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卖自己数据赚钱的可能性有多大

2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许多公司正在出售个人数据,并从中获利数十亿美元。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参与进来呢?

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发生后,至少在欧洲,企业已争相遵守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规定(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简称GDPR)。但损害已经造成。人们的个人数据就暴露在那里,我们对此已经失去控制。

但如果有办法夺回部分控制权,并从中赚点钱呢?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剑桥分析的举报人Christopher Wylie。据称,该公司利用5000万脸书用户的数据试图影响2016年美国大选。

摇钱树?

新公司正在涌现,声称他们终于能让我们夺回个人信息的部分所有权。通过剔除中间商,并提供更透明还能盈利的机会——他们表示,希望让用户能够监控自己的数据如何得以使用,而科技巨头却没做到这一点。

我喜欢出售自己数据的想法。如果这些承诺是真的,就能自主控制使用方(以及如何使用)。另外,我还能从一些之前一直免费送出去的东西中赚钱。于是我决定调查:自己的数据能成为尚未开发但十分可行的收入吗?

我把注意力放在那些可能立刻赚钱的公司上。找了许多刚起步的公司,比如“海洋协定”(Ocean Protocol),它将于2019年初向公众开放,届时会提供 “为人工智能解锁数据的数据交换协议”。另一家公司是Datacoup,目前不对新用户开放注册。Permission.io网站会给用户支付ASK代币 (该公司自己的加密货币)来观看广告。但目前还没有办法将这些代币转换为非加密资产。因为目前还不可能靠这些赚钱,所以我决定集中关注三家能赚钱的公司。

测试大师

从个人“数据”中赚钱,一个屡试不爽的方法是填写在线调查。很多人时不时参加在线测试来取乐,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通过回答关于自己的问题来赚钱呢?一家名为CitizenMe的公司号称“线上生活,提供线下价值”,向填写问卷的用户付费。我做了一项名为“你的数据有价值吗?”的测试。希望答案是肯定的——这也是我的出发点。

一提起这个实验,大多数人的本能反应都是反对——他们下意识地认为,个人数据在网上散布得越少越好。尽管与脸书(Facebook)获取的关于我的海量数据相比,这个测试能收集的只是九牛一毛,刻意把个人信息交给CitizenMe这样的公司似乎仍然是一种不必要的额外风险。

回答十个问题后,CitizenMe将10便士转入我的贝宝(PayPal)账户。1便士的价格还算可观——毕竟回答每个问题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但是在我做完之后,就没有新的测验了。10便士已经是我在CitizenMe上赚钱潜力的极致,而非充满前景的开端。

我转向Datum,这家公司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标榜自己是一家“区块链数据存储和货币化”的公司。

Datum允许我出售自己的位置数据,每月一个数据文件(DAT),根据他们的应用程序,这大约价值0.01美元。如果我有成千上万人的位置数据要出售,这笔生意还算划得来,但0.01美元实在让人不屑一顾。在撰写本文时,软件上尚未推其它出售数据的方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社交媒体越了解你,就越能向你精准投放广告。

玩积分游戏

最后,我尝试了Wibson,一家用“Wibson积分”换购个人数据的公司。该积分可以换取Spotify的会员账户、Visa礼品卡和优步(Uber)积分等奖励,听起来前景不错。他们的应用仍然处于阿尔法模式(alpha mode),也就是说仍在测试中(将于10月发布)。

我允许该应用访问我的位置数据(+15分),关联脸书(+20分)、领英(LinkedIn)(+20分)、设备信息(+25分)和谷歌(Google)账户。根据该公司的说法,所有这些数据将卖给他们的合作伙伴,用作市场营销、市场调查或创新等活动。用户可以选择提供位置等匿名数据,或领英简历等更为详细的信息。

一旦个人信息与该应用程序关联,数据出售就开始了。我向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提供30天设备信息,说是用于减轻交通堵塞,获得20积分。向马德里卡洛斯三世大学(Universidad Carlos III de Madrid)进行的全球变暖项目提供谷歌个人资料数据,获得12积分。我用个人定位数据换取了11积分,同样是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交通项目。

我仔细检查并接受每一个出售个人数据的报价,最终得到423分,然后就没有报价了。这些积分可以换取一个月免费Spotify使用权或10美元的Visa礼品卡。

这么看来,短期内我不会辞职,甚至指望不了月底多一些额外收入,挺扫兴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你对别人购买决策的影响越大,数据就越值钱。

不是所有的数据都有相同价值

这些公司大多数还处在初创期,因此现在就判断是否有实实在在的利润可赚,还为时过早。但未来学家、出版社Fast Future的首席执行官塔尔瓦(Rohit Talwar)相信,我们总有一天能做到。“对那些愿意分享数据的人来说,这办法很棒,夺回了一些权力,重新达成平衡,而此前公司往往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取个人数据并加以利用,”塔尔瓦说。但他警告称,并非所有数据都会得到相同的待遇。

“那些生活有趣的人,那些有影响力的人,那些关系网庞大的人,他们的数据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些数据可能会影响到其他人的购买行为,其价值远远超出下一个在麦当劳就餐的人。并不是每个人的数据都一样有价值。”

所以这可能就是问题所在:我的数据并不是那么有价值。

规模经济

我们的数据之所以对大公司如此有利可图,是基于它们能够挖掘到的数据量——每天都有数十亿用户为它们的算法提供数据。通过了解这个庞大用户群的一切,像谷歌和脸书这样的公司可以精准投放广告——这种生意非常划算,已经颠覆出版业。但我呢?我怀疑自己一个月挣不到几美元。

我本想绕过那些通常从我的信息中获利的大公司,自己分享个人数据来获得自主权的体验。一小部分我曾想象这个实验是一种兼职,是对掌控互联网信息的科技巨头的讨伐。

然而,对自己提供的每一条信息,我都隐约感到不舒服。Wibson, Datum和CitizenMe都可以访问我的位置数据,这样他们就可以知道我在家或者在街角商店的时候,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什么,甚至掌握我用什么样的手机。尽管谷歌、脸书和苹果都可以访问所有这些数据——甚至更多——但它们的权限结构却深藏在相关条款和条件之中。而这些新公司的透明化却提醒我们,个人数据已经被使用了多少。

如果我分享自己的数据能赚更多钱,也许我就不会在意。随着越来越多的此类公司的出现,以及将自己的数据货币化这一概念的传播,这也许会实现。而现在,我想我会继续日常工作。

访问BBC Capital 阅读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