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缩小男女工资差异的激进做法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冰岛将女性工资低于男性定性为违法行为!"这则消息在今年1月登上多家媒体的头版标题,引发了人们集体欢呼,还在社交媒体上奔走相告。

但实际上,多数国家已经将女性工资低于男性定性为非法行为。从俄罗斯联邦到卢旺达,对此都有明文规定。多数国家现行的反歧视法律都有数十年的历史——这可不是斯堪的纳维亚这个劳动者天堂的专利。

但在瑞士达沃斯演讲时,就连一向乐观的美世(Mercer)咨询跨国客户集团全球负责人派特·米利甘(Pat Milligan)也提到,最新的世界经济论坛报告中有一些令人沮丧的发现。

结果显示,我们在健康、教育、政治和职场等领域的两性平等问题上,出现了2006年以来的首次倒退。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计算,两性薪水仍然存在32%的平均差距(高于之前的31.7%)。之所以出现倒退,一定程度上源自两性职场平等程度的降低。与很多著名雇主一样,BBC也积极参与了这场辩论。

冰岛最近采取的激进措施表明该国希望扭转这种法律环境。冰岛的计划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不再由雇员来证明他们在薪酬上遭遇的不平等待遇——这可能引发长达数年的官司——而是由雇主来证明他们的确为员工支付了平等的薪酬。

但这真的有那么激进吗?这种模式能否应用于一个更大的岛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从很多指标来看,冰岛在性别平等问题上走在世界前列(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多数国家都制定了薪酬平等法律,英国1970年就颁布了这种法律。"英国薪酬平等诉讼领域的顶尖大律师达芙妮·罗姆尼(Daphne Romney)说。除此之外,欧盟也赋予公民薪酬平等的权利,允许劳动者向民事法庭或仲裁法庭提起诉讼。

尽管多数国家都允许员工对雇主发起诉讼,但问题在于,"需要历经多年的艰辛才能告上法庭,更不用说获得补偿了。"

"如果雇主没有对不平等薪酬采取措施,冰岛就会将其定性为刑事犯罪。相当于把它当做健康和安全违规来处理。"罗姆尼说。她还补充道,不作为也会受到惩罚,这会触发职业评估机制。

那么,这种模式为何不能用于其他地方?

消除差距

"我认为很激进,但说实话,我不认为英国会通过这种法律。根本没什么效果。最新的英国性别薪酬差异监管规定只适用于34%的雇员。也就是说,企业的员工人数需要超过250人。"罗姆尼说。

罗姆尼指的是2016年通过的一项法律,要求所有大公司(大约涵盖9,000家企业)汇报薪酬数据。这项法律的目的是公开大公司的薪酬数据,鼓励公众监督。

但罗姆尼认为,这已经是极限了:她认为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的保守党反对进一步的改革措施,因为这会增加企业的成本。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这场争论已经持续了几十年:薪酬平等支持者1954年在Caxton Hall外面集会(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如果英国不会效仿冰岛的做法,其他国家是否会尝试呢?

多伦多大学性别和经济研究所主任莎拉·卡普兰(Sarah Kaplan)教授指出,还有另外一种比冰岛的立法更早出现的模式——加拿大也在努力填平两性之间的薪酬差距。

例如,安大略和魁北克的政策都(通过人权立法)着眼于同工同酬,并(通过薪酬平等立法)着眼于同值同酬。在安大略,《公平职场法案148》(Fair Workplaces Bill 148)包含了一系列新法:有的帮助那些怀疑自己并未获得平等薪酬的劳动者展开评估,还有的则禁止雇主强迫员工穿高跟鞋。

"这比冰岛的立法视野更加先进,冰岛只包含了前者。"卡普兰表示,一些加拿大法律对企业的薪酬政策逐一展开详细的审查,多数公司都必须遵守。

即便是在美国,包括马萨诸塞州在内的一些州也都禁止企业向求职者询问其之前的工资。而冰岛和加拿大都没有这样的规定。"所以,其实都是把各种方案拼凑起来,没有一套方案能够完全独立于其他方案发挥作用。没有一个国家或司法管辖区部署了全套方案。"卡普兰说。

布鲁金斯学院高级院士理查德·雷弗斯(Richard Reeves)专门研究不同行业和国家的薪酬差异,他也同意这种观点。他表示,虽然冰岛在这一领域"走在改革前沿",而且可能在薪酬差异问题上取得真正突破,但认为一个国家的政策可以应用到另一个国家是不明智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7年10月27日议会选举前夜,候选人在雷克雅维克参加电视辩论(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但可以从中吸取一些有用的经验教训,包括两性薪酬平等不会自动完成。"他感觉,问责力度和透明度越高,效果就越好:例如,强制性的两性薪酬审查就能起到帮助。"展示问题的规模是非常重要的步骤。"

雷弗斯自己的研究表明,想要缩小男女之间的工资差异,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改变组织在实践中采取的措施,同时还要改变人们对男女两性在工作和家庭中扮演的角色给出的文化设定。"女性仍要同时应付家庭和工作生活,这会对她们的收入和进步产生影响。男性不需要这样。现在需要改变的不只是商业模式,还包括男性模式。"

效仿冰岛?

冰岛虽小,人口只有336,483人,但从性别平等的角度来看,它却算得上是一个大国。

它连续九年实现全球最小的性别收入差距。而根据欧盟的统计,冰岛的女性工作率位居全球前列,2017年超过80%。这不仅使冰岛在所有可以比较的国家中位居首位,也在所有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中排名最高。

自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冰岛女性进入职场并留了下来。这要归功于几条政治决策,例如赋予人们在生儿育女之后重返工作岗位的法律权利。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维格迪丝·芬博阿多蒂尔(左)和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在1982年的合影。芬博阿多蒂尔执政16年,至今仍是全球执政时间最长的女性国家元首(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冰岛大学性别研究教授托格多·因纳斯多蒂尔(Thorgerdur Einarsdóttir)表示,一场声势浩大的女性运动和来自女权主义团体的巨大压力,促成了冰岛解决性别问题(例如陪产假和两性比例)的政治意愿,因而快速推出一系列激进的措施。

她认为,冰岛的整体文化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这里的一位女强人留下了历史遗产,鼓舞了其他女性。"她指的是1980年诞生在冰岛的全球第一位民选女总统维格迪丝·芬博阿多蒂尔(Vigdis Finnbogadottir)。

在职场中引入跟男性一样多的女性,相当于给世界经济增加又一个中国或又一个美国的体量。

她提到了1975年的Women's Day Off,在那场罢工运动中,该国约有一半的劳动者放下工具。在此之后,这场运动又重复了几次。"国家较小、联系较为紧密、信息易于流通,或许也都起到了作用。当不同的女性团体相互合作时,就很容易发起运动。"

为什么应该关心此事?因为如果能充分利用这种成功——但要着重强调的是,没有一个冰岛女性认为这里是乌托邦——就会带来不菲的经济利益。更多女性为全球经济做出贡献,有助于抵御又一轮全球衰退。另外,在职场中引入跟男性一样多的女性,相当于给世界经济增加又一个中国或又一个美国的GDP。根据麦肯锡的研究,如果能够发挥全部潜力,也就是让女性在劳动力市场发挥与男性相同的作用,到2025年就可以为全球每年增加28万亿美元的GDP。

所以,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搬到冰岛,但向冰岛学习一点经验应该是个很好的开始。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