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之变:越来越多的老人,越来越多的外国移民

a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10年前我住在日本乡村时,很少遇到外国人。甚至在东京,当地人有时也会向我这个身材高大的美国白人投来讶异的目光。

但上个月再去日本,变化之大令我震惊。酒店、购物中心和咖啡馆,似乎至少都会有一名工作人员是外来移民。一些在前台、电子游戏厅工作的年轻人,胸前的名牌写着非日本名字。

金泽是东京以北一座中等规模的城市。在那里的一家酒吧餐厅,我看见柜台后面给寿司师傅打下手的,是一个年轻白人。在另一家餐厅,服务我们的是一个来自亚洲其他国家的人,我们用英语进行交流。

总之,日本正在变得国际化,而且这个过程正在加速。

日本人口结构的变化,是因为该国正在经历迅速老龄化和人口减少。再加上其他因素,包括海外游客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的大规模筹备工作,都迫切需要更多劳动力来填补就业岗位。

日本对迫在眉睫的人口危机早有认识,但几十年来,历届政府都不愿意采取大动作,导致问题变得越来越紧迫。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一所葡萄牙语学校里的巴西儿童,摄于10月。有子女的移民经常会抱怨存在语言障碍。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希望引进更多低薪外国工人。但他提议到2025年接纳数十万蓝领工人,在这个传统上不欢迎移民的国家引发极大争议。

周六,日本国会通过了让更多移民劳动力进入日本的法案,这是一个存在争议的、史无前例的举动——从4月开始,在未来5年达到30万人。随着新的法案出台,日本正在经历历史性变化。此事何去何从,可能会影响这个国家的几代人。

老龄人口激增,外国移民激增

什雷斯塔(Bhupal Shrestha)是一名大学讲师,住在东京的杉并区,这个居住区以狭窄的小巷以及两旁的二手服装店和古董店闻名。他在日本生活了15年,但获得“永久居民”签证的道路并不一帆风顺。

他说,他经历过“在基本生活层面的各种歧视,像找房居住或者银行开户、申请信用卡”。他还说,移民群体在对他们有影响的政府决策中没有发言权。

“日本社会将向移民开放,但某些方面他们仍然很保守,”他说。“我想这是因为(他们)没有机会跟移民群体进行交流。”

什雷斯塔来自尼泊尔,是居住在日本的128万外国劳工之一。这是一个创纪录的数字,2008年的时候,这个数字是48万。然而,这个数字仅占日本人口总数的1%,而英国是5%,美国是17%。日本近30%的外国劳工来自中国,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越南、菲律宾和巴西。

日本的外国劳工少,是因为传统上移民在这里不受欢迎。作为岛国,它曾是一个坚定的孤立主义者。直到19世纪中叶,那些来到或者离开这个国家的人,都有可能被处以极刑。然而现在,现代日本认为自己是同质的,存在强烈的文化认同。

从历史上看,日本国内对移民的焦虑,源自人们对失业、文化破坏以及犯罪率飙升的担忧(日本是一个以低犯罪率闻名的国家)。

但一个大麻烦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数量正在下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图为2018年12月7日东京的日本国会,它通过了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法案,引进数量前所未有的外国蓝领劳工

仅2010年至2015年,日本的人口就减少了近100万。去年,人口又下降了22.7万。与此同时,65岁以上的居民数量达到了创纪录的27%,到2050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40%。

今年5月,空缺岗位率(job availability ratio)达到了44年来的最高水平:每100名工人面对160个职位空缺。这也就意味着,现在很多工作是日本老年人不能做,年轻人不愿意做的。

“非常可怕,”美国智库伍德罗·威尔逊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的高级副研究员后藤志保子(Shihoko Goto)这样描述当前形势。但她表示,对于“日本所面临的一些问题”,过去并没有把移民“纳入更广泛的解决方案”。

虽然一些商界和政界人士支持安倍的计划,但也有人纷纷质疑它对日本社会可能造成的改变。

迫切寻找劳工

“没有多少日本人有跟外国人一起工作和生活的实际经验,”东京的移民律师中井正人(Masahito Nakai)表示。但他说,人们开始明白,有些事情不能再拖了。“他们意识到,没有外来移民的帮助,这个国家恐怕不灵。”

需求最迫切的,是全国各地的建筑、农业和造船等部门。随着旅游业的持续繁荣,酒店和零售业对英语和其他语言技能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为了照顾人数日益增多的退休老人,对护理工和家政人员的需求也很急迫。根据11月的一份报告,如果安倍的提议获得通过,预计未来5年会有逾34.5万名外国工人来到日本,填补所有这些岗位空缺。

迄今为止,日本通过临时性的“技能实习制度”来解决外国劳工的输入问题。年轻劳动者或学生在回国之前,可以通过这个方案在低工资岗位上工作三到五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随着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临近,场馆建设方面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也需要海外工人来帮忙解决

但这个方案也因低工资和工作条件恶劣等原因,被批评为剥削工人。去年,一名24岁的越南男子被安排去做福岛核事故清理工作,处理放射性核废料,引发关注。多年来,这个方案一直饱受媒体的批评,一些媒体称之为“变相奴役”。

现在,安倍希望允许低技能工人在日本停留五年,并为技术工人推出一种可续签的签证,允许他们带家人来日本。安倍希望这个新的签证方案能在4月启动。

不过,安倍拒绝称这些工人为“移民”,而且批评该计划的人担心,它可能提供了一条获得永久居留权的方便途径。还有人担心,外国工人会涌入城市,而不是生活在最需要他们的乡村地区。与此同时,权益倡导人士也担心,日本仍未学会如何充分保护外国工人免受盘剥。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国际与公共事务教授伊藤隆敏(Takatoshi Ito)表示,他认为日本社会“正在认识到全球化的重要性”。“到目前为止,大多数(外国工人)都在帮助经济增长,接下的是日本人不愿干的工作。”

但移民律师中井正人表示,获得签证只是一个开始,难的可能是融入日本文化。他指出,语言和文化上的差异,是移民工人面临的主要挑战。

“如果纳税人同意,作为第一步,政府至少应该在日本列岛向他们提供免费或廉价的日语课程,”中井正人说。另一些人则认为,配套服务在总体上是欠缺的。

“我认为有组织的交流活动非常少,住在同一公寓楼里的甚至都没有交流,”什雷斯塔说。“邻里之间没有了解,就不可能形成多元文化社会。”

文化冲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是一个人口老龄化比较严重的国家。按照目前的趋势,到2050年,65岁以上国民比例将达到40%。

密苏里大学圣路易斯分校(University of Missouri in St Louis)的社会学家臼井近子(Chikako Usui)说,从日本的孤立主义历史到其自我认知上的同质性,种种因素都给移民带来困难。

她强调了一长串的潜规则和微妙的社交线索,它们构成了日本社会的框架,甚至令土生土长的日本人感到厌烦,也造成了他们对外来者的不安。她说,道理很简单,从正确的垃圾回收规定到在公共交通工具上要保持安静,还有预测陌生人的想法,这一切外国人怎么可能搞得清楚呢?

臼井近子指出,日本人的“读空气”概念,让日本人对日常生活中那些不言而喻的社交细节产生了近乎心灵感应的理解:“日本人真的不认为这是外国人能做到的。事实上,(甚至)连我在日本也不能(总是)做到。”

伍德罗·威尔逊中心的后藤志保子说,身为日本人意味着什么,有一个严格的准则。“这不仅仅是关于公民身份:它还关乎种族,关乎语言,关乎身体语言。所有这些微妙的东西,不是日本人,很难理解的到。”

“但是,人们的观点越来越开放,”她补充道。“我认为(日本人)现在有了更多机会,以一种10年前无法想像的方式,跟与自己不一样的人相处。”

随着社会老龄化和奥运会临近,日本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要找到从海外引进急需劳动力的办法。

什雷斯塔说,那些搬到日本的人需要提前了解自己将会面对什么。他喜欢在日本的生活,但又表示,这是一个“崇尚努力工作、遵守规则”的地方。“最好对日本文化和日常生活规则有所了解。”

与此同时,政府可能会在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找到一个各方可以接受的外籍劳工方案。在此之前,劳动力短缺的问题缓解无望。

请访问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