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创造力激发的“心流”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奇克森特米哈伊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心理学家奇克森特米哈伊创造出“心流”一词,用来描述一种完全沉浸其中的精神状态(Credit: Alamy)

米哈伊·奇克森特米哈伊(Mihaly Csikszentmihalyi)在二战期间饱受战火蹂躏的欧洲长大,小时候他看到大人们都在努力地在战后重建自己的生活,但也有人失去了意志。于是,他开始专注于一个大多数其他孩子都不会去费力关心的问题:是什么让生命值得活下去?

后来,奇克森特米哈伊从匈牙利搬到美国,研究心理学,希望解开从小就困扰他的这个问题。

他想知道,财富和幸福的关系是怎样的。研究显示,金钱并不能带来快乐;超过一个基本值,收入再往上增加几乎不会提升幸福感。因此,正如他在TED演讲中(那场演讲的题目很吸引人——《幸福的秘诀》)所说的,他决定探索“在哪些日常生活和日常经历中,我们能感受到真正的幸福”。

奇克森特米哈伊认为,创意工作者,比如艺术家、画家和音乐家,可能会有一些独到见解。他们长期辛劳地投身那些不大可能带来名声或财富的项目,一定有原因。这些工作是否给他们带来满足感?是什么让他们的付出有所回报?一位作曲家告诉奇克森特米哈伊,当创作进展顺利时,他会体验到一种狂喜。不需要思考,会忘记了时间,音乐自己会“流出来”。奇克森特米哈伊从运动员、诗人、象棋选手那里都听过同样的话。

的确,有一些特别的事情发生。奇克森特米哈伊将这种完全沉浸其中、毫不费力、聚精会神的入迷状态,称之为“心流”。

那是40年前的事了。从那以后,奇克森特米哈伊和他在世界各地的同行一道,研究了喜马拉雅山脉的登山者、道明会的修士、北美原住民纳瓦霍人(Navajo)当中的牧羊人,以及其他数千人。幸运的是,研究人员发现“心流”并非艺术家专有。事实上,只要我们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爱好或关系中,我们就能体验心流,无论是在山间还是庙宇。

“心流”状态

进入“心流状态”有几个标志性条件。

“有这样一种专注,一旦它变得强烈,就会带来一种狂喜和清晰的感觉:从一个时刻到另一个时刻,你都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你做的事即刻得到回报,”奇克森特米哈伊在2004年2月的TED演讲中说。“你知道你要做的事情充满困难,但是可以做到的,时间感就消失了,你忘记了自己,觉得自己是某个更大事物的一部分。一旦条件具备,你所做的事情本身就变得有价值,有吸引力,而不需任何外界因素的促进。”

有些人把这段异常专注的时期称之为“进入了化境”。不管是“心流”还是“化境”,它都不仅是一种心理状态,生理变化也随之而来。2010年瑞典一项针对古典钢琴音乐家的研究发现,进入心流状态的音乐家出现呼吸加深、心率减慢的现象。甚至面部的微笑肌也被激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心流过程中,你可能会有超高的创造力,但不要忘了,做一个大项目所需的不仅仅是心流的沉醉(Credit: Getty Images)

化境的好处远远超出了这种体验本身。心流与主观幸福感、生活满意度和总体幸福感有关。在工作中,它与生产力、积极性和公司忠诚度有关。

有些人可能天生就容易进入心流状态,尤其是那些在性格测试中责任心强、开放度高,在神经质测试中得分低的人。但如果你不是每天都有心流体验,那你能找到触发它的方法吗?

进入化境

首先,您必须创造进入心流状态的最佳条件。

“避开嘈杂和可能被打断的的环境,”伦敦都市大学(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的心理学家、《积极心理学导论》(Positive Psychology: A Critical Introduction)的作者乔凡尼·莫尼塔(Giovanni Moneta)建议道。

活动本身也是重要因素。“我们需要参与对我们有意义、有挑战性的活动,而且我们觉得自己具备成功所需的技能。”

当我们事先经过练习,就更有可能进入心流状态。想想滑冰场上专业的花样滑冰运动员,或者麦克风前自信的歌手。难度也要适中,不要简单到觉得无聊,也不要难到让人感到压力。

当然,这些并非我们总能随意控制的。美国作家科特勒(Steven Kotler)写过一本关于人类最佳表现的书。他承认,尽管我们已经了解了心流状态的生理反应和对心灵的裨益,“当发生时,心流仍然是一个快乐的意外。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让你更容易发生这种意外。”

正如莫尼塔所警告的,心流可能会让人精疲力尽。完成一个大项目所涉及的,不仅仅是心流的沉醉阶段(如果超级高效的话)。为了到达任务的终点,应对无聊的部分,并穿过令人不适的困难阶段,同样重要。

正念很重要

如果心流难以实现,或者被它的强度所累,你或许可以选择正念。就把它设想为心流的同质境界,但进入更容易。

“这两个概念非常相似,”写过几本关于正念、创造力和信仰专着的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兰格(Ellen Langer)说。“主要的区别在于,正念是一种几乎每时每刻每个人都能获得的心理状态。它不是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几乎任何活动都可以凭借专注完成——无需瑜伽或者冥想(Credit: Alamy)

她说,正念和心流拥有很多共同的好处。

“当人们专心的时候,血压会下降,所有的生理指标都显得更健康。人们认为你很有魅力,你更健康、快乐,人际关系也更好。你的工作更出色。我们让交响乐团的音乐家身心投入地演奏,以及在典型状态下(过度排练或心不在焉)的演奏。将曲子播放给那些对这项研究一无所知的人听,近90%的人更喜欢用心演奏的曲子。”

几乎任何活动都可以专注地完成——无需瑜伽或者冥想。

“只需对自己说,'和我住在一起的这个人身上,或者我回家的这条路,有哪五个新特点?'在熟悉的事物中寻找新东西会让我们更加专注,”兰格说。“如果和别人说话,你觉得你知道他们会说什么,就几乎不会专心去听。如果你一开始就意识到你不知道,态度就会截然不同。每件事都变得更有趣。如果有趣,自然就会更吸引人。”

曾经有人得知我是一名作家,就问我是否“经常经历心流”。有一种成见,作家和创意人员可以随意体验化境状态——我们坐在笔记本电脑前,俗务就逐渐消散了。

多年来,我一直在练习莫尼塔进入化境的一些标准要素。但我印象中只有几次进入了类似心流的状态;我大多数的写作,与其说是一种入迷的状态,不如说是一种折磨。在任何写作项目中,都有很多变量是我无法预测的。我的查询的信息来源会回复我吗?我寻找的那个资料存在吗?会有人给我发一条以“哦,天呐”(OMG)开头的短信,来转移我的注意力吗?另外,我也无法按照科特勒进入心流公式的推荐,精心安排一个超出我能力4%的挑战,我觉得刻意这样做实在是太荒谬了。

相对来说,正念更容易管理。想要提高注意力,我可以把手机放进抽屉里;如果遇到棘手问题时,我可以停下来喘口气。我不能说这让我感觉超然入境,但我会尽我所能接近这种境界。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