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苹果之后,如何成为万亿富豪

可以这么说,首位万亿富豪很可能是亚马逊公司的创始人贝索斯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杰夫·贝索斯拥有1560亿美元,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比排在第二的盖茨(Bill Gates)多了500亿。

坐拥1万亿美元你会怎么花?是买一排私人飞机或越野车,还是享用镀了金的鸡翅?又或是拿一大把钞票一燃而尽只是为了图个乐?

有些钱因为数额太大会抑制想象力:1万亿美元不过是墨西哥的国内生产总值。但换个角度来看:按照美国不足6万美元的家庭收入中位数计算,攒够十亿需要16,000年,还一分都不能花。存到1万亿得要1,600多万年。

苹果公司最近成为了首个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上市公司。而个人要想拥有1万亿得要多久,如何才能如此腰缠万贯?

首个万亿富豪可能已经诞生

十年前津巴布韦的恶性通货膨胀造就了一批万亿富豪,但是津巴布韦元实在太不值钱,1千亿面值的纸币只够搭一程公车,所以津巴布韦的万亿富豪应该不算数。

也有更适合的例子,譬如国王、金融家,还有窃贼。估算他们的身家不太容易,但也有几位一直排在万亿富豪之列。14世纪马里帝国的国王穆萨(Mansa Musa)黄金多到无法想象。

其他中世纪和古代统治者们也是家财万贯,但很难算清到底有多少。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历史学家莫里斯(Ian Morris)估计,罗马凯撒大帝(Augustus Caesar)的财富大概有4万6千亿美元,不过他也承认里面可能有水分。

莫里斯说:“如今,你我这样的普通人也能看电视、上网、去博姿公司(Boots)或是沃尔格林药房(Walgreens)买上一盒伟哥(壮阳药)或者百忧解(抗抑郁药),这可都是罗马帝王们愿意用全部身家来交换的。某种程度而言,我们比凯撒大帝还富有,但从另一角度看,跟凯撒大帝相比,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领的都是最低工资。”

机器取代人类工作

许多未来主义者认为,首个万亿富豪的财富来自于创新科技,那些把今天的科技比下去的产品。人工智能(AI)近几年发展迅猛,潜在的应用领域基本涵盖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商贸行业在AI上大把投钱,至少有位身家十亿的富豪相信投资AI稳赚不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据说14世纪马里帝国的国王穆萨(Mansa Musa)于1324年前往麦加朝圣,随行人员为6万人。

库班(Mark Cuban)是名商人,也是美国发明类真人秀节目《创智赢家》(Shark Tank)的主持人。他在去年的西南偏南大会(SXSW Conference,每年在美国举行的大型音乐节)上表示:“全球首批万亿富豪一定是掌握了AI及其衍生品的人,而且他们使用AI的方式出乎我们意料。”

但AI如何造就大亨?可能性有很多。马丁·福特(Martin Ford)是个未来主义者,著有《机器人崛起:科技与未来失业的威胁》(Rise of the Robots: Technology and the Threat of a Jobless Future)。他说:“机器学习已经用于药品的研究和设计,试想有一种由AI开发的新药能大大延长人类寿命,或是能治愈老年痴呆症,那肯定能赚到金银满屋。”

但问题是,这也会取代工作岗位。如果机器能把人的工作完成,还不要工资、假期、健康保险,那为什么还要雇人来做?做相同的工作,雇的人越少则流入老板口袋的钱就越多。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预测,AI能取代8亿个工作岗位。

类似的担忧以及挑战在19世纪时也都出现过。当时的工业革命带来了经济的巨大变革,让一部分人富到流油,跟当今的数字化转型如出一辙。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从铁路和航运大捞一笔,而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靠的是石油,他还很可能是美国第一位十亿富豪(虽然有争议),第二位则是制造汽车的亨利·福特(Henry Ford)。放到今天,根据通货膨胀调整之后,这三个人的财富也都超过了亚马逊公司的创始人兼CEO贝索斯(Jeff Bezos)(但这种比较得非常小心)。

本世纪的经济转型究竟会如何发生还有待讨论,有些人认为,转型只会改变我们的工作重心,工作类型不同而已——类似于之前的工业革命。也有人相信影响会更加深远,随着AI技术的提升,机器担负的角色越来越多,有些工人可能会就此失业。转型的速度也很难预测。

马丁·福特说:“如果将AI用于工作自动化(似乎不可避免),工人失业的可能性将相当之高。如果主要将AI用于金融市场或者生物科技领域创造财富,就不会对劳动力市场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但AI技术一旦涉及到其他行业,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应该少不了。”

加密货币

加密货币领域多是夸夸其谈的大忽悠和将股票恶性拉高再卖出的大骗子,但也让很多人一夜暴富。今年二月初,福布斯(Forbes)统计了一份身家十亿的富豪名单,在《纽约时报》和其他美国媒体眼中,这几个人都是趁着加密货币的势头,一跃成为全球富豪榜的暴发户,譬如著名的加密货币投资人文克莱沃斯(Winklevoss)双胞胎兄弟,以及网络货币瑞波币(Ripple)的创始人拉森(Chris Larsen)。

未来主义者弗雷(Thomas Frey)就加密货币这个将诞生首个万亿富豪的行业写了大量文章。他认为:“很多有想法的人正在设法从这些行业中赚钱,很多方法过去绝对想不到。加密货币现在非常活跃,参与者很多,很可能会急速发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许多赶上加密潮流的人在2017年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收益,但今年又出现了大幅下滑。

比特币(Bitcoin)经常登上头版头条,去年的增长率达1318%,但增长速度还远远不是第一位。其他大家所熟知的加密货币增长更快,譬如莱特币(Litecoin)和以太坊(Ethereum),瑞波币的增长更是飚到了36018%。这么夸张的回报,投资者能一夜暴富也就不难想象了。

但任何成功都可能转瞬即逝。加密货币的波动异常剧烈,今年年初,福布斯的榜单还没出版排名就变了。排名前几位里,有许多人的身家跌到了十亿美元以下(譬如文克莱沃斯兄弟)。

所以,首个万亿富豪可能只是赌博似的把大量本金押在了加密货币上,恰巧走运,误打误撞成了大富豪。但弗雷说,靠运气赚到上百万的人也就能飘飘然个一两天,重力作用很快就能让他们认清现实。

月岩大亨

地球上的自然资源有限,但人类对石油钻石一类的渴求却与日俱增,对用在电子元件内的金属更是渴望。如果在地球上找不到,兴许能在其他地方找到,也可以大赚一笔。

Asterank网站对已知小行星上的矿物贮量以及潜在收益进行了估算,认为外太空相当有利可图。潜在收益最高的小行星能达到100万亿美元。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SpaceX和Blue Origin等公司正在争夺最终边界的经济潜力。

太空创业公司ispace打算进军月球,从中获利,其创始人兼CEO袴田(Takeshi Hakamada)表示:“太空资源市场还未开发,收益可观,机会很多,对早期投资者尤其如此。”

问题是,要想从中获利成本也很高。很多公司在地球上挖金子都挖到破产,开发太空资源的财务风险显而易见。在袴田看来这是个长线工程,挖掘资源不过是创造整个太空经济的第一步。

资源利用不过是开启太空各个市场的起点。一旦知道有哪些资源能让人类在月球上工作生活,那对矿产公司而言,开采月球不过就是扩大了地球以外的业务范围。

青春之泉

长生不老一直是人类的梦想,也是各种主流非主流实验的研究课题。已经有人利用人体冷冻技术将自己低温保存起来,希望将来医学发展,能治愈夺去他们性命的疾病。

大庄家们已经在寻找其他办法。谷歌(Google)耗资十亿美元成立了名为印花布(Calico)的研究组,研究衰老过程,主要是用大胆创新的办法来延长人类寿命。

需求显而易见,弗雷也说,如果能有经济有效的办法来实现长生不老,那需求量肯定迅速爆棚。如果地球上每人每天花10美元买一颗能让自己活下去的药,那吃不吃药就成了生死攸关的抉择,制药一方可得赚多少啊。

但这项科学还很新,实验不足,很难说哪些科技有前途哪些没有。

“好比从一堆乱麻中整理头绪,相当困难,”弗雷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利用人工智能的力量可以改变全球经济并变得非常富裕,但这种变化并非没有风险。

我们已经见过了首位万亿富豪,只是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可以这么说,首位万亿富豪很可能是亚马逊公司的创始人贝索斯。他现在身家超过1500亿美元,比排在第二的盖茨(Bill Gates)多了500亿。盖茨到处捐款,资产是不会超过贝索斯了。

商场无情,股市低迷一周就能让很多资金一夜蒸发。但亚马逊似乎越做越强,不管宣布进军哪里,都能让整个行业胆战心惊。长期以来,亚马逊的盈利远远低于其巨额收入,但现在也在改善。

创造财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财富本身。有人计算,贝索斯一天能赚到2800万美元。乐施会(Oxfam)研究发现,自2009年起,最富裕阶层手中的财富年增长率达到11%。如果十亿富豪以这个速度发展,25年后就会诞生世界上第一个万亿富豪。不是人人都认可这个算法,但全球首富贝索斯肯定很有竞争力。

该不该有万亿富豪出现?

支持者认为,巨额财富是对创新者的奖励,这些创新者给人类的生活方式带来了重大变革,而且通常是积极的。身家万亿美元的人可能拥有一间运作高效的大公司,而大公司能提供工作岗位、重要产品和服务。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在乐施会负责社会不公运动的安连达(Ana CaistorArendar)表示:“某种程度而言,财富当然是对才华和努力的奖励,但很多情况下并非如此。”

并非所有财富都来自于创新。有些富人靠的是继承资产,很多至少获得了先天优势。他们更容易避税,可能给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工资较低。总而言之,安连达认为,万亿财富是建立在牺牲他人的基础之上。

如何监管这么多钱也很棘手。20世纪中期,美国的最高边际税率达到90%,但实际上,很少有人交这部分税,因为税费是以收入来计,跟拿了多少钱去投资没关系。有钱人会聘请厉害的会计以合法方式尽可能避税。

最近也没几个政府真正打算审核税务政策,而镀金时代那种巨大的财富差异曾促使政府采取行动。也许当富豪阶层占据的财富越来越多时,政府会被迫出手。

但如果政府不加干预,首个万亿富豪的诞生也许只是个时间问题。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