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配音与声优:配音演员的持久魅力

From entertainment to electronics, companies still turn to the human voice to sell products and tell stori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你可能不知道他们的长相,但你认识他们的声音。

他们是配音演员。如果你像我一样,他们构成了你儿时生活的一部分:《兔八哥》(Looney Tunes)伴我长大。梅尔·布兰克(Mel Blanc)是个天才——小时候爸爸告诉我,布兰克几乎为荧幕上的每一个卡通人物配过音,我都惊呆了。到了星期天,我早晨6点起床,看《怪鸭历险记》(Count Duckula),那时候美国电视正在播放。每个工作日早上,我去上学时,让爸爸妈妈用我家的录影机把日本动画片录下来(那时候在西方还不像今天这么流行)。这些卡通人物的声音就是我童年的配乐。

很快20多年过去,很明显对卡通动画片的痴迷不止我一个人。

如今世界各地纷纷兴起动漫迷盛会,比如动漫展,向经典影片致敬,有旧片也有新片。一些为知名卡通人物配音的演员,在社交媒体平台比如推特上,已有巨大的粉丝团。

配音演员有力量。无论是你厨房里启动的语音助手,你汽车里的导航系统,你和孩子看的动画片,或是你自己玩的电子游戏,你所听到的这些声音都是真人发声。

业界顶尖的配音演员收入堪比电影明星,他们实际的影响更为深刻。他们在你同作品或产品之间,神奇地造出一种情感的联系和纽带。

那么当一名配音演员是什么样的?科技与行业的变革又如何影响这一职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罗伯·保罗森(Rob Paulsen)在活动节上与动漫迷合影。他在《忍者神龟》(Teenage Mutant Ninja Turtles)原作中为拉斐尔配音,在最近的新版中为多纳泰罗配音。

不断壮大的配音演员力量

"这是匿身幕后的无名职业——或者过去常常是,"罗伯·保罗森说。他是一名配音演员,主演《狂欢三宝》(Animaniacs)和《红耳与小聪明》(Pinky and the Brain),还有1987版和2012版的《忍者神龟》(Teenage Mutant Ninja Turtles)。他也管理一个关于配音演员行业的定期播客。

如今呢?在世界各地人头汹涌的动漫节会场中,昔日隐身的演员们率领专门小组博得巨大的社交媒体拥趸。例如,特拉·斯特朗(Tara Strong)在推特上有超过35万关注者——她主演的动画片包括《反斗家族》(The Fairly Odd Parents)、《淘气小兵兵》(Rugrats)和《飞天小女警》(The Powerpuff Girls),以及电视游戏系列作品《最终幻想》(Final Fantasy)。

"入行非常非常难,"斯特朗说。"你要知道你只想干这一行。你要确保有大量的表演训练:场景学习、即兴表演班、还有唱歌的课程,认识和运用你身体的发音器官。"演员们提到,在这些活动上碰到也想成为配音演员的粉丝。

斯特朗还说,"你外貌如何不关紧要,但你必须会扮演任何类型的角色。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62年,《聪明笨伯》(The Flintstones)的卡司在一场录音中,包括《兔八哥》的演员梅尔·布兰克(右一)。

很多配音演员会做不少电影拍摄的工作,但有时候配音事业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机会。

"扮演配音角色,我不用担心我的种族身份,或身体特征:我非常矮。我不到一米五,"斯蒂芬妮·谢赫(Stephanie Sheh)说。作为配音演员,她曾为将近300部日本动画片系列的英语引进版配音。其中包括著名魔法少女变身类动画片《美少女战士》(Sailor Moon)的最新英语引进版,以及2014版《美少女战士Crystal》(Sailor Moon Crystal)初版。"我体型很特殊,要做演员,那确实限制了很多角色。"

但是他们当中很多人是从演员的职业生涯开始入行,然后才去配音——他们也提醒想要追随其脚步入行的粉丝们。

谢赫说,"一个错误的观点是入这一行很容易,因为那只是你的声音,所以看到很多不是演员的人去尝试。"

配音专业人士建议,对于有意成为配音演员的人,至关重要的是,要完善他们实际的表演技能,要参加一些小规模的现场演出,在职业发展道路上,愿意做不那么有吸引力的工作,比如公司影像视频之类。即使这个时代有奢华的电子游戏,有会说话的机器人,有电脑生成图像的电影,很多客户仍然需要一位配音艺术家。

配音演员塔拉·普拉特(Tara Platt)写了一本书,介绍她的配音业同事大牌配音演员尤里·洛文塔尔(Yuri Lowenthal)的职业生涯。她说,"坦白讲,任何地方你听到什么声音吗?都可能是人的配音。你的声音特色就像你的语音指纹。有一种非常人性的东西在里面。"

动漫崛起

想了解一下配音产业的规模,我们要看看日本:根据日本动画协会,动漫产业2016年的收入创下2010亿日元(177亿美元)的记录。总收入来源包括电视、电影、互联网发行和宣传品——均由海外销售带动,是收入的主要贡献。

日本动漫海外市场的普及化意味着演员有更多的机会,甚至惠及国外。配音需要配音演员:演员们拿着译制脚本,用他们自己的表现方式,为影片或节目中的人物用当地语言配音。一些为日本节目配音的演员甚至原本是动漫的粉丝。

谢赫说,"我的确是狂热爱好者出身。"作为粉丝,"对于内容,或者比喻修辞,或者它们想传达的意思,我都要要精通一些。"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斯蒂芬妮·谢赫为《美少女战士》最新的英语版本配音。日本动漫产业迅速增长,为欧美配音演员带来配音的就业机会。

在日本当一名配音演员,即日本人所称的声优,像其它国家一样,要有正式的训练。日本为声优意向者开办近50所专科院校。东京动漫学校就是其一。

东京动漫学校的声优老师Hironori Kagawa说,大约五年前,日本电子游戏行业开始雇用更多的声优,带动了需求。

东京动漫学校为想进入动漫行业的学生设有几个学科系,包括插画和声音工程等。语音系有五个专业,目前有100个在校生。其中许多是来自中国、香港、韩国、马来西亚、印度和加拿大的国际学生。所有课程为日语授课。

声优(配音)班的学生每周上15节课,一节课90分钟,训练学生学习呼吸、发音,及如何使用麦克风,甚至有舞蹈和唱歌的内容来培养学生敏锐的辨音力和节奏感。

福岛由衣(Yui Fukushima)说她是看了《妖怪手表》(Yo-Kai Watch)后,受到启发想成为一名声优,这部动漫混合了《超能敢死队》(Ghostbusters)和《精灵宝可梦》(Pokémon)的风格,几年前在日本非常成功。她特别崇拜远藤绫(Aya Endou)。拜远藤绫是系列动漫中担任主角的声优,也扮演几个剧中不可思议的妖怪。

福岛由衣说,"我当时很惊讶,声优演员们竟然能在麦克风前创造出各种各样的声音——对我是很大的震撼," 福岛由衣的梦想是什么?"在片尾公布的演职员名录中,我希望我的名字不仅仅为一个人物配音——我希望是约两三个人物。"

这一领域竞争相当激烈。香川(Hironori Kagawa)说,成为一名专业的动漫声优一般要花一至五年——用这些时间来打磨技艺,还有参加现场演出,像电视广告或广播插播节目。

Image copyright Jason Kempin
Image caption 2017年纽约动漫展上,美国配音演员演员格雷格·西伯斯(Greg Cipes)和塔拉·斯特朗在为粉丝签名。动漫迷盛会提高了演员在公众眼中的重要性。

入行

想要在像《美少女战士》这样全球认可的动漫系列片中拿到配音角色,之前需要有多年的经验和努力,以及表演一些小角色的经历。

除动漫之外,还有很多现场演出的配音工作,比如:电视广告、公司培训影像、公共交通广播系统、YouTube讲解员、有声书和播客等。甚至是数字语音助手,像苹果语音助手(Siri)和亚马逊语音助手(Alexa),所涉及的许多语言和方言都需要人工配音完成录音。

配音工作的主体依然是在娱乐产业。Voices.com网站是是帮助语音技能人才与客户对接的加拿大公司,该网站2017年的报告表明,全球语音服务中53%在动画片方面。

Voices.com网站的首席执行官大卫·西卡雷利(David Ciccarelli)说,"一提到配音,最常见地,人们会想到广播和电视广告,因为那就是这个行业的起源和初创,但如今大约只占到整个市场的10%。"

希望从事配音工作的人供大于求。Voices.com网站一家就有40万注册用户,覆盖超过100种方言或语言,但每月发布的工作机会只4,000个。

但今天很多顶级配音演员说,他们入行时没有特别只谋求配音工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即使是语音启动的数字助手也需要事先让配音人员录好电子助手对消费者的谈话。

配音演员有共同的一点是,他们自认其首要身份是演员。

保罗森说,"我这么和别人说:到这儿来吧(洛杉矶),此地发展空间很大。当一名配音演员,但'声'的成分小,'演'的成分大。这是项演艺事业。"

谢赫说,几乎所有配音演员都会说一句老话:"表演的元素总是胜过声音的元素。"

这也是为什么东京动漫学校的学生要学习唱歌和舞蹈——因为都是表演工作。斯特朗说,"配音演员不会直挺挺地立在麦克风后面, 他们是挥舞着手臂,进入到角色中。"

除了动画片的录音棚,配音演员也许很快就要把手舞足蹈带到其它表演现场。

电子游戏的电影化

现在电子游戏收获的盈利,已堪比好莱坞大片。随着动漫越来越普及化,意味着更多的配音演员和更多的配音工作。

电子游戏业预算在增加,游戏中运用的科技也更先进,故事情节也更复杂。因此,为求电子游戏角色栩栩如生,对配音工作的需求量也大大增加。

犹他大学娱乐艺术与工程项目的副主任罗杰·阿尔蒂泽(Roger Altizer)说,"电子游戏动画方面更加完善,所以也会希望配音员的表演更加可信,更加丰富。有配音演员的游戏比没有的要贵一些,玩家会对这样的电子游戏有所期望,他们将配音当作是主要内容。这或许就是为何著名的配音演员有巨大的粉丝团的原因。"

塔拉·普拉特和尤里·洛文塔尔指出,现更多的电子游戏制作时会使用表演捕捉感应技术。这即是说,配音演员在配音时,其表演的肢体动作也会被摄录下来,然后在游戏中进行数字再创作。

洛文塔尔说。"对我们来说,这是回归剧场。我们很多人从剧场起步。接着很长时间我们都在(录音)棚里工作,不太会用到肢体和表情。现在兜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和电子游戏最初开始雇用配音演员时大不相同,那时只要求他们做十几次录制,只简单地发出嘶声力竭的尖叫和呻吟,和死去的喘息声,以表现出游戏角色最后的死亡终结。

而现在呢?洛文塔尔说起他最近参与的一款电子游戏制作,其中有60,000行真实的对话。

他说,"运用科技,他们在磁盘或磁带里存入的信息越多,他们就能在游戏中加入更多的表演。现在他们讲述各种不同的故事,不断增加对话量,不断分化出可能的选项,供玩家体验。"

正如这位曾在电子游戏中当过配音演员的普拉特所说,"这是在丰富电子游戏世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更多的电子游戏配音演员会在打斗等肢体动作中使用动作捕捉感应器,如上图日本游戏开发商喀普康(Capcom)的制作室。

声音的力量

无论是出自一个卡通人物还是苹果手机的语音助手,听到一句人声会激起我们强烈的反响。

"为数字助手添加人声有双刃剑的作用,"朗达·哈迪(Rhonda Hadi)说,他是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市场学副教授。

"一方面,消费者通常会更加主动地回应人工语音,相比和机器人指令的交流,他们和语音助手的沟通更加自然一些。然而,人工语音也让消费者对数字助手的理解和感受能力要求很高。当语音助手未能达到要求——比如说,不能理解消费者的意思或者没有给出充分的反馈"——这种期望的违背让消费者感到更加失望。"

对于像电子游戏的科技,也一样适用:"差劲的配音对玩家投入感的破坏比起劣质的绘图还要快得多,"犹他大学的阿尔蒂泽说。

同样的风险即使在商界听起来也是真实的。Voices.com网站的西卡雷利说,"他们做一个项目时,他们就成为那个音频大使——他们代表那个公司的声音。我们会把一个品牌与一种特定的声音联系在一起。"

但对于许多配音演员来说,他们有很强的责任意识——也充分认识到他们和观众之间有很真实、很深刻的关系。

保罗森提到活动节上有粉丝说《忍者神龟》伴他们度过父母离异的艰难时刻,或者伊拉克老兵说他们阵亡的战友喜欢《红耳与小聪明》。保罗森说,"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影响。"

即便是配音演员见到他们儿时熟悉的配音演员真人时,也很激动,就像特拉·斯特朗说起她和裘蒂·班森(Jodi Benson)在《小美人鱼2:重返大海》中合唱的一段往事。裘蒂·班森在1989版《小美人鱼》中为爱丽儿公主配音。

斯特朗说,"见到她时我突然哭了。"

可以肯定,每部作品都是从动画师到编剧到音乐师的多人才华的结晶。但是配音的作用,也不能忽视。

保罗森说。"配音做得恰当时,是非常美妙的事。能够在深层次与人们共鸣,陪他们度过人生困境,会唤起人们童年的记忆,使父母可以和他们的孩子共度美好时光。好声音从不会过时。"

虽然科技日新月异,上述各项各业日趋复杂,但人声的力量看起来始终坚挺强大。

西卡雷利说,"配音的独特之处在于这是是真人的声音。它不是你自己的延伸部分,它就是你。"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