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午餐餐包的艺术:简单、方便而刻板

, Image copyright Zaria Gorvett

在挪威,每天都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从十一点半左右开始,背包和手提包底部会发出包装纸的沙沙声,随后人们开始拿出包装好的方形餐包。餐包整整齐齐地用烘焙纸包裹起来,有的还会在上面潦草地写下各种可爱的留言,比如“过得愉快!”(“ha' en god dag!”),也有些是用绳子捆扎的。

在公司、校园和公交车上,或是在冰封的海湾附近旅行时,随处都能目睹这一现象。如果有一点可以肯定的话,那就是所有餐包中的三明治都是一样的。如果按正确的方法制作,三明治是干的,无味,以淡棕色为主。

萨加顿(Ronald Sagatun)从事广告工作,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主持一个关于挪威文化的频道。他说,“在挪威,人们不应该对午餐抱太大期望,这件事有点刻板。餐包制作简单,便于携带,易于食用,但它令人失望。”

在英国,上班族会在午餐时间,匆忙地赶往不同的地方,或去咖啡馆排队,或在超级食物色拉和熟食风味的三明治前大吃特吃,或者更糟的是,有人干脆不吃午饭。挪威人却早把餐包准备妥当,数十年来,人们都坚持不懈,每天早晨准备一份包好的午餐。

餐包是传统习俗的一部分

“自带餐包”(matpakke)一词读作“maadpukke”,元音“e”的重读音,是重点的强调。餐包是由三片或四片切薄的全麦面包堆叠而成,将火腿片、鱼片或奶酪片摆在各层面包上(这是餐包的通俗含义,尽管严格来说,该词可用来描述准备要带出家门享用的任何食物)。

如今,餐包不仅仅是清淡的单层三明治;它表达着一种国家的生活方式,也是一种低调的文化自豪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挪威生产力很高,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高居世界前列。

在挪威,大多数孩子上学时带餐包,很多成年人在其整个职业生涯中,也一直保持着这种习惯。霍尔姆(Helge Vidar Holm)在卑尔根大学研究法国文学,最近退休了,据他说,留学生到这里来,老师向他们传授挪威文化时,第一讲便是“餐包”文化。他说,“不少人在掌握谢谢等词语前,最先学会说的词是餐包。”

这个传统始于上世纪30年代的奥斯陆早餐。当时,挪威的经济贫困乏力,政府颁布这一项目,旨在为所有在校儿童每日提供一份免费餐。这是不折不扣的功绩,后来受到世界各地的效仿。最终,家长接管了此事,并逐渐演变为餐包,如今不仅是为孩子而准备,成年人也吃餐包,不论是医生、学生还是建筑工人。

霍尔姆说,“像大多数挪威人一样,我上班时每天吃餐包。这是挪威人的生活主式,是最特别的,因为瑞典、丹麦、冰岛或芬兰都不这样。这也是挪威的传统。”

启动生产力

挪威是一个富裕的国家,拥有世界上最高的人均GDP。这与北海的石油储量有关,也与国家的生产力有关。

根据商业资源公司“专家市场网站”(Expert Market)发布的报告,自2016年以来,挪威的生产力北欧第一。与此同时,英国单位时间生产总值依然没有从2008年的经济崩溃中恢复过来;同一份报告显示,挪威的生产力增长了9%,而英国的生产力下滑了7%。

挪威坚定地履行餐包文化,简单易行,其他国家能否从中学到一些东西呢?

餐包这个传统的好处是,它会带来更有效的休息。在挪威,不论雇员为谁工作,他们的午餐时间只有30分钟。虽然该条例听上去很苛刻,但这是非常必要的;挪威人每周工作时间是世界上最短的,平均每周38.5小时,很多职员下午3点就下班了。

霍尔姆说,“如果休息得越久,工作时间则越长。尤其因为挪威是一个海岸线非常长的国家,有漫长的极夜,因此适合在太阳落山天黑之前完成工作。”

英国的情况截然不同。缓慢的劳动力问题令人烦恼。英国也是欧洲每周工作时间最长的国家,大约42.3小时。假设每天8小时工作时间,与挪威相比就相当于每年多工作3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平均而言,英国工人(图示)每周比挪威工人多工作近4个小时。

霍尔姆说,“我不觉得我们更聪明,但我们知道去上班就是去工作。我们不会花太多工夫和同事谈天说地,吃顿午餐等等。我到国外去时,这些事却做得很多。”

餐包至关重要,因为这意味着职员有完整的时间用来休息。萨加顿说,“餐包非常简单,不会浪费任何时间,不出10分钟,你就可以刷屏或与同事交谈等等。”“它更像是对食物的一种实用的诠释。这就像‘好吧,别浪费时间了!’”

在伦敦工作的罗特(Mira Rutter)是企业生产力研究指导,他认为,我们大家都应该以高效益为目标。他说,“在着手创办自己的公司之前,我从事的是投资与财富管理的工作。每到午餐时间,我总能看到人们在排队等候,然后他们就在办公桌前用餐,这么做很不健康。我倡导合理科学用餐,利用午餐时间也让眼睛休息一下,到处走走。有意识的休息是一种好的习惯,这会让下午的工作更为高效。”

不益于健康

尽管餐包可以提高时间效益,但在营养方面不太理想。虽然初衷是为了改善挪威儿童的饮食,但现代的餐包称不上是健康午餐的榜样。

Image copyright Zaria Gorvett
Image caption 在这堆不起眼的全麦面包中,人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首先,最下面的一层是索然无味的黑麦面包;按传统做法,只有超市里那种深加工的黑麦面包才符合要求。夹心层用的是芝士片,有些选用的是棕色液态凝固型芝士,用奶油和山羊奶制成,称之为“棕奶酪”(brunost)。棕奶酪的熔点极低,在室温下即可融化,棕奶酪也极易燃(2013年,一辆装有棕奶酪的卡车起火,奶酪持续燃烧了五天,该起事故一度成为全球新闻焦点)。夹心层也有其它的搭配,比如罐装奶酪或禽类肝酱。

萨加顿说,“其他北欧国家是找不到这种肝酱的。这种肝酱平淡无味,也不新鲜,可以储存好几年。”

萨加顿热情地指出餐包制做中存在的典型问题,比如夹心层堆得太高,面包片数量超过三片或四片。他说,“餐包应当是人体饥饿时所需的食量,餐包不应该超量。”此外,忌讳添加沙拉或美味的腌肉片。如果人们想吃美味的餐包,又要避免同事们惊诧的目光,可以换成番茄酱或鱼子酱,只要是罐头包装或罐装的就可以。萨加顿说“餐包变得极富异域风味”。

餐包的另一个特点是,每片面包之间,都添加有面包片大小的纸张即夹层纸,当你一片片地享用餐包时,夹层纸会剥落下来。吃餐包时,要配热饮或自备在保温瓶中的咖啡。

但不管餐包里夹什么,我们从挪威的午餐文化中学到了其它东西。霍尔姆表示:不吃午餐的情况是很少见的,人们往往会在同一时间开饭,天天如此。

巧合的是,这一习惯正是提高劳动效益的首要原则,生产率研究大师们积极倡导这一原则,自助类书籍也在首页位置大加宣扬:日常事务要有条理。

目前还没有很多对这一策略的深入研究,但是从商业巨头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到《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的作者罗琳(J.K. Rowling)等,很多有成就的人都是这么做的。

目的是把生活安排得更有条理,在固定的时间段里完成重要的事情,比如用餐或健身。日常事务有条理,,会帮助人们做更多的事情,同时也能减轻压力,人们常采用这种方法治疗狂躁症。在挪威,人们接受这种合理的安排,但又有所发展,每天吃同样的食物。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生产力专家称,有意识地体息,会使人们的工作更有效率,而不是匆忙的办公桌前午餐。

让萨加顿吃惊的是,尽管他们办公室里每天中午提供免费的午餐,而且有自己的意大利厨师,但他的同事经常会自带面包。他说,“有时候我们中午吃意大利面,然而排队的挪威人开始切面包片,他们会在面包片上放意大利面做成餐包,像是自带的餐包。他们说:‘不行,不行,如果我们不吃一片面包的话,就不能算是吃午餐’。”

优质餐食

其实,有了餐包,可以帮助职员避免决策疲劳。这听上去有点牵强,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我们做出的每一个决策都会让我们的心理疲惫,最终导致接下来的一天中,做出更糟糕的决定。在某些行业中,如医生,这可能会让病人遭受危险。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每天做同样的选择,避免为了不重要的事做决定。据报道,社交网站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因为这个原因,上班时总是穿同一套衣服,标志性的灰色T恤搭配牛仔裤。另一位粉丝是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身着蓝色或灰色西装。每天吃同样的午餐意味着挪威的超级生产力,劳动力少做了一个决策。

企业生产力的研究者罗特说,“不用操心午餐吃什么,这当然很重要,我总是建议客户提前做好安排来解决此事。提前准备午餐是很有必要的。”

很难想象,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会突然对罐头包装的鱼子酱和不新鲜的肝酱产生兴趣。不过,自带午餐的挪威文化似乎有很多优点。世界上最乏味的三明治餐包值得试试看。

请访问BBC Capital 阅读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