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工作真的存在吗?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24岁时,苏菲·布朗(Sophie Brown)终于得到了自己梦想的工作,成为了一家顶尖国际新闻网站的记者。她在那里努力工作,沿着既定的职业道路循规蹈矩地发展——从老师到父母,所有人都给她提供同样的建议。只不过,还有一个小问题:她讨厌这份工作。

"我讨厌这份工作,讨厌那里的人。"她说,"我原以为我会不停地向上爬,而等到我获得晋升后就会更加幸福,或者当我加薪时,情况会好转。"但现实并非如此。

"深夜、清晨、周末……我和我的同事都像夜行船一样。我好几年没跟家人在一起了。我发现,这个梦想的工作,这个我为之努力奋斗的工作,其实根本不是我想要的。"

所以,她做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她辞职了。

谈到工作在一个人的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如今的人们都面临巨大的压力。光是认真工作已经不够了,你还应该热爱工作,充满激情。你应该追随梦想,远方的星辰才是你的目标。但完美的工作真的存在吗?这是不是一种不可实现的理想主义,不过是为了让你多些努力,少些抱怨?

幸福咨询师萨曼莎·克拉克(Samantha Clarke)就是这样一个坚信能够获得梦想工作的人——她的工作是帮助企业让员工快乐起来。

"我们都是自己职场幸福的经纪人。"她说,"我们应该自己走出去,寻找哪些东西适合我们,哪些不适合我们。你应该真正开始掌控自己的生活。"

克拉克试图重新构建企业及其员工对职场幸福的理解方式。职场幸福不是在Instagram上面晒一些免费啤酒照片那样的"小确幸"。"而是要思考你如何才能展开更好的对话;我们能否创造各种各样的环境或区域,让人们可以更好地工作。"

她提倡人们学着去了解自己在什么情况下、通过什么方式才能实现最好的工作效果。错时工作或远程工作的方式可以给人们带来自主感——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你觉得能够提高生产率,就能在早晨自由地练习瑜伽,然后再回来查看电子邮件。

那么,雇主能做些什么呢?克拉克认为有很多可做的事情。当一家公司培育了自己的职场幸福模式后,便可衡量生产率和效率。但从本质上讲,克拉克承认,她所合作过的很多公司最终还是看重利润。更幸福的员工应该生产率更高,进而创造更多利润。

尽管如此,还是有研究支持这样一种理论:当你感觉能够更好地控制工作,而不只是工资的奴隶时,感受也最为幸福。在家工作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求职专家表示,最终还要靠自己去发现梦想的工作(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英国卡迪夫社会科学学院教授阿兰·菲尔斯泰德(Alan Felstead)进行的研究发现,远程工作的人对职业满意度更强。他们对自己的工作更加热心,对自己所在的组织也更加效忠。

"人们往往持有这样一种假设,认为在家工作的人逃避责任,拖拖拉拉。"菲尔斯泰德说,"但实际证据表明,这些人反而会更加努力地工作。例如,从自称经常加班的比例来看,他们就比普通职场人士高出15个百分点。而从努力程度来看,则要高出6个百分点。"

但过程不会一帆风顺——这项研究还发现,在家工作会加大人们停止工作的难度。无法清晰界定工作与家庭之间的界限,就可能导致加班工作。那么,如果在完全控制自己的生活之后,还要更早起床、更晚下班,甚至凌晨3点查看电子邮件,这种控制力还有什么用?

布里斯托大学认知科学教授史蒂芬·莱万多斯基(Stephen Lewandowsky)也心存疑虑:虽然让人们可以自己控制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似乎能够减少压力,但却未必能给他们带来真正的幸福。

他表示,人们往往会把幸福等同于工作上的成功。"你开始越来越努力地工作,"他说,"直到你突然发现,如果不工作就会心怀愧疚。这时,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以及家庭责任都会受到冲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让员工完全控制自己的工作未必意味着他们就能做好决策(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工作上给予人们更多的控制力未必意味着他们就能做好决策。只要问问那些直到半夜才做完报告,或者要在周末给客户发邮件的人,就知道了。

创造力的梦想又该如何实现呢?很多人都梦想着能创造伟大的艺术品——绘画、雕塑、写作,甚至希望把这变成自己的工作。这确实是对理想职业的定义。

但如果你想从事创造性工作,那就面临两种选择。要么为别人工作一整天,等到晚上再去搞创作,要么找到那些出钱让你一直搞创作的人。作家、演员兼播客主播罗斯·萨瑟兰(Ross Sutherland)就这样做过。

"我大约15岁的时候就看过《X一代》,这大概是最适合读这本书的年龄。"他指的是道格拉斯·柯普兰(Douglas Coupland)创作的小说,书中还杜撰了"McJob"一词,专门指代收入和地位低下的工作,往往来自服务行业。"我肯定记得那个时候,比如,我要做一份工作来维持生计,但随后还要凭借兴趣追求内心喜欢的工作,后者会给你带来动力。"

萨瑟兰显然也做过很多McJob,包括:在酒吧和文具仓库里工作,担任摔跤赛主持人,在监狱里教创意写作,教小学生学说唱音乐,帮助赌场发送邮件,从而鼓励人们花掉退休金(他认为这是他职业生涯的低谷)。

但他并没有对早期的职业路径感到绝望,而是认为这是创作灵感不可或缺的因素。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从教学到酒吧服务员,有些人一生都在追求梦想的工作(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所以,人们早期的工作往往最为重要,因为这是他们步入社会、寻找自己真正的位置、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并争得大家认可的突破。有多少伟大的说唱歌手第一张专辑令人惊叹,第二张专辑就完全跟巡回演唱会和成功有关了,这就说明他快速地得到了满足、开始变得平庸。"

很多人会终其一生追求梦想的工作。但真正完美的工作会不会只是一种幻觉?

文章开头那位痛苦的记者苏菲·布朗,现在成了一名可以自由安排时间的自由职业者,还是一位很有志向的糕点厨师。她在家里工作,还养了两条狗,晚上则会参加烘焙课程。

"我见到了一些比以前更加喜欢的人,我的生活也比以前更快乐。"她说,"我现在意识到,总有一些能让你快乐的赚钱方式。"

她似乎抄了近路,提前做到了很多人直到四、五十岁才能做到的事情:看透了梦想工作的海市蜃楼,开拓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