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还是遍地黄金的海外工作者乐土吗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在阿联酋工作了两年之后,西蒙兹(Alison Simmonds)今年三月回到英国。

西蒙兹从事通讯咨询的工作,几年前因工作关系到阿联酋出差,2016年1月,她决定彻底搬到迪拜来,想寻觅点阳光和更有活力的社交生活。

不过,尽管她“私交和人脉很广”,也花了一年多才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并且那仅是一年的合约工。

她的到手工资高于在英国的水平,因为无需纳税,但短期的合约使得她缺乏安全感。每月房租和用于汽车的开销,比按年付的租约花销更大。

45岁的西蒙兹在合约还有8周到期时,开始去寻找新的工作。她解释称,“确实没什么令人满意的薪水,所以我就回来了。”

“我希望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回迪拜,但现在似乎不是好时机。这么多人都在离开,很多很资深的人才在拼命找新的工作。”

“雇主市场”

以产油著名的阿联酋吸引了数以百万的侨民,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涵盖各个阶层,吸引他们的是免税工资和终年阳光。

大多数外籍人士住在阿布扎比和迪拜等主要商业枢纽。作为主要旅游景点,迪拜以七星级帆船酒店、摩天高楼和全球最大的购物中心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迪拜素有外籍高薪专业人员聚居地的声誉。

侨民参与了阿联酋的建设,也居住于此。1980年,阿联酋仅有100万人,如今有950万人。

多年来,阿联酋以专业人员收入高著称,包括住房、医疗、交通和出行在内的福利丰厚。这让精明的侨民有机会攒钱,其他人则拥抱高端的生活方式。

但是与诸多海湾邻国一样,近年来,由于油价下跌,阿联酋的经济遭到重重困阻,导致房地产行业下滑,薪酬紧缩。

总部位于伦敦的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分析师乌齐耶尔(Keren Uziyel)称,“虽然2018年全球油价回升,但经济保持适度增长。”她说这是由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决定原油减产,以及地缘政治的因素,比如与卡塔尔的断交,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等,对企业造成了负面影响,这在迪拜尤其严重。

乌齐耶尔补充道,阿联酋政府于今年1月推出了5%的增值税,用以弥补油价下跌带来的税收鸿沟,这让人们觉得,阿联酋正在成为一个成本更加高昂的商业枢纽。她表示,由于餐饮、娱乐和消费的成本增高,也对个人花销产生了巨大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称,理论上,2019年阿联酋的国内生产总值预计将以3.7%稳步增长,但根据迪拜国民银行11月发布的“迪拜经济追踪指数”(Dubai Economy Tracker Index),私营部门的增长率跌至两年半间的最低水平,就业指数连续两个月出现收缩。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7年,阿联酋国家旅游业展览会期间,参观者光临迪拜公园和度假区的展位。

《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篇报道称,迪拜正陷入“白领衰退”。但一位迪拜的经济学家认为这有点过分夸大,称自己对经济增长保持谨慎乐观,但同时认为,随着经济趋于成熟,目前正在经历一场“调整”。

中东人才管理咨询公司瀚纳仕(Hays)的总监格里弗斯(Chris Greaves)称,现在企业都“具有高度的成本意识”。

根据他所在机构刊发的《2018年收入与就业报告》(2018 Salary and Employment Report),三分之一的受访企业表示正在裁员,半数以上称不会有加薪。

“一些机构正采取降薪的办法维持员工人数。”格里弗斯说,“现在很常见的情况是,企业提供的薪资福利低于求职者现有的薪酬水平,但求职者仍然会接受这份工作。毫无疑问,现在是雇主市场。”

收入缩水

总部位于迪拜的人力资源管理公司GGC Consultancy的合伙人吉尔(Rohini Gill)表示,过去几年阿联酋就业市场发生了很大变化。

“现在变化很大。”她说,“到阿联酋工作不再被人们视为苦差,因此也不会再有包括教育、医保和住房等方面的补助。这里的生活成本很高,因此对很多人来说也不再那么有经济方面的意义了。”

竞争也很激烈:据吉尔称,一则招聘广告收到的申请达5000份,很多东南亚的求职者对薪酬的期望较低。

来自英国哈特尔浦的休斯(Stephanie Hughes)是媒体内容专员,四年前与其从事建筑业的丈夫搬到迪拜。

这位两个孩子的母亲称,“当时市场很不景气,我知道很多人离开,因为他们找不到工作,或至少找不到薪酬足够的工作。所有我关注的职位似乎比我现在的待遇低25%至30%,当需要交学费或医保时便岌岌可危。”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8年8月30日,阿联酋人与外国人在迪拜的餐厅用餐。

这和过去阿联酋以暴富之地闻名的日子相去甚远。

一位出于职业敏感度而不愿透露姓名的数字营销高管称,随着市场的成熟,对过去“荒谬的高薪”加以纠正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他认为情势已经走得太远,他说:“企业希望得到的与其用于雇佣的是两回事,截然不同。”

自从十年前搬到迪拜,这位45岁的高管6次转岗。他的待遇仍然高于英国的水平,但目前的薪酬比他刚到的时候仍然要低。在获得目前工作之前,他也经历了14个月的失业期。

他说,“那时相当艰难,我们花掉了一大笔积蓄。”雪上加霜的是,他的妻子也在休产假后被裁员。

对于在迪拜打拼的那些人,回国不是常见的选择——他们也许无家可回,没有搬家的经济能力,或无法落实子女的教育。

“如果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则需要为离开而准备。”他说,“这太消耗人的情感了。”

廉价人工?

扎拉•巴蒂(Filipina Hannah Zarah Bhatti)三年前来迪拜探亲,她的母亲在此工作了近30年,她找了一份工作,为一个时尚零售品牌运营社交媒体。

如今这位28岁的大学毕业生现在为一家知名的酒店品牌做市场营销。

她的月收入为1万阿联酋迪拉姆(约2720美元,2130英镑),比她在菲律宾薪酬高三倍。

有些西方侨民将巴蒂等职员视为威胁,因为他们愿意接受更低的薪酬。巴蒂称,她觉得自己比其他国籍的同事挣得少。

吉尔称,她曾碰到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印度人,愿意做月入7000迪拉姆(约合1900美元,1480英镑)的金融助手。这些工作曾经由没有大学学位的欧洲人做,但收入是其两倍。

巴蒂认为她的国籍使其在有成本意识的雇主中更为“热门”,但她认为,根据护照的封皮颜色来决定薪酬是不公平的。

她说,“有工作我很开心,但在这里生活很昂贵,无法给家里寄回很多钱。”她提到收入低和其他社会经济上的难题,“回家对我也不是出路。”

格里弗斯说,虽然薪酬在下调,但仍然高于英国、欧洲、澳洲和美国的通常水准,最重要的是,在这里无需纳税。

他说,“这仍是极具吸引力的工作之地,即使企业不提供福利大礼包。我们依然收到成千上万份简历,因此吸引力必定依然存在。”

这不是阿联酋第一次出现经济动荡。2009年,迪拜是全球金融危机中受关注的受害者之一。法律收紧后,一夜之间昔日繁荣的市场遭遇寒冬。

为了应对最近的经济疲软,政府公布了多项刺激措施,总价值超过130亿美元。新的政策包括:在某些领域允许外资全资控股;更灵活的签证政策;削减商业登记费及其他管理费。

这些措施应该会将阿联酋打造成一个具备商业吸引力的地方,并有助于企业维持,甚至扩大员工人数。尽管如此,人们认为就业市场中的竞争仍非常大。

吉尔说,“来这里找工作前你要做足功课。迪拜地价不菲,我们知道到有的人打算过来赚钱,但最后却入不敷出。”

回到英国的西蒙兹对在阿联酋的经历心存感激,但会警告他人不要冒太大风险去那里找工作。“如果没有相当的经济基础,我不建议你到那里去找工作,因为很快便会负债。”

“2016年我抵达迪拜时,遍地黄金的日子已一去不返,但现在,真是一点点黄金都看不到了。”

请访问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