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阻止“数码黑帮”偷走你的时间

公园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本文改编自历史学家琼斯(Rhys Jones)主持的《分心不是我的错》(Driven to Distraction)广播节目,翁蒂韦罗(Eva Ontiveros)进行改写和扩充。

我们现代大脑似乎很难专注于一项任务,而是不断地从一件事跳到另一件事。

在类似Spotify这样的音乐流媒体服务中,跳换选歌速度如此之快;现在的杂志文章都标注预估阅读所需时间。

在英国的一项调查中,有近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有走路分神出事的经历:低头盯着智能手机,一头撞到灯柱上。

我们正面临着分心危机,但有没有思想不集中的“治疗方法”?是谁夺走了我们的注意力?

谁窃取了我们的注意力?

社交媒体、定向广告、YouTube、各种应用程序,一些科技企业已经学会了如何将拖延症变成钱, 并且正在系统性地、大规模窃取我们的注意力。

帕尔马(Belinda Parmar)以前是一名科技传播者,现在致力于关注科技对人们心理健康的影响,并且成为戒除科技成瘾方面活动的热心人士。她说:“整个科技行业都在致力于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而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况正在发生。科技行业一直承诺要拉近我们与世界的距离,但它们的首要目标是占用我们的时间,”她指出,一些公司对此毫不掩饰,如娱乐平台网飞(Netflix)。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智能手机提供了不同的刺激程序,让人欲罢不能,放不下来(Credit: Getty Images)

帕尔马说:“当网飞的首席执行官黑斯廷斯(Reed Hastings)告诉你,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睡眠时,你就想想吧,如果长期睡眠不足,在生活中怎么能集中精力呢?”

帕尔马是Empathy Business的首席执行官,他承认科技有很多积极的方面,但也指出“科技也有黑暗的一面”。

另一位对科技转变了观点的威廉姆斯(James Williams),他曾在谷歌工作,后来感觉这家大型科技公司的目标与他的价值观存在冲突。他说,一些科技平台往往把重点放在点击量、浏览量和使用产品时长的最大化上。他发现周围有这么多的科技产品环绕,自己根本找不到反思的空间。

他把科技产品的使用者比作农奴,把大型科技企业比作庄园主。他说,今天的“农奴制不是关于我们体力劳动的冲突,而是关于注意力的冲突”。

虽然许多数码产品可以免费使用,但它们占用了我们最宝贵的资源——时间。

被迫分心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教授、《注意力商人:他们如何操弄人心?揭秘媒体、广告、群众的角力战》(The Attention Merchants: The Epic Scramble to Get Inside Our Heads)一书的作者吴修铭表示,不停查看手机的需求归结于所谓“可变奖励计划”的诱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为了进行操作性条件反射的研究,心理学家斯金纳研究了盒子里的两只鸽子(Credit: Getty Images)

著名心理学家、哈佛大学教授斯金纳(B. F. Skinner)在进行了一系列实验后提出了这个概念。他说,如果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分发食物,那么就会变得更喜欢去啄投食按钮。

吴修铭说,这很好理解,不一致的奖励刺激最容易让人上瘾,就像老虎机一样。所以,跟那个啄食按钮的鸽子一样,我们会不停地点手机,虽然经常感到失望,但偶尔还是会得到一些令人兴奋的东西,比如一篇好文章,这会让我们不停地刷手机。

他说:“这样以来,你就会把一天中的数小时、一周中的数天、一生中的数个月浪费在你根本不关心的事情上。”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阻止我们分心呢?

把时间收回来

研究习惯形成的畅销书作家、消费者行为专家埃亚尔(Nir Eyal),深谙科技企业用来吸引我们注意力的所有技巧。他过去曾教授他们如何做这件事。

他说:你可以通过个人努力,把时间和精力夺回来。这取决于个人,因为"我们的政府不会拯救我们,科技企业也不会"。

他有一个四步方案,可以阻止科技产品分散注意力。

第一步:管理好你的内部诱因。当我们分心时,通常是希望摆脱不舒服的事情。试着把它找出来,并加以管理。

第二步:留出分散注意力的时间。每天留出一点时间让自己分心,这样就不会觉得你的时间被侵占了。给自己一个小时的"社交媒体时间"。

第三步:删除外部触发器。关闭通知以及各种提醒铃。

第四步:立约以防止分心。获取一个科技应用程序,限制花在手机上的时间。关键因素是自我意识:当意识到你被手机或平板电脑分散了注意力,你就会将它放下。

关闭电子设备

澳大利亚记者、已为人母的莫斯哈特(Susan Maushart)表示,儿童与成年人一样,“越来越离不开屏幕,可以说与电子产品到了亲密无间的程度,而牺牲了亲人之间的互动。科技正影响着我家人的注意力。”所以她决定抛开所有的电子设备,关闭六个月。

Image copyright Dan Bridge
Image caption 帕尔马因为担心科技对心理健康的影响,而成为一名戒除科技成瘾活动的热心人士(Credit: Dan Bridge)

莫斯哈特说:“我希望家人能有眼神的交流和交谈。我想让他们围坐在餐桌旁,而不是吃饭狼吞虎咽,为的是继续回去发短信、发信息和上YouTube。我想要我的家人回来。”那么,成功了吗?她说,花在跟人交谈的时间变多了,但也有很多无聊的时候。虽然这让她重新思考自己与各种屏幕的关系,但六个月后还是准备重启那些设备。她承认,重新启动电子设备的那一天,感觉就像是过节。

那么,如果关掉电子设备行不通,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改革科技企业

威廉姆斯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建立一个新的道德体系来治理“注意力产业”。

威廉姆斯说:“我们应该渴望这样的世界,在那里,仅仅为了别人的注意而去吸引的行为,被视为一种侮辱,一种近似邪恶的东西。如果我们的道德观和价值观不能对科技设计起到指导作用,那么就应该用其它方式来做这件事。”

考虑到这一点,他创立了一个名为“充分利用时间”(Time Well Spent)的团队,并且与其他行业关注注意力的叛逆者一起,积极活动,争取应用程序公司改变它们设计产品的方式。他说“这些公司表示:它们希望改善人们的生活,但当它们从我们身上拿走注意力的时候,这远比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要珍贵。”

但如果注意力不是一种可以买卖的商品,而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东西呢?这需要改变的不是科技行业,而是我们自己。

帕尔马说,“你永远不会有机会,”她亲眼目睹了电子产品上瘾对心理健康的危害,尤其是对儿童和年轻人的影响。“你认为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选择……但你没有意识到,每个应用程序背后都有一个由开发者、心理学家和游戏专家组成的团队,他们的唯一目标就是窃取你的注意力。”

“你不能独自与之抗争,特别是当你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们要如何才能对抗这些数码黑帮呢?”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