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租借熊猫不是那么黑白分明的一件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网网和福妮十年前从中国来到澳大利亚,“复杂”一词能最贴切地形容他们的关系。这对熊猫虽然接受了大量的医疗援助,但还是未能产下后代。他们能否获准继续留在澳大利亚还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

这两只大熊猫的命运现在取决于5月18日的联邦选举结果。要把这对熊猫留在阿德莱德动物园(Adelaide Zoo)意味着每年要向中国政府支付约100万澳元。

这又是一个关于对明星物种的政治、经济和国际外交考量高于动物保护本身的故事。

圈养繁殖计划

中国目前向18个国家的26个动物园出租(或提供租用)大熊猫。芬兰的艾赫泰里(Ähtäri)动物园是最新获得大熊猫的动物园,于2018年欢迎了两只15岁熊猫的到来。丹麦的哥本哈根动物园(Copenhagen Zoo)也在急切地等待两只即将于四月抵达的大熊猫。

官方看来,这些都是圈养繁殖计划的一部分,旨在拯救熊猫这个物种免遭灭绝。虽然熊猫已不再是濒危物种(2016年情况改善,变为易危物种),但野外仍然只有500至1000只成年大熊猫,分布在中国中南部的六个孤立的山系中。

海外租用熊猫还为中国自有的67个保护区之外增加了保护基地。任何在海外出生的熊猫幼崽都属于中国所有,而且通常会归还给中国继续进行圈养繁殖。

但大熊猫在动物园的出生率一直很低。正如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的“熊猫专家”迈克希亚(Bill McShea)所说,野外的熊猫的交配繁育问题相对较少。“在野外,雄性大熊猫在春天会聚集在山脊顶端,而雌性大熊猫会源源不断前往,保持密集的交配活动。”

动物园无法模拟这些条件。大型熊猫是独居动物,除了雌性每年能交配的那几天之外均为分开饲养。由于圈养环境下无法选择配偶,自然交配非常罕见。大部分的圈养繁殖都是体外受精的治疗结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虽然大熊猫不再是濒危物种,但野外仍然只有500至1000只成年大熊猫,分布在中国中南部的六个孤立山系中。

贸易考量

这并不是说向海外动物园租借大熊猫没有动物保护价值。但提升中国的公众形象、加强贸易关系等其它战略目标则显得尤为突出。

例如,柏林提耶帕克(Tierpark)动物园的新熊猫居所恰好在2017年汉堡的G20峰会举办之前开放。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以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参加了开幕仪式。该活动被认为标志着中国支持德国与美国竞争西方世界的领导者地位。

2012年,中国宣布将向加拿大多伦多动物园和卡尔加里(Calgary)动物园各借出两只大熊猫,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中国与加拿大贸易对话的成功,尤其是双方敲定了谈判了近20年的《投资保护协定》。

爱丁堡动物园于2011年接受了两只大熊猫,一定程度上也促成了后续达成的数十亿美元贸易往来。

把熊猫租借给阿德莱德动物园的消息则由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在2007年悉尼举行的亚太经合(APEC)峰会上宣布。同一天,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John Howard)和胡锦涛主席还宣布,计划每年进行“安全对话”(security dialogue)。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5年阿德莱德动物园,大熊猫福妮享受特别准备的熊猫生日大礼。

毛茸茸的大使

人们认为,熊猫外交最早可追溯至七世纪,当时武则天女皇送给日本一对熊猫作为礼物。20世纪,毛泽东也采用了这一战略,将熊猫送给同一阵营的共产主义国家。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邓小平也向他赠送了两只熊猫。

从此以后,接受熊猫的国家主要变成了富有的资本主义国家,这其中有两大原因。

首先,中国借助熊猫改变其形象,以图加深与富裕资本主义国家的关系,因为这些国家可以向中国提供宝贵的资金和技术。这一行为被恰如其分地描述为运用“可爱软实力”。

其次,自从2008年汶川地震后,中国运用熊猫的租金支付本土动物保护工作的费用,修复受损的熊猫保护设施,并开展大熊猫研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爱丁堡动物园于2011年接受了两只大熊猫,这与后续达成的数十亿美元贸易往来有关。

财务附加条件

对于这些动物园而言,养育大熊猫是一件成本高昂的业务。

以阿德莱德动物园为例,即使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已经全面承担了熊猫每年100万澳元的租金,但动物园为了修建特殊的熊猫居住场地花了约800万澳元,因此背负了高额债务。

每年照顾每只熊猫的花费也高达几十万澳元。熊猫是动物园里花费最高的动物,养殖成本可以高达大象的五倍。

光食物一项就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大熊猫并不是天生的草食性动物,但出于某些原因,它们大约6000年前开始食用竹子,不再是杂食动物,不再吃肉。然而竹子的营养成分很低,难以消化,这意味着熊猫必须吃大量的竹子,然后休息。一只成年熊猫每天可以吃大约12公斤的新鲜竹子,而且它们还挑食,这意味着提供的竹子至少要是食量的两倍。

所有这些意味着必须把熊猫当成一项生意来对待。对熊猫的投资能够回本吗?耗资在熊猫身上的钱是否能够被熊猫吸引而来的额外访客量所赚回来?

阿德莱德动物园过高的预期很快就破灭。像其它租借了熊猫的动物园一样,阿德莱德动物园最开始游客激增,但到了2010年,游客数量就回到了引进熊猫之前的水平。很明显,福妮和网网并不会像预测的一样在十年内为南澳经济带来六亿澳元的收入。研究表明,这对熊猫在最受欢迎的那几年也只是引进了2800万澳元。如果能诞下一只熊猫宝宝,或许能极大增加它们的吸引价值。

财务以外的价值

有人把熊猫称为大白象,意即价高但无用的东西,其原因也就显而易见了。

但我们不要忽略这些居住在海外的熊猫对该物种脱离“濒危”名单所作出的贡献。部分原因是支付给中国的租借费被用于支持熊猫保护区的研究以及中国四川省碧峰峡和卧龙的相关项目。

澳大利亚的动物园饲养员、兽医和科学家也作为全球知识网络的一部分,贡献了他们的价值。

我们对熊猫的行为以及危害熊猫的环境因素仍然所知甚少。我们通过自己的研究,对寻求减少圈养大熊猫压力的方法,作出了一份微小的贡献。如果福妮和网网继续留在阿德莱德,动物园就有潜力提供更多有价值的洞见。

而作为关心动物和动物福利的科学家,我们认为重要的是,要记住福妮和网网帮助了成百上千的儿童和成年人接触大自然。

这两只大熊猫有着自己的性格,和每天照顾它们的饲养员已建立情感联系。自然并不只是一件经济商品,更是我们生存的关键因素。如果你还没有去看过福妮和网网,就尽可能抓住机会吧。

吉莲·瑞安(Jillian Ryan)是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博士后研究员;卡拉·利奇菲尔德(Carla Litchfield)是南澳大利亚大学心理、社工及社会政策学院高级讲师。

本文原载于对话网站,依照知识共享协议(Creative Commons)获权转载。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