隐藏的真理浮出水面。"

暂停一下

无论是离开办公桌15分钟,还是整晚关闭收件箱,我们担心的都是控制力——我们害怕的是,一旦我们放松一会儿,一切都会瓦解。

诗人、企业家、生活教练珍妮·罗宾森(Janne Robinson)认为,这完全错误。"我喜欢用火来打比方。我们创造了一家公司,一年之后,我们能不能离开一个星期,让别人来接管?多数人都不信任外人。我们觉得,'火会熄灭。'"她说。

"我们能不能相信,余烬温度很高,我们离开一下,别人只要往上面堆放木料,火就能着起来?"

对于那些感觉应该不停做事的人来说,这并不容易。但为了多完成一些事情,我们似乎必须首先习惯减少工作时间。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