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身裙高跟鞋暴露出女性空服员的无奈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在一次长途飞行中遭遇一起乘客的紧急医疗事故的时候,除了帮助生病的乘客外,前空乘杰德(Jade)还有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担忧。

"我一直都质疑这样一个事实:穿着紧身裙的时候还怎么四肢着地按压患者的胸口为他们急救。"杰德不希望在本文中使用她的姓氏,因为她有一位亲人仍在维珍大西洋航空公司(Virgin Atlantic)工作。

她是在地面上接受心肺复苏(CPR)训练的,当时穿着裤子。但在真实的飞行过程中,她却要穿着空乘制服,涂上红色唇膏和指甲油,穿上紧身的红色铅笔裙。"这确实让我很烦恼,因为这加大了急救的难度,而且容易走光……在本就压力巨大的环境中,这又增加了一件需要担心的事情。"她补充道。

对杰德来说,实际工作经常会与代表公司形象的严格着装要求之间发生冲突,而这也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而已。在2017年曝光很多丑闻后,职场性别歧视也越发引人关注,但空乘行业的许多问题并没有受到重视。例如,一直以来的着装规范就体现了对两性的刻板印象,虽然在一些空乘人员看来,这些规范似乎已经过时,但却仍然保留至今。

在发给BBC Capital的邮件声明中,维珍大西洋航空的发言人表示,该公司的"标志性"制服针对舒适性和安全性进行了全面测试,而女性空乘也可以选择穿裤子。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着装规范要构成直接性别歧视,就必须出现针对某个性别的不利待遇(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制服着装

在光鲜亮丽的形象之下,空乘人员也会遭遇静脉曲张和睡眠剥夺等身体健康问题。一些空乘人员表示,着装要求还会导致这些问题进一步恶化。

对于英国航空前空乘梅尔·科林斯(Mel Collins)来说,脚上的拇囊炎和严重的背痛已经成了飞行过程中的家常便饭。长途飞行往往会持续10小时,她自己的计步器显示,她在这一过程中要穿着中跟鞋(这是制服的一部分)行走大约7英里。她的脚经常肿胀,还会起水泡,令人疼痛难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整个轮班过程中,机组人员通常都要保持完整的妆容和完美的发型,即使是在夜间飞行也不例外(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直到她获得晋升,领导一个由11名空乘组成的团队时,她才觉得自己能够更加自信地主动要求穿其他鞋子。"他们同意我穿平底鞋,这让我的身体舒服多了。"她说。英国航空没有对此发表评论。

这些挑战并非任何一家航空公司所独有。BBC Capital采访了几名为多家航空公司效力过的女性,并描述了在日常生活中遭遇的在她们看来可以归咎于着装规范和形象问题的性别歧视:既有对其智力水平的讽刺,也偶尔会面对来自乘客的人身威胁。

"有一个男人对我说,我看起来棒极了。"杰德说。"如果我们看起来像充气娃娃,怎么能指望乘客们把我们当回事儿,认为我们有可能拯救他们的生命呢?"

维珍大西洋航空公司的发言人在给BBC Capital的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说,该公司不会容忍对机组人员的辱骂行为,他们还鼓励员工将飞机上发生的各种情况上报管理人员进行调查。

Image copyright Marisa Mackle
Image caption 曾经在爱尔兰航空担任空乘的玛丽莎·麦可尔说,她一直担心自己的体重和身穿制服的样子(Credit:Marisa Mackle)

梅尔·科林斯回忆说,有一次,当她为一位乘客提供饮料时,对方问她:"那些年轻漂亮的人哪里去了?"她说,这种事情很常见,对方通常是"体面的商人",而不是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出自准备度过周末、参加男人聚会的醉汉之口。

工作的一部分

来自The Air Law Firm的航空咨询师帕姆·钱伯斯(Pam Chambers)认为,机舱内的这种性别歧视短期内不会消失。她表示,由于航空公司在准点率问题上面临巨大压力,导致员工很难就乘客的不端行为在自己的老板面前据理力争。

"低级行为、侮辱、诽谤言论——这都被简单地视作工作的一部分,与大多数直面客户的工作一样,这都在高级管理层的意料之中。"

钱伯斯说:"关注的焦点是空乘人员对局势的应对能力,希望能够阻止事态升级。"

Image copyright Emma O’Leary
Image caption ELAS Group劳动法顾问艾玛·奥莱利说,航空公司需要重新审视他们的着装规定,否则就会面临更多索赔。

玛丽莎·麦可尔(Marisa Mackle)也同意这种观点。她曾在爱尔兰航空(Aer Lingus)当过五年多的空乘人员,目前正在撰写自己的经历。她曾经要求把一名乘客除名,原因是对方在一次飞行中打了她的屁股。那是在2000年代中期,她表示,当时对这种做法采取行动是闻所未闻的,她认为,正是这种立场使她失去了晋升的机会。

"我记得机长当时认为我反应过度,小题大做,但我非常强硬,而且直言不讳。"这位当时22岁的都柏林居民说,"我不会容忍任何人碰我,所以我坚持向机场警察报警,不管付出多少代价,延误多少时间。"

钱伯斯补充说,如果出现严重犯罪行为,飞机可能会停飞,所有乘客都必须下飞机。由于长期拖延,加之内部正式投诉渠道不畅,导致人们不愿公开自己的遭遇。

然而,空乘们却开始在着装规范上找到自己的心声。

伦敦国王学院为英国Acas(咨询、调解和仲裁局)准备了一份关于职场着装规范和外表的研究,其中也涵盖了空乘人员。调查显示,员工们对着装灵活性有更大的期待。报告指出,这与航空业的一些严格标准以及它"对员工的外貌的关注"相矛盾,这些关注"超出了着装规范,延伸到更为广泛的外貌管理范畴"。

XpertHR在2015针对着装规范发表的进一步报告中发现,一半的受访机构面临着员工关于着装规范的抱怨。而在出现一系列引人注目的事件后(例如伦敦接待员"因为没有穿高跟鞋而被赶回家"的新闻),人力资源专家预计航空业的着装规范也将面临更多挑战。

"要求女员工在穿着上更加女性化的着装规范,发出了一个关于男女两性在职场角色的明确信息,而且往往与其实际工作需求没有太大关系。"利兹大学商学院(Leeds University Business School)商业心理学教授宾纳·坎多拉(Binna Kandola)表示说。

坎多拉认为,高度女性化的制服会引发一些顾客的不敬行为,"我们不应该再接受(来自管理层的)这些借口:这种女性员工的形象是'顾客所期望的';这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ELAS Group的顾问艾玛·奥莱利(Emma O'Leary)表示赞同。在最近就穿高跟鞋的权利为一名空乘提出建议后,她表示,航空公司需要重新审视他们的政策,以避免索赔的激增,特别是跟鞋履和化妆有关的问题。

"航空公司是这种根深蒂固观点的典型体现,他们认为女性必须表现出一种特别的方式,男性则应该表现另一种方式,但这一切都太过时了;我们不是20世纪50年代的秘书。"奥莱利说,"是的,你需要向公众和乘客展示一个良好的形象,但没有性别专属的限制性服装,仍然可以做得很漂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XpertHR在2015年的一份报告中发现,在接受调查的机构中,有一半的公司曾面临员工对其着装要求的抱怨(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初步改观

不过,也有一些细微的变化迹象。例如,英国航空混合机组(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它涵盖了短途和长途航线)的女空乘可以选择穿裤子。在此之前,员工们成功地挑战了只能穿裙子的着装要求。

作为自己前东家爱尔兰航空的一名乘客,麦可尔也对空乘的体型变化表示了欢迎,这与10年前她和她的团队的衣服很少超过英国10码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因为她当时害怕受到影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维珍大西洋航空公司一直都以在飞行人员的服装上展开大举投资而闻名,比如聘请了设计师薇薇恩·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设计服装(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麦可尔回忆说,向她的上司要一件大号的制服可能会成为一场"羞辱性的会面",这是对体重增加的一种威慑。

"如果我能挤在(饮料)推车和乘客座位之间,而不让车移动,我就知道我的体重很好。" 她说,"我一直在担心体重。那些(参加过会面的)女孩都非常沮丧,成为飞机上议论的话题。现在我看到了一些体型稍胖的空乘,如果是在以前,她们可能根本就没有机会参加面试。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情况变得更多元化了。"

但航空业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反对高度女性化的制服,以及助长性别成见的着装规范,员工们也逐渐地找到自己的心声。

航空公司需要尊重这一点,并据此作出反应,否则将面临严重的动荡。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