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体验人体植入微芯片的好与坏

(图片来源:Paul Hughes) Image copyright Paul Hughes

很少有人注意33岁的戴夫·威廉姆斯(Dave Williams)手背上鼓起一个小包——多数人都不会看到他拇指和食指之间那个米粒大小的肿块。只有当他挥一挥手就打开前门的时候,人们才会明显感觉有些奇怪。

威廉姆斯的皮下植入了微芯片——其实是个装在玻璃胶囊里面的电子电路——使用起来很像免接触信用卡。

Image copyright Mark Gasson
Image caption 马克·贾森博士左手的X光片显示出植入体内的微芯片的大小(图片来源:Mark Gasson)

威廉姆斯是软件公司Mozilla的一名系统工程师,也是日益壮大的所谓"生物黑客"群体中的一员,他们希望借助科技来增加自己身体的功能。具体到威廉姆斯,他因为好奇而向手中植入射频识别芯片(RFID)。

这个手术把他的手变成了一张免接触智能卡。通过向多种设备注册这个标签,他就能直接触发特定功能,例如将自己的联系信息发送到朋友的手机上。

更加便利

"我拥有全世界最差的记忆。"威廉姆斯说。他现在拥有一个随时都能打开门和电脑的设备,而且不会落在家里,也不会丢失——这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优势。"我只要动手触摸一下别人的手机,就能把我的号码和电子邮箱发送给他们,这也很有趣。"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7年6月在柏林Wear-it可穿戴装置展览会上探讨微芯片植入的参观者(图片来源:Adam Berry/Getty Images)

这种便利是可植入射频识别芯片带来的最大好处之一,而尝试这种设备的人数也在增加。射频识别芯片制造商Dangerous Things去年对CNBC表示,他们已经卖出了大约1万多个这种芯片,另外还包括将其安装到皮下的配件。但随着普及范围越来越广,人们也越来越担心这种趋势可能对个人隐私和安全造成的影响。

最近,威斯康星河瀑市(River Falls, Wisconsin)的一家自动售货机公司宣布,他们将向员工提供一种可以植入手中的芯片。Three Square Market公司表示,这样一个300美元(230英镑)的芯片可以让员工打开大门,登录电脑,甚至在食堂打饭。已经拥有50名员工签字接受芯片植入。

Image copyright Paul Hughes
Image caption 贾森的12mmx2mm植入芯片用玻璃包裹,旁边是一根火柴(图片来源:Paul Hughes)

这并非个例。辛辛那提(Cincinnati)的视频监控公司CityWathcer也于2006年在两名员工的皮下植入芯片,而科技孵化器EpiCenter表示,他们将于今年早些时候为其斯德哥尔摩的员工提供这种芯片。

为Three Square Market公司提供芯片的BioHax International公司表示,世界各地还有几十家其他公司——包括一些跨国公司——也希望在职场部署类似的机制。

这种趋势也导致人们担心,体内植入的无线芯片是否会用于追踪员工的活动,从而对其展开监视。而公民自由团体也警告称,这些芯片可以用于其他方式侵犯隐私。已经在工作中使用这种芯片的人,则因为这种担忧而感到困扰。

技术并不新颖

"即使没有植入芯片,也很容易了解人们这种信息。"考文垂大学(Coventry University)副校长、控制学教授凯文·沃维克(Kevin Warwick)说,他在1998年就成为全世界首批通过手术在胳膊中植入RFID芯片的人之一。

Image copyright Paul Hughes
Image caption 很多使用植入芯片的人都不担心监控问题(图片来源:Paul Hughes)

RFID技术已经用于货运、飞机行李和零售领域。它还被植入宠物体内。我们很多人的钱包里其实整天都带着这样的芯片:现代手机多数都配有RFID芯片,免接触卡和很多都市公交卡及电子护照也都附带这种芯片。

把这种芯片从口袋转移到皮下并不是太大的跨越。"关键问题在于,这应该成为每个人自己的选择。"沃维克警告说,"如果一家公司说,你必须植入这种芯片才能获得工作,那就会引发道德问题。"

不要忘记,我们几乎所有人都携带一款非常强大的设备,它们每天向谷歌、苹果和Facebook发送的关于我们的活动和日常行为的信息,远多于体内植入的RFID芯片。

Image copyright Paul Hughes
Image caption 芯片植入可以用于解锁手机或进入办公楼等日常任务(图片来源:Adam Berry/Getty Images)

"手机对我们的隐私构成的危险更大。"波兰克拉科夫(Kraków, Poland)的AGH科技大学(AGH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生物医学工程师帕威尔·罗特(Pawel Rotter)说,"如果被黑,手机就能变成一个配有麦克风、摄像头和GPS的完美间谍。与之相比,RFID的隐私风险真的很小。"

戴夫·威廉姆斯并不太担心他手背中植入的芯片所产生的监控问题,因为只有在离阅读器几厘米远的地方才能将其激活。他说:"目前来看,人们担心的GPS那样的追踪风格都仅限于科幻小说。"他还强调称,植入手术的过程并不像一些人想象得那么可怕。

威廉姆斯本人也植入了芯片,并用大量的碘来保证所有的东西都是无菌的。"几乎没有疼痛,"他说,"去掉标签会更困难一些,但是借助解剖刀和镊子,这并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然而,黑客和安全方面的担忧并非轻而易举就能解决。RFID芯片只能携带很少的数据,大约只有1KB左右,但是雷丁大学(Reading University)系统工程学院的研究员马克·贾森(Mark Gasson)却证明,它们很容易受到恶意软件的攻击。

Image copyright Paul Hughes
Image caption 一位外科医生将玻璃外壳的植入物注入到贾森的左手(图片来源:Paul Hughes)

2009年,贾森在他的左手上植入了一个RFID标签,并在一年后对其进行了调整,使其能够传播电脑病毒。该实验将一个网址上传到与阅读器相连的电脑上,导致它在上网后下载一些恶意软件。

"这实际上是一个令人惊讶的破坏性体验,"贾森说,"我对大楼的系统构成了威胁。"

虽然普通的工卡也可以被黑客攻击,但RFID植入物的特点使之非常方便——它不会被遗忘或留在家里——这同时也是它最大的缺点。当一个皮下装置出错时,可能带来更加痛苦的体验。

"植入技术不能轻易移除,在这种情况下,甚至不能关闭,"贾森说,"我觉得植入物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所以当事情不对劲的时候,确实会有一种无助感。"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