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再就业:老年人改变人生轨迹的新潮流

哈勒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零工经济:66岁的哈勒为客户组装家具

今年2月,66岁的伦敦人哈勒(Sylvia Haller)遭到解雇。然而,她失去的不只是收入,自尊心也备受打击。

她说:“我有一种感觉,‘我太老了,没人想雇我’。”哈勒之前的工作是为伦敦哈克尼区的老年人和残疾人安装家居及改造设备。失去这份一直引以为豪的工作使她“十分痛苦”。

哈勒的退休金很少,也没有为退休生活做任何准备,于是她打起精神,开始在网上浏览招聘信息。她说,“不管找什么工作,我一点信心也没有。”

一位朋友向她推荐了“跑腿兔”(TaskRabbit),她对此很感兴趣。“跑腿兔”是一款应用程序,用户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兜售各种各样的服务——比如操作性强的动手组装家具或者排队买网红早餐之类的琐事。哈勒随即注册了账户,花了一段时间熟悉平台后,为客户完成了各种不同的工作。

自由职业是一种选择

近年来,“零工经济”迅猛发展。总部位于柏林的“外卖超人”(Delivery Hero)聘用司机在欧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等地送餐;“滴滴出行”(Didi Chuxing)是中国的一款拼车软件,发展势头十分强劲,甚至使优步(Uber)的扩张计划化为泡影;“跑腿兔”颠覆了雇员和雇主之间的关系,改变了人们的日常工作。

Image caption 85岁的美国人约翰·马尔斯顿退而不休,当起了优步司机

2018年,德勤(Deloitte)的研究人员在一份趋势报告中估计:在欧洲、印度和美国,有7700万人自认为是自由职业者。2016年,仅在美国,就有370万人按需工作。据财捷公司和Emergent Research的最新预测显示,这个数字将在2021年激增至920万。凯利外包咨询集团(Kelly Outsourcing & Consulting Group)的研究表明,亚太地区的零工经济也在蓬勃发展,84%的招聘经理表示会雇佣零工。

对这些员工中的大多数来说,自由职业是一种选择。财捷公司研究的6000多名员工中,只有一小部分人(11%)说他们找不到全职工作。这些人之所以选择投身零工经济是希望更好地掌握自己的职业生涯,使收入在这样一个不可预测、不断变化的经济环境里更加多样化。

寻找人生意义

人们总是觉得只有年轻人才会去打零工,因为这些优柔寡断的千禧一代没办法投身于“真正的”职业中,又或者一毕业就碰上了经济大衰退找不到全职工作,而且随需应变的工作似乎最需要年轻人特有的旺盛精力及悟性。

Image copyright Cooper Neill
Image caption 海斯在“5美元服务区”接到了许多文字工作

但是,专门打零工的美国人中有约三分之一(31%)是1946年至1965年间出生的婴儿潮一代。这种现象并非美国独有(尽管目前还没有全球范围内的研究)。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在一份覆盖西班牙、德国、法国、瑞典、英国和美国的报告中发现,超过四分之三的独立员工年龄在25岁或以上。许多人发现自己的钱根本没办法支撑退休后的生活。根据财捷公司和Emergent的报告,美国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当中,约有一半人的退休基金不足10万美元。

但他们之所以打零工不仅仅是为了钱。与千禧一代和X一代相比,婴儿潮出生的劳动力最不可能陷入财务困境,也最可能享受自己的工作。在55岁及以上的人群中,32%的人表示他们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结识“有趣的人”(全职员工中这一比例仅15%)。

“这份工作很刺激,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客户,”哈勒说。她回忆起帮一名年轻学生组装床架的经历:她的公寓位于“伦敦东部最偏僻的地方”,只能通过狭窄的鹅卵石路和黑漆漆的铁楼梯进去,屋子里到处都是缝纫机、面料和衣服。

哈勒和她的同事们正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曾说过,有意义的工作是幸福生活的两个先决条件之一(另一个是爱)。工作可以帮助我们融入社会,给予我们成就感,甚至还能延年益寿。一些研究人员认为提前退休和早逝有关系。

牢牢抓住第二次机会

对于那些在体力要求很高的领域工作的婴儿潮一代来说,数字零工是一种解脱。

Image copyright Cooper Neill
Image caption 68岁的海斯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投身于美国的油气行业,但是后来他在“5美元服务区”网站上获得了第一份配音工作

住在阿根廷的纳尔逊(Jerry Nelson)很喜欢当摄影记者。但现年62岁的他表示,自己太老了,不能冲进橡树林和贩毒集团混在一起。骨头架子都松了。他在“5美元服务区”(Fiverr)为客户撰写博客和营销文案。“今年非比寻常,”纳尔逊说,“我不需要再维护网站,也不用看客户脸色了。”

打零工的弹性工作时间特别吸引那些对家庭有责任感的婴儿潮一代。哈勒“跑腿兔”收入稳定,但实际上她花在工作上的时间比以前更少了。她的工作时间并非朝九晚五,而是“在这里工作2小时,在那里工作3小时,偶尔在周六工作”。“这样,我呆在家里的时间更多。”她说。“我有两个十几岁的儿子。我很高兴有更多的时间陪他们。”

对于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来说,打零工是追求梦想的一种方式。68岁的美国人海斯(Dan Hays)将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石油和天然气行业。2015年,他与一位客户进行了一次极其重要的电话会谈,这位客户称赞他的嗓音——带点德州口音的流畅男中音,并提议他去配音。海斯在“五美元服务区”注册了账号,并接到了第一份配音工作。“我在石油、天然气和房地产领域做得风生水起,但并不能让我精神振奋。因为这些行业竞争非常激烈,压力很大。我想尝试不一样的东西。”

自那以后,海斯在“五美元服务区”的工作扩展到自由撰稿和编剧领域。“我从小就是个作家,”他说,“我喜欢写作。”

现在,他每周只工作10到15个小时。当他觉得自己工作得差不多了,就会去“随心所欲”地玩个痛快。周四下午,我们在聊天时,他说:“我要去狗狗乐园和狗狗们一起玩,然后去看一场足球赛。”

也许我们追求的东西,说到底都是一样的。

请访问BBC Capital 阅读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