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求代写 “论文工厂”应运而生

学生电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第一次给别人写论文时,克里斯(Chris)获得的回报是美食。朋友说女朋友需要帮助,于是克里斯同意帮她校对文章。但那篇文章需要的不仅仅是编辑校对——“逻辑太混乱了”——于是他重新写了一篇。

效果不错,文章很好,那个学生拿了高分。克里斯的朋友很高兴。“他在新加坡请我吃了一顿火锅——那是我第一次去火锅店,”他回忆说。

后来,那名学生又让他帮忙写作业。“我说:‘我不能每天都吃火锅,我得收费。’于是,她把我介绍给她的同学,一切就这样开始了,”克里斯说。

如今,他经营一个“论文工厂”。这是一门利润丰厚的生意,替不能完成作业的学生写论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美国那起涉及数十名富豪和名人家长的丑闻中,大学招生丑闻成了全世界关注的焦点(Credit: Getty Images)

最近,美国大学招生丑闻登上全球各大报纸头条,学生作弊问题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这并不是第一起:比如,印度仍在处理一起大规模医学院入学考试作弊案。

这不仅仅是招生问题,还有进入大学后学业的问题,以及克里斯这种人的角色。

“灰色地带”

在新加坡留学多年后,克里斯回到了中国。在这里,他既自己代写论文,也将业务分包给其他人。他的学生客户远在澳大利亚和英国等地,一年收入高达15万美元。

第一个学生顾客去澳大利亚攻读硕士学位,把克里斯介绍给其他同学,他的业务增加了。他每周至少写一篇论文,但他是学全球研究(Global Studies)专业的,因此,他会将商业和金融等科目的作业分包给手下的相关专业人士。他的收费标准约为1元人民币/字,因此一篇1000字的文章收入约为1000元人民币(相当于115英镑,150美元)。

克里斯不愿透露姓氏,他说,他的行为介于作弊和教学之间。

“我每次都(和学生)说: ‘你可以参考我的文章,但不能直接把它交给老师。’但他们怎么做,我控制不了。的确有一些学生是真的向我学习,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灰色地带。”

他说,有时候其实也想拒绝。“我告诫自己应该停手,因为这是欺骗,学生们根本没有从我这里学到什么。然而一个月后,他们又给我打电话:‘请问能再帮我一次吗,因为我要完成这次作业才能毕业。’我说好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会帮最后一次。我是真的想让他们学习,但是很难。”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和大学考试作弊一样,论文工厂在全球变得愈发普遍。图中是2018年法国高中生参加考试的情景(Credit: Getty Images)

利用高科技,投放广告,锁定客户

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证署(Quality Assurance Agency)的克罗斯曼(Gareth Crossman)态度强硬。他认为,这些学生的行为不仅有损教育,还会产生更严重的后果。

“他们也是在欺骗社会,因为你不希望看到,不合格的人进入劳动力市场,”他说。“英国皇家护理学院(Royal College of Nursing)对这种现象表示担忧,毕业的护士并不具备相应的资格。”

“我认为,越来越多的学校承认这是个问题,以及附带的声誉风险,有这种认识就是进步。但从另一方面看,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确实需要解决。”

克罗斯曼提到了斯旺西大学(Swansea University)去年发表的研究。该研究表明,全球以这种方式作弊的学生比例可能多达七分之一。这并非新现象,克罗斯曼补充说,但因为科技进步和论文工厂使用高科技,这种现象的规模大大增加。

“我们都习惯了在浏览社交媒体网站的时候看到有广告弹出,显示我们可能感兴趣的内容,你会发现论文工厂如出一辙,”他说。学习吃力的学生——那些搜索“如何获得论文帮助”的学生——会成为投放广告的目标。

克罗斯曼说:“他们自称提供的‘定制学习辅导服务’完全合法。他们会用‘100%不抄袭’这样的说法,看起来像是某种质量标志,但说白了是在告诉你,你可以把作业当成自己的交上去,并且不会被反剽窃软件发现。”

这是一门市场为导向的生意,可以让供应商赚大钱。克罗斯曼还说,“如果去到其中一些网站,甚至可以定制论文选项,你可以设定‘这是我想要的文章质量,这是字数,这是成绩’。如果你说的是一篇1万字、2.1分的论文,收费就是数千英镑。”

无论如何,仍属合法

克罗斯曼说,论文工厂代写的文章质量各异。有些人明显具备专业知识,另一些人“几乎不懂”,还有被抓住的风险。

克里斯称,他的客户中被发现的在5%到10%之间。“我告诉他们,不能直接交给老师。应该看一看,把一些地方改一下。他们不听,所以说不是我的错,”他说。但被发现并没有让他们停止作弊,只是让他们想出应变方法:“他们坚持雇佣我,只是把文章改成他们自己的话。”

克里斯说想停止这项工作,但客户让他不要这么做。而且现在有了依赖他为生的员工。“我得给他们发工资,因为他们只能靠这个赚钱。如果我不干了,没人替他们养家,所以我现在不愿停下来。”

克罗斯曼称,他所在的组织已致信给相关科技企业,请它们拦截论文工厂的付费广告。他说,部分社交媒体公司,尤其是谷歌(Google),至少已经在英国叫停了通过它们发布的论文工厂广告,但脸书(Facebook)尚未采取类似的措施。尽管美国几个州、新西兰和爱尔兰都有相关立法,但在大部分发达地区,论文工厂仍是合法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专家称论文工厂和剽窃服务通过社交媒体对学生进行广告宣传(Credit: Getty Images)

克罗斯曼说,尽管作弊的不是特定群体,但最终使用论文工厂的可能是更易受害的学生。

“留学生没有学习支持网络,没有家庭网络,有时候不具备语言技能,”他说。“学校的确有义务发现学习吃力的学生,并给予支持。”

新型反剽窃软件也在涌现。它们会挑选出抄袭的文章,还能发现文章是否有多个作者或是否不同于与作者通常的风格——“显然我们都有自己的写作风格”。

但这只是应对这项重大挑战的策略之一。“是,技术在进步,”他说,“但没有灵丹妙药。”

本文中的故事出自BBC国际部(BBC World Service)《每日财经》(Business Daily)栏目播出的一期名为《论文枪手》(The Essay Cheats)的节目。节目由巴特勒(Ed Butler)主持,莱恩(Edwin Lane)制作,福格蒂(Philippa Fogarty)改编。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