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不懈的艺术:忍之于日本

日本女性穿和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的职业女性为忍所困,工作机会也更少(Credit: Getty)

在日本首都东京,工作日通常是从乘坐世界上最繁忙的地铁开始,每天约有2000万人乘坐地铁上下班。

通勤乘客不断从四面八方涌来,交通压力很大。月台上,人们一个贴一个地站在列车门两边排队候车,给下车的乘客让出中间通道,然后纷纷涌入车厢,其实是被队伍慢慢挤进去的。

好不容易挤进车厢也几乎动弹不得,有时候脚都不能着地。但即便挤成这样,车厢中依然很安静。

在日本,即使最拥挤的时候大家也都平静有序。外国游客常常惊讶于日本人的耐心,不论是等候交通工具、品牌发布、以及灾后救援,例如福岛毁灭性的地震和海啸,到现在已经八年了。

不过,日本人为了维持这种外表看来井然有序的局面也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日语里将这种精神称之为“忍耐”(gaman)。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忍”不仅体现在日本人面对危机时的复原能力——比如2011年日本东北部的地震和海啸,也体现在细微的日常生活当中(Credit: Getty Images)

在苦难中坚持不懈

简而言之,忍是指人在面对意外或困难时要有耐心和毅力,以此来维系社会和谐。这意味着一定程度的自我克制:为了避免冲突而收敛自己的感情。这是你应该做的,也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

东京索菲亚大学(Sophia University)比较文化研究所的所长兼人类学教授斯莱特(David Slater)指出,忍是一套处理不可控事件的策略。他说,“人们在内心修炼一种能力,在面对意外、不幸或者挑战时也能继续坚持和忍耐。”

东京国际大学的临床心理学教授小田法子(Noriko Odagiri)解释说,忍的根源在于日本人看重少言寡语,不向他人宣泄负面情绪。

日本人对忍的培养从很早就开始了,父母会给孩子们树立榜样,从小学就开始灌输耐心和毅力。小田法子说,“作为女性,我们更是被教育要尽最大努力去忍。”

忍可以指一时也可以指一世,长期的忍耐包括从事一份不如意的工作或者容忍一个讨厌的同事,而一时之忍可能是纵容嘈杂的乘客或者年纪大的人插队。

33岁的高林吉枝(Yoshie Takabayashi)原本在东京做银匠,婚后搬到了金泽并生了小孩。关于忍,她说有了孩子之后有些喜欢的事情再也不能做了。还提到在职场曾经不得不去讨好一位欺负人的同事才得到重要的培训机会,避免麻烦并保住工作。

她说,“回想那段时间,我的老板完全无动于衷。我应该辞职,但是父母,以及我身边那些也刚刚步入职场的人都不断鼓励我要事业有成。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忍了多少。”

“忍被美化了”

忍原出自于佛教教义,教导人要不断提升自我来养成坚持的品格,从而成为各个社会团体中的一份子。日本人在战后经济复苏时期将忍发挥到了极致,因为当时的工作已经上升到国家建设的地位,意味着牺牲与家人的相处时间坚守在工作岗位。

有人认为忍是日本最大的特色。东京立正大学(Rissho University)的犯罪学家小宫伸夫(Nobuo Komiya)说,“忍是日本人的代表特征,但它有好也有坏。”

他认为,忍所形成的相互监督、自我约束以及公众期望共同造就了日本的低犯罪率。如果大家都小心谨慎避免冲突,那每个人都会对自己的行为更加谨慎。

忍不仅对集体有好处。小宫伸夫指出,“忍也有利于个人,能让你保住工作,与周围人保持长久的关系并从中获益。”

但是,忍对个人而言是一种压力。小田法子认为“忍被美化了” 。许多日本人都指望别人去猜测他们的感受,而不直接表达自己,有时会积累很大压力。

她指出,“忍得太多会对我们的心理健康产生负面影响,积累太多负面情绪可能会引发身体和心理疾病。”

她还说,寻求心理健康方面的帮助往往被视为是你的失败,大家觉得应该自我管理。但有时自我管理不起作用就会怒火大爆发,可能导致家庭暴力或工作场所暴力。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复苏时期,忍也指新兴中产阶级在国家建设中忍受长时间的工作(Credit: Getty Images)

忍还会导致女性无法走出不幸婚姻的泥潭。小田法子说,“日本社会要求女性谦卑或是说静默。因此女性有时会尽力不表达自己的负面情绪,一忍再忍。但当她们决定离婚时却发现离不得,因为已经为了家庭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失去了经济独立。”

日本集体先于个人的社会结构正在瓦解,小宫伸夫认为,近期有关性骚扰和欺凌行为的报导逐渐增多与此有关。他说,“日本人认为忍是一种民族美德,但实际上它不过是个人留在集体中的一种方法。”现在人们觉得就算站出来说话,也不太会被排挤。

零工经济时代为什么要忍?

社会确实正在变化。30年前,日本的合约都是终身制。过去,男性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同一家公司,通过长时间工作来换取资历,而女性通常被安排在没有晋升空间的岗位上,想着她们会离职去抚养孩子。

但如今,终身雇佣制正在瓦解,结婚时间推迟,职业女性更多,出生率也处于历史最低水平。许多年轻人签的都是短期合同或从事兼职工作,忍也就无关轻重了。

斯莱特说,“公司并不认为你本来就是其中一员。你被雇用也会被解雇,有份合同,薪酬按小时计。忍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用。忍而不言能保住工作,但对和谐持久社会关系的那一派说辞就毫无意义了。

有些年轻人选择不再去忍,不再像前几代人那样。39岁的松永真美(Mami Matsunaga)从事时尚媒体工作,从东京搬到了海边。她现在每天冲浪,在日本各地的疗养院和工作坊教授正念、呼吸和瑜伽。

她说,“日本文化中的忍要求人人行为一致,很难展现你的与众不同。”当被问及在工作中是否忍过,她回答说,“没有,从来没有。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我会立马辞职。”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