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海外:正在消失的福利大礼包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爱尔兰经济陷入困境,人们为还贷款而发愁。科伊尔(Sorcha Coyle)打定主意,搬到了中东生活。

这位老师发现,让人兴奋的不仅仅是新的挑战,更重要的是,在海外工作比呆在家里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的财务目标。

现年32岁的科伊尔在迪拜回忆说, “全球经济衰退时,我还在爱尔兰,身边家人朋友都失业了,无力支付越滚越多的贷款,经济问题使他们身心疲惫。”

这个决定改变了她的人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科伊尔之前在卡塔尔教书,现在搬到了迪拜,经济困难得到了缓解。

科伊尔看到朋友们都在为钱发愁,她自己在英国教书的时候也曾经历过这种痛苦。当时一半的工资都用来租房了,几乎存不到什么钱。但现在,这些问题都不存在了。2011年,科伊尔接到第一份外派工作,离开爱尔兰前往卡塔尔。到现在为止,她已经攒了18.6万多美元,还购买了两处房产,其中包括家乡一栋四居室的房子,甚至还有闲钱旅行。

塔尔博特(Andrew Talbot) 是一名有着18年工作经验的注册理财规划师,目前在新加坡从事海外理财规划工作。他说,“在国外工作一年赚的钱,相当于国内三年。”

汇丰银行(HSBC)的一项新研究显示,在海外工作的人每年平均能多挣2.1万美元。在接受该银行年度“海外探险家”(Expat Explorer)调查的受访者中,约45%的人在海外工作比在国内做同样工作赚得钱多,还有28%的人在海外获得了升职。

“这绝对会改变你的人生,”汇丰海外业务主管戈达德(John Goddard)表示。他目前常驻海峡群岛,曾在亚洲、中东和东欧工作过。“人们用这些额外的收入为未来做准备。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存钱养老。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把钱用来投资房产。”

汇丰外派员工调查针对的是那些年龄在18岁以上、在海外工作的人。超过2.2万人参与了调查,其中大部分是初级水平之上的专业人士,也就是那些从一开始就普遍享有高薪资的领导阶层。在接受调查的163个国家和地区中,受访者平均年薪最高的国家分别是瑞士(202865美元)、美国(185119美元)和香港(178706美元)。

现在有各种各样的外派员工,不仅有享受高福利的传统侨民,还有旨在积累经验、培养技能、了解世界的千禧一代。

住新加坡的全球流动专家麦克纳尔蒂(Yvonne McNulty)表示,为外派员工提供的福利大礼包正在迅速消失,包括住房、学费和汽车补贴。

她指出,最近一些调查也印证了这一趋势。毕马威(KPMG) 2017年对全球外派工作的调查发现,只有27%的受访者预计标准外派任务(指易于吸引丰厚薪资和福利的任务)会增加。约29%的受访者预计外派人数会减少;而且,为了满足国际用人需求,他们会延长出差时间、增加短期任务和本地招聘。企业搬迁服务提供商卡特斯(Cartus)于201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传统的长期任务越来越贵,成本问题让人们渐渐放弃了这种做法。

麦克纳尔蒂表示:“那种认为在国外工作就能发大财,或者比在国内挣得多的想法早已过时了。这是种谬论。”

尽管如此,人们在国外所缴的个人所得税更低。在迪拜,根本没有个人所得税。新加坡的最高税率为22%,香港为17%。相比之下,英国和法国等欧洲国家的税率高达45%。

但这只是天平的一部分。

许多高薪国家也是世界上生活成本最高的国家之一。美世咨询公司(Mercer) 2018年的生活成本调查显示,香港被评为全球外籍人士生活成本最高的地方,苏黎世位居第三。

除此之外,还有生活方式的改变——收入增加,支出也会随之增加。对于那些在国外工作、工资大幅上涨的人来说,他们很容易把钱浪费在夜生活或高端假期上。

根据塔尔博特的说法,不管你是单身还是和家人住在一起,享受的是一般外派待遇,还是越来越常见的“本地薪酬方案”或“本地薪酬加溢价福利方案”,决定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才是关键,然后制定相应的财务计划和预算。

他说:“大家要问问自己,到底想通过海外工作得到什么。还贷款?存钱?还是买第二套房子?你应该制定一个计划,确定目标,并坚持下去。”

现年48岁的塔图伊(Mai Tatoy)在 20多年前搬到了新加坡,此前她在马尼拉的公司工作,外派后的薪水是国内的六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像新加坡这样的全球大都市经常被吹捧为世界上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之一,但是只要不奢侈浪费,像塔图伊这样的人也能活得很好。

来自菲律宾的塔图伊现已获得永久居住权。她用海外工作赚的钱为自己和父母各买了一套房子(她还负担父母每月的开销),买了投资联结互惠基金,还攒了些钱以备不时之需。

尽管生活开销在过去几年里飙升,但简朴的生活方式使她能细水长流。塔图伊说:“我喜欢朴实又快乐的生活。在城里,我大多数时候都乘公交车,每个月按时还信用卡。我觉得自己摆脱了忧虑和债务负担,获得了自由。”

像塔图伊一样,米亚赫(Abdul Rahim Miah)并不是享受丰厚福利的“传统”外派人员。

这位25岁的英国理疗师几年前举家搬到了马来西亚,在一家足球俱乐部工作。之前的工作由于签证问题泡汤了,他现在是一家健身房的经理。

他说:“我在英国电影院做兼职赚的钱比在这里兼职挣得多。”尽管吉隆坡生活成本较低,但还是有花钱的地方。对于那些觉得海外工作是致富之路的人,拉希姆的忠告是“仔细权衡利弊” 。

在迪拜,科伊尔通过写博客帮助其他想要出国教书的老师。博客上提供在国际学校工作的建议,及所在城市的信息,还有如何通过协商获得最好的薪资待遇。

她承认,高薪的外派工作确是很有诱惑,但也认为,即使有可能获得大笔意外之财,也必须自律。在海外生活了7年后,她觉得经济更有保障了,对未来充满期待。

“当外派老师的日子得有个头了,”她说,“父母老了,家里的朋友也都结婚生子。我不想再当一年只回家两次的游子了。”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